第43章一夜厮杀(求收藏求追读)

君王从此不早朝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君王从此不早朝是白浮云2021的经典作品。本书又名《君王:开局收养小龙女》“父皇,该逊位了”“逆子,养了条小龙女,朕便会怕你?”......这一世,复活为乾国三皇子,踏往新的宿命轨迹。曾的他,一代绝颠禁忌,伫而立巅峰之巅。及此破万法,及此禁锢万古。及此定生死,及此重新启动生死轮回海。生与死,皆是及此。数万年前,他及此间暴君诸神、古帝,踏诸天万界。接着,体会到无尽的孤独的、寂寞孤独,除了背叛自己。渴求变化这一切,他企图掌控生死轮回奥秘。数亿十年间,他但是难以彻底摆脱宿命的桎梏,最后可以选择被“殒落”。这一世复活,他要破解加身的束缚,被打破宿命的牢笼。“三殿下若是害怕,可以待在中军大营之中,我乾国铁骑定能攻破燕国渤海城!”。万里之外的荒北城中,肃杀之气充斥全城。。...

君王从此不早朝小说-第43章一夜厮杀(求收藏求追读)全文阅读

“吱呀、吱呀...”

半个时辰之后,两辆普通的马车压着青石板路消失在青龙湖畔,隐没在黑暗的京都城中。

万里之外的荒北城中,肃杀之气充斥全城。

自渤海军进城的几日间,又各大宗门弟子陆续来到荒北城,城中百姓才知道有开京来的贵人要来。

而那些起初托关系的商贾都噤若寒蝉,不敢言语,生怕渤海军夜半敲门。

府衙外正街南北宽可四乘并行,东西长十余里,两条河流自南山而下,穿城而过,蜿蜒向北而去。

东面河流名曰“凉水河”,西面河流名曰“沙河”,两河相聚最短处有五里有余。

凉水河畔一处客栈内的一处幽静别院中,七、八名身穿靛青色绒袍的男子在阁楼四周巡弋,其余人则是在客栈大堂用餐。

二楼静室内十分干净,只有一个软塌和几个圈椅,雕栏屏风将正厅和偏厅隔开,偏厅本是城内清官人弹奏之地,但此时只留下一个琴案和一盏香炉和一个秀墩。

自渤海军包下这家客栈之后,原本是城中商贾商谈生意的僻静之处就成了各大世家宗门弟子休息的场所,无关的人全部被赶出客栈。

一位中年男子身穿靛青色宽袍趋身坐在靠近炭火的圈椅上,“你就不该出现在这里。”

镜辞,云雾山长老。燕国,丹枫郡世家宗门。

另一名男子一些黑衣斗篷隐灯火昏暗的黑影中。

云雾山长老镜辞面容略有憔悴,两鬓早已斑白的长发在灯火的摇曳下拉着极长的影子。

他面色严肃,右手拿着一根铁夹,翻滚着铜盆中的木炭,燃烧的火苗扑哧向空中。

次位上的男子一袭黑衣斗篷,看不出面容,声音嘶哑道,“不该?”

听出斗篷男子心中的嘲弄,云雾山长老镜辞放下手中铁夹,右手食指挠了挠脑门,不解道,“到底发生何事?”

“荒北城出事了,我岂能不来。”斗篷男子目光中的血丝越来越多,声音也愈加冰冷。

云雾山长老镜辞眼中精芒一缩,声音也提高了几分,强自镇定道,“荒北城能出什么事?”

“渤海军将我们隐藏在荒北城的据点基本都拔除干净了。”斗篷男子有如实质的杀意随着语气的变化,似乎要冲出漆黑的斗篷。

“看来是要各大宗门弟子都陆续派门中弟子潜入荒北城了。”

云雾山长老镜辞嘴角微微上扬,瘦削的身躯愈发佝偻,背靠在圈椅上,右手食指轻轻在空中划出没有规则的轨迹。

他忽然看向黑暗中的斗篷男子,追问道,“阁主是什么意思?”

“以彼之道还治彼身,今夜就会行动。”黑衣斗篷男子忽然高兴起来,眼中尽是嗜血的光芒。

“荒北城?这里可紧挨着山河林呀。”云雾山长老镜辞眯着眼睛,目光扫过静室外的走廊,只有静静的夜风吹得窗纸作响。

黑衣斗篷男子来到窗边,顺着缝隙看到漆黑的夜色,冷笑道,“定国侯这次派出大批渤海军,我们早就得到消息,在他们出渤海城的时候,我们就暗中潜藏在荒北城中。”

“这样会得罪水月宗,不过...”云雾山长老镜辞本想说些什么,既然是阁主下达的命令,作为隐藏的杀手,只得执行。

他目光投向站在窗口的斗篷男子,追问道,“我今夜的目标是谁?”

“你的目标就是我。”斗篷男子低声道。

“你?”云雾山长老镜辞忽然明白了其中含义,他顺势拿起木桌旁的茶盏向斗篷男子甩去。

“砰”的一声,二楼静室门窗破裂,一名黑衣斗篷男子,蒙着黑巾,从二楼飞身而下,坠落到庭院中。

“你们都闪开!”正欲冲向刺客的云雾山弟子听到长老的命令,纷纷停下脚步。

镜辞左手抽出木桌的青峰长剑,一道寒光破开静室正门,他飞身紧追在刺客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落在庭院中。

庭院四周的廊下,灯火摇晃,两个人影在地上来回摆动,两人则静静注视着对方。

黑衣刺客衣袍下摆已经被剑光撕裂出十余道裂缝,而镜辞嘴角则露出一丝血迹。

“镜长老!”眼尖的云雾山弟子担忧的喊道。

镜辞手中长剑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冰冷,一缕寒光从剑刃上照射出半空的冷月,剑尖直至地面上的石砖,镜辞手握剑柄快速上扬,整个剑身散发出一丝丝剑罡,在正前方点出十余道寒光。

身前一丈外的空中,十余道寒光如漆黑夜中的繁星亮光,从正面冲向十余丈外的黑衣杀手。

同一时刻,黑衣杀手脚尖轻踩地板,纵身向后倒飞。

而面前的十余道剑光如影随形快若闪电,逼得他不断后退。

黑衣杀手左手从腰后拔出弯刀短仞,疾速向身前一滑,一道刀光迎着十余道剑光撞击在一起。

刀光、剑光撞击在一起,罡风在半空中泛起阵阵涟漪,吹得庭院中的树枝左右摇摆,廊下的七八名弟子只得躲避在廊柱后面抵挡这股气息的冲击。

地上的枯枝在罡风的冲击下,有的甚至插入廊柱和护栏之中,龟裂出一大片蜘蛛网状。

庭院中,黑衣杀手被逼到墙角,镜辞手持长剑横在胸前,向对方连续刺去。

双方激斗十余个回合,黑衣杀手只得在墙角下左右躲避,弯刀与长剑不断激射出火花。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黑衣杀手身后的整面墙壁轰然倒塌。

墙壁另一边的庭院中,正有两名黑衣杀手在围观一名玄色衣袍的老者,老者手握一根精铁拐杖拼命抵挡,而他四周已经横七竖八倒下十余名门中弟子。

“又是杀手?”镜辞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对面的情形,手中长剑连续翻转,道道剑光直刺面前的黑衣杀手要害。

“你还是自求多福吧。”正在和镜辞缠斗的黑衣杀手,右手从腰后拔出另一柄弯刀。

两柄弯刀在身前划出一个十字形刀光,带着空气的破裂声响冲向镜辞。

本就知道对方是双刀杀手,镜辞依旧在众人面前摆出一副失措的神情,他将手中青锋长剑倒竖,左手食指点在剑身之上。

十字型刀光冲击到剑身半尺的地方,被青锋长剑散发的剑罡直接逼停。

就在此时,黑衣杀手,双手持弯刀如鬼魅般纵身跳跃到镜辞头顶,弯刀寒光再起。

镜辞见状连退十余步,停在刚冲出阁楼的地方,左手擦拭掉嘴角不断溢出的血渍。

刀光在半空扑空,黑衣杀手左手甩出弯刀,一个精准的弧度冲从左侧重新冲向镜辞。

此时的镜辞只有抵挡的力气,为了不让门中弟子枉死,他目光冷冷瞪了一眼从大堂冲出来的十余名弟子,示意他们不得上前。

“看来你挂念弟子安危。”黑衣杀手语气不善,右手弯刀朝大堂方向甩去。

强劲的罡风直接将通往大堂门口的一根木柱切断,弯刀穿过木柱中间的缝隙带着残留的罡风继续重新大堂。

云雾山十余名弟子纷纷手持长剑,组成宗门剑阵,拼尽力气才消耗掉弯刀的冲击罡风。

同一时间,荒北城中凉水河、沙河四周的客栈中都遇到了偷袭,各大宗门潜入城中的庭院中纷纷出现大量死伤。

得到密报的渤海军直接向府衙传令,城中郡兵快速集结,并将出事的街肆封锁。

郡兵手持劲弩不断冲射,方才逼退偷袭的黑衣杀手。

在郡兵冲入云雾山弟子所在的客栈时,后院中镜辞拼尽剩余的力气,一剑刺向黑衣杀手的肩头,而对方的弯刀从左右两侧划过镜辞双臂。

绿色的衣袍上染满的血迹,镜辞扶在一旁的木柱上喘着沉重的粗气。弯刀黑衣杀手一边旋转着手中弯刀抵挡飞冲来的箭雨,一边退向另一侧院中。

“走!”

三名黑衣杀手朝不同方向撤去,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随后,赶到客栈的渤海军百户命人将庭院再次收拾一番,与此同时,府衙也下令城中守军加强城中巡查。

原本打斗过的庭院无法再住人,客栈老板十分爽快的给云雾山一行人安排了另一处别院。

除了府衙给的差消费用之外,还可以结交到云雾山这样和水月宗一样的大宗门势力,客栈老板自然十分高兴。

河畔另一侧两层高阁楼中,经过弟子一番包扎的镜辞靠在圈椅的扶手上,身上十余道刀痕,显得此时早已缠满了药布。

镜辞喝完一碗补气血的药汤,唇边还时不时溢出一点血迹。他清咳一声,向一旁的归虚门长老花慕枝。

一身玄色长袍的头发花白老者,眉心的川字纹依旧紧紧锁着,刚刚经过两名黑衣杀手的围攻,体力早已不支。

花慕枝,归虚门长老。燕国,三河郡世家宗门。

此时的他狼狈不堪,完全没有一门长老的仪态。

为了提防杀手的再次偷袭,渤海军的百户将两大宗门的人安排到一处别院,同时还有百余名渤海军轮首在客栈四周。

“师尊,您还好吧。”

归虚门一名年轻弟子端上一碗刚刚熬好的汤药,恭敬地递到花慕枝身前。

花慕枝喝完汤药,摆了摆手示意门中弟子退到静室外。

与此同时,镜辞也看了一眼身旁侍奉在侧的弟子,对方会意后也退到屋外廊下。

“镜辞老弟,我们两宗比邻而居,我也就不见外了。”花慕枝一边轻咳,一边喘着气道。

三河郡在北,丹枫郡在南,两郡比邻,他们东面便是燕国开京。

三河郡是归虚门的属地,丹枫郡是云雾山的属地。

由于地处开京左近,两大宗门十余年间备受打压,势力范围不断被挤压,当下只留下了山门百里左右的范围。

“花老哥您请说,出得你口,入得我耳,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晓。”镜辞轻声说道,“这样大规模的偷袭会不会是定国侯?突然对各大宗门下手,俨然是将这些宗门势力逼向开京一方”。

“镜辞老弟,我们归虚门本就示弱。门中一品武者寥寥无几,只有门主和两名护法长老。老哥我也只有二品的样子,岂会是这些杀手的对手。”

花慕枝一脸苦色,身体依靠在圈椅上,整个身体都仿佛被抽干了一般。

镜辞与弯刀黑衣杀手厮杀的时候,归虚门花慕枝一个二品武者对战两名二品武者,起初还有十余名门中弟子从旁协助,但高端战力的差距使得他们很快陷入下风。

片刻的时间,七、八名弟子就惨死当场。

花慕枝只得一人对抗两人,若不是渤海军及时赶到,他恐怕会命陨在荒北城。

“这事没有证据,若真是就太疯狂了。”镜辞咬牙切齿道,瞥了一眼身上被药布包裹的地方,心中就恼怒至极。

“镜辞老弟,你以为我们这次前往山河林该做何种打算?”在经过这次遇袭之后,花慕枝放低了姿态,没有了一门长老的高傲,毕竟门中弟子的死伤对他的打击极大。

这才是刚到荒北城,众人还没有进入山河林就遇到如此沉重的打击。

镜辞不知该如何宽慰面前的老者,拿起一旁的热茶轻啜了一口,明白解释道,“小心行事。定国侯突然派军进入荒北城,恐怕又跟那个秘密有关。”

深知自己宗门已经不是郡国时代的宗门,只得依托于其他强大一点的宗门。

今夜遇到对方两名二品武者偷袭,若不是他在场,恐怕此次外出历练的门中弟子都得惨死当场。

花慕枝依旧面带难色,嘶哑道,“说是这般,但那里毕竟是山河林。自北燕成立以来,只有水月宗常年在山河林深处历练,我们这些宗门要有保命的手段恐怕很难。”

“花老哥不用担心,只要我们做到谨小慎微,定然会减少门中损失。”镜辞放下茶盏,指了指庭院中的渤海军淡淡道。

这些宗门虽然有各自的盘算,但面对同一个地方,渤海军明面上定然不会见死不救,何况众人是应诏前往山河林。

“唉”花慕枝长叹一声,“我真是愧对宗门,弟子随我还出历练,还没开始就有八名弟子丧命。接下来的布置,还请镜辞老弟看着我们两个宗门的情分上多多关照我门中弟子。”

“这...”镜辞犹豫片刻之后,果断点了点头。

当下虽然不明白阁主的具体安排,但多结交一些宗门善缘,定然不会有错。

“那就先多谢镜辞老弟,我这就先下去休息了。”

花慕枝缓缓起身,朝门外轻咳一声,随后一名归虚门弟子扶着花慕枝去往别院西面的小楼。

热门

  • 花月颂

    最新章节:第006章 侯府门前的女医
    赵素自打穿进书里,就受再次穿越女主陆太后的欺辱霸凌,整日顾着忍辱偷生,压力山大。这将来腰上终于等到被逼出颗毒疮,位置还有些无法启口,岂料竟被医馆里的登徒子不由分说按撂倒来施了刀!赵素在京城也算最有名有姓,突然发生这种事,毕竟仅有杀人灭口这一条路可走……掏匕首的当口,擦医刀的家伙一双凤眼正好乜回来:不想截肢手术的话,十将来,回诊。这声音慵散清洌,抚在刀刃上的手指也修长柔白!赵素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好~作为一只饱受刻薄上司无情压迫的苦逼社畜,半小时后她即将出现在市中心的大酒店,与一帮事业有成或者高嫁豪门的大学同学尬聚一堂。。

    青铜穗08-20 连载

  • 女配修仙中

    最新章节:第3章引气入体
    天巫族神女寂璃穿成了修真世界里角布村普普通通的三岁小娃娃,但是个女配。本我以为要过上简单朴素的种田生活,谁知修真界来收徒弟,真灵根的五岁小寂璃惊讶四座。寂璃进而迈入修真界,在女主的光环下努力修真。修真飘缈,数年后,她是道门万道宗天才弟子,亦是修真神王。费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血红,不断有粘稠液体从头顶流下,想要抬起手臂,却发现浑身无力,四肢发软,还疼痛万分。。

    岁月炼心08-25 连载

  •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最新章节:暂无
    宁静被主神系统以及控制做了无数世的女配和炮灰,有一天,她终于等到摆脱了主神的以及控制,自此之后,宁静踏往了帮许许多多的炮灰女配逆袭、狠狠的打脸之路。

    凤栖桐08-25 连载

  •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最新章节:暂无
    灵琼为了赚点外快,入了游戏体验师的坑,累个累活没几个钱,准备活后最后一票就脱坑。结果坑没退成,反倒入了更大的坑……灵琼:想当初我也每日在几百平的大床上醒过来,我的100个执事正等着给我穿衣服……系统:醒醒!你一平米都也没。灵琼:呵!凡人是妒忌我的美貌,没办法,谁让我这么有钱的人。系统:醒醒!看一看你的余额!!你穷得馒头都吃不上。灵琼:曾我也打遍天下无人能敌手,领略到世间无人能敌的寂寞孤独……系统:醒醒!你先从地上出来!灵琼: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系统:醒醒!!你的美男要挂了!灵琼:扶我出来,我还能肝!

    墨泠08-25 连载

  • 末日乐园

    最新章节:暂无
    由身边人亲自动手拉大帷幕的末日地狱,正向林三酒呼啸声而来。

    须尾俱全08-25 连载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最新章节:暂无
    【双强苏爽,甜宠无虐!】整个云州都明白,叶家多了个拖油瓶,宁璃。出身贫寒低弱,不学无术。复活回去的宁璃望着镜子里十八岁的自己,轻轻一笑。过去的一年,她的容貌还也没被继弟催毁,她的荣光还也没被继妹盗取,都属于她的一切还也没被夺去。重新来过一次,有仇报仇雪恨报怨,有仇报仇雪恨,相必是极有意思的。......宁璃被赶出叶家后。娱乐圈顶流极美solo:姐姐,这舞台和我,都都属于你。国际顶尖赛车手:谁被欺负我们队长?顶奢集团承继人:亲爱的,我又给你挑了些小礼物,你看要切记再买套别墅放着?钱多到脑仁疼的老爷子:快回去承继家产!陆二少捏了捏她的脸,

    战西野08-25 连载

  • 锦衣玉令

    最新章节:第7章 阿拾的第三个秘密
    【双强互宠 锦衣探案 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殒命诏狱,这才明白了再次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复活到阿拾身上,她最终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可自此以后,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锦衣卫大太监叫她姑姑。太子爷是她望着慢慢长大的。一桩桩诡案疑案逼她一次出手。这混蛋的人设,究竟是玛丽苏,但是魔神场?————【埋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的美艳活阎王】【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谈恋爱边解谜游戏,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强强对决、强强联手合作。】————【小剧场】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阿拾快点!锦衣卫来要人办差,沈头叫你去。”。

    姒锦08-25 连载

  •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最新章节:第六章烟花三月下扬州!!!
    温柔如水戾气杀男主×理智冷谈女作者(?)#你想的综艺游戏,这里都有#慕秋被拉进了根据自己小说改拍的综艺里,自此过上了美男坏绕的幸福和快乐日子。温柔如水绅士太子爷,阳光蠢萌炸子鸡,大长腿反差萌t台大佬,清新自然茶味女艺人,搞笑有趣沙雕喜剧派,除了每一期的飞行嘉宾,日子切记太美好的。泳池趴,扮装趴,高空游戏趴,团建趴,谈恋爱趴……素材太多,清水文作者渐渐超级变态,高速跑车能力大大地提高。报名参加综艺后。提问:你来报名参加你的综艺唯一的收获是什么?慕秋:让我笔下没办法当男二的温柔如水男人当了我的男二号。亲自动手拉下神坛的人,就得永远是对他主要负责。让他身陷爱欲堕落,嚯,预热时间这么短就算了,还是直播形式,直播完才有更丰富的剪辑版,这情况不是胆大就是知道………好吧简直就是胆大。。

    九方yu08-26 连载

  • 娘子且留步

    最新章节:第五章 肚子
    颜雪怀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她看见有人在为她拼命地,她很欣喜,这一世终于等到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但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群架再带我!某少年:我也......李绮娘:复婚了就别去烦我,闺女归我!某大叔:我也……高宗膝下七子,仅存三子。。

    姚颖怡08-26 连载

  • 重生年代俏田妻

    最新章节:暂无
    名满高校的叶教授一觉刚睡醒成了憋屈农家媳。面对自己公婆偏心眼,妯娌谋算,小叔小姑非常好吃懒做……叶夏嘴唇微弯:已不再缄默中突然爆发,就在缄默中覆亡!从变化形象干起。能自立自尊自强,培养出来娃儿。教极品做人做事,让小日子火出来!至于想撬咱墙角的白莲花,绿茶婊,狐狸精什么的,通通用狗粮砸死!陆向东眼神宠溺:媳妇,别忘了那些男妖精,咱们也得拿狗粮好好的打招呼!

    暖心月08-26 连载

  • 丹宫之主

    最新章节:暂无
    她是唐婧也是云婧,她真的复活回去了,回了小辰界碎裂前夕,回了仙魔俩族终末之战的开端,回了这个风云汹涌澎湃的混乱不堪大时代的转折点……复活这一世,她要好好的保全自己的一对小包子!

    秦日蓝08-26 连载

  •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最新章节:暂无
    一曰:乡下回京的姜家四姑娘,开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人生怕是要完。谁料画风变为这样:姜奈:“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你昨天辰时前出门时,九成九会遭雷劈。”摄政王:……有何能化解之法?姜奈:来我阴阳斋购一神器,可避大祸。暗卫:……这不一锅盖么?属下会觉得您好像又被坑了。本王翩然风采岂是一锅盖可压?让你们看一看,何为头顶锅盖风轻云淡。二曰:四姑娘大字不识一个,半点文墨皆无,写的文章怕是狗屁不通。京师书院院长:四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特别对古姜国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为学术上做出非常大贡献。群众:怕说的也不是同一个人叭?这个院长

    梓云溪08-26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