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定国侯的计策(1)(求收藏求追读)

君王从此不早朝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君王从此不早朝是白浮云2021的经典作品。本书又名《君王:开局收养小龙女》“父皇,该逊位了”“逆子,养了条小龙女,朕便会怕你?”......这一世,复活为乾国三皇子,踏往新的宿命轨迹。曾的他,一代绝颠禁忌,伫而立巅峰之巅。及此破万法,及此禁锢万古。及此定生死,及此重新启动生死轮回海。生与死,皆是及此。数万年前,他及此间暴君诸神、古帝,踏诸天万界。接着,体会到无尽的孤独的、寂寞孤独,除了背叛自己。渴求变化这一切,他企图掌控生死轮回奥秘。数亿十年间,他但是难以彻底摆脱宿命的桎梏,最后可以选择被“殒落”。这一世复活,他要破解加身的束缚,被打破宿命的牢笼。“三殿下若是害怕,可以待在中军大营之中,我乾国铁骑定能攻破燕国渤海城!”。视野尽头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石像屹立于山势之上,俯瞰着十余里外的荒北城。。...

君王从此不早朝小说-第35章定国侯的计策(1)(求收藏求追读)全文阅读

同一片天际下,燕国西北边疆,原野肥沃,但却没有村镇,远处的荒林中偶尔可以听到野兽嘶吼的声响。

视野尽头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石像屹立于山势之上,俯瞰着十余里外的荒北城。

高七丈多的城墙在那座巨大石像面前如同脚掌厚度,不过那巨大石像不知历经多少岁月,表皮早已脱落,只留下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有传言说是数百年前,隆阳帝国的一位飞升天人,聚霞飞升时遗落在凡间的肉身泥像。

也有传言,是东阳皇朝某位隐世高人的手笔,是为了纪念某个家族前辈。

还有传言是,山河林中的灾变异兽所为,是为了突破山不知哪位天人铸就在山河林中的长城,从而为祸人间。

就连一直掌控渤海郡江湖势力的第一大宗门,水月宗也不知道远山中那个巨大石像。

甚至曾有一品武者前往石像上探究,但还是没有半点痕迹,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一座普通的雕像。

但足以比荒北城还巨大的石像,它本是就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

七十年前,这里只是一个破落的小村镇,因为比邻山河林,有又着一条可以通往山河林的幽静小道,燕国在水月宗名义上臣服之后,在此处铸城屯守。

荒北城与东面的渤海城遥相呼应,不过此地是江湖武者的乐土,因为它比邻山河林。

荒北城则只有荒北卫三千兵马镇守,不过其中有不少是江湖中人,与其他郡府不同,荒北城只有城牧坐镇,而且是高品武者担任。

荒北城,城南。

一排又一排的官兵守卫在城南下,足有上百之多,给来往于城中的江湖人士莫大的压力。

不少久居在荒北城中的百姓,十多年间头一回看到如此阵仗。

三天前,自东而来的九千铁甲精骑奉定国侯之命接管荒北城,对任何进入城中的人全面检查。

一百名荒北卫甲士身披皮甲,仔细检查着入城的每一个商队的马车。

即使往昔与城门校尉有着一些香火情分的商队也被严格盘查。

与此同时,一千名荒北卫官兵对城内的大小客栈进行了严格的筛查,只要是没有府衙签发的腰牌都会被直接驱逐出城。

荒沙野外,一眼看不到尽头,惊得那些无名无分的江湖人士只得托关系,走门路,希望可以求得在荒北城中待到冬季过后,好前往山河林掏一些好东西。

“所有商队都要进城盘查,没有其他郡府的文书一律不得入城。”

“怎么突然间就开始盘查了,我这一商队的货物该如何处理。这位官爷您就行行好,给个方便吧。”

“滚开,别挡道。今天要是妨碍了我等办差,小心直接将你们这队货物直接扣押。快走开,走开,给后面的商队让出一条道来。”

“刘哥,我们是白水帮的,这一队货物还请你行个方便。这是我们的文书,是渤海城府衙出具的。”

一名身穿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一脸邋遢胡须,眉头脸颊上都是褶皱,一眼看去尽是风尘。

说话间,中年男子还向查验商队的官差塞了两锭银子。

检验车队的官差十分熟练的收下那两锭还带着体温的银子,在衣袖里掂了掂分量,满眼都是你很识趣的神色。

随后接过中年男子手中的文书,一边仔细看着,一边带着身后两名守城官差一个接着一个的马车进行检验。

“你们怎么是渤海城府衙开具的文书?”

带队的官差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书,随口问道。

“没办法,前一段时间边境不太平,那边发生了些事情,我们白水帮护送的这个商队只能走渤海城这条路。”

身穿灰色长袍的男子跟着带队官差身后,躬着身子解释道。

带队的官差将手中的文书递还给对方,抬头看了一眼白水帮护送的商队后面那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马车队伍,目光扫过马车上插着的旗幡“长风堂、大剑帮、巨刀门、鱼龙堂还有你们白水帮。

这渤海郡几大府的帮派都到齐全了。”

“这可不是吗,平日很少看到这么齐整的商队护送规模,本来是我们白水帮跑的地盘,忽然之间插入这么多帮派,也不知帮里的大哥们究竟是怎么想的。”

身穿灰色长袍的男子一脸怨念低声诉苦道。

“其实也挺好的,只要你们这些帮派不在城中闹事,城牧大人还是很喜欢大家都来荒北城做买卖。”

带队官差和几名官兵巡查完这一支商队,直接放行进城。

后面的商队缓缓来到城门口检查的地方,商队的马车比白水帮护送的商队足足多了两成。

“这是你们渤海城帮的商队?”

带队官差向一个快步上前来的年轻小厮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将郡府出具的文书递过来。

年轻小厮快步来到官差面前,从怀里拿出文书,带着诚实的笑容道,“官爷,我们这次货物有些多,还请你行个方便。快些检查,好让我们早点进城。”

“嗯,知道了。”

带队官差打开文书,并未直接去看,只是瞥了一眼,用眼角余光来回扫了好几眼面前这个不识趣的年轻小厮,低语几声,“年轻人,真是不会做人呀。”

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手里的文书丢到身后的官差怀里,语气冰冷的喊道,“你们仔细检查,不能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

“收到,刘头,您就放心吧。我们一定好好检查。”

其中一名官差深懂其中门道,带着身旁的几名官差直接走向商队的马车。

然后就是一阵翻箱倒柜,直接将马车里的贵重物品挨个翻出来检查,将商队里跟车的掌柜吓得不轻。

一名年迈的老者,颤巍巍的从马车里走出来,身边还跟着两名孔武有力的中年壮汉。“这位官爷,我们是城中马家的商号的,还请您行个方便。”

年迈老者躬身行礼,示意一边的中年壮汉从怀中掏出一张百两银票。

“马家商号,是一家朔方郡的商号,经营一些渤海郡的稀缺货物,都是从东面的其他郡府运来的。在城中算是一家底蕴十足的商号,只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请了渤海城帮还押运货物。”

带队的官差一边沉思,一边很礼貌的接过那张银票,笑呵呵道,“老掌柜是马家的?”

年迈老者是第一次带队来渤海郡,为了沿途安全,马家商号特意在渤海城府给商队请了渤海城的帮派为护卫,其中也夹杂着自己商队的护卫。

半盏茶的功夫之后,检查的几名官差终于停下了原本粗野的检查手段。

随后的十多辆马车只是简单的翻看了一遍,并在文书的物品栏一一对比查验。

一名身穿紫色锦衣的青年男子,掀开马车箱壁上的窗帘,瞧了一眼那些检查商队的差役,吐槽道,“师尊,荒北城的这些官兵也太...”

“莫管闲事。”

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子声音从马车中传出来,原本紧跟在马车两侧正欲阻挡官差查验马车的四名紫色锦衣男子纷纷将放在剑柄上的手缓缓收了回来。

“呦!这是哪里的江湖人士,竟然想在荒北城动武?”

一名官差看到那四名紫色锦衣男子,并未察觉到他们衣袖和胸口那绣着的金丝火纹图案,冷哼道。

随后几名官差也跟着前面的一名官差径直朝那辆马车走去。

在最商队最前端的年迈老者急忙上前解释,“官爷,这都是年轻人不懂事,还请您多多担待。”说着又连续递给了带队官差几张百两银票。

接过老者递过来的银票,带队的官差来到马车旁,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哥,我们怀疑车里有可疑。”

带队的官差看了面前一步外的紫色锦衣男子,目光不经意间扫过那些火纹图案,脑海中闪过同样的图形,只是一时间不知是在哪里见到过。

又下意识摸了摸袖袍下的几张银票,只是瞥了一眼面前的两名紫色锦衣男子,对身旁的几名官差呵斥道,“有什么好可疑的!”

随后,众人绕过这辆马车,将其后的几马车一一仔细检查。

最后,车队在消耗了大半个时辰之后才驶入荒北城南城门。

进入城门之后,商队直接朝着城北的马家商号驶去。

途中那辆马车直接和队伍分开,消失在人群中,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四名紫色锦衣男子。

透过窗帘,看着消失在街道拐角的马车,坐在软塌上的年迈老者终于长出了一口浊气。

“不要过问马车里的大人是谁,好心伺候那位大人安全到达荒北城即可。为了掩人耳目,可以多请一些渤海郡本地的江湖人士护送商队。但切记,不能让人靠近马车,也不能惊扰了马车内的那位大人。”

回想起,出发前,家主对他的不断叮嘱,终于抵达了荒北城,作为老管家的重担也可以放下了。

入城之后,单独的一辆马车在人群中已经不那名明显,最终停靠在城北一处闹市的客栈前。

其中一名紫色锦衣男子前往客栈柜台定好房间,并命客栈小厮将马车拉到后院,给马匹准备上等的精饲料。

一名身形魁梧的男子,身穿普通的紫色锦衣,头戴斗笠,看不出半点样貌,在四名紫色锦衣男子的陪同下直接朝着二楼僻静的客房而去。

入住之后,一名紫色锦衣男子一直守卫在客房门外,一名青年男子跟在斗笠男子身后一同进入客房,另外两名紫色锦衣男子进入隔壁的客房休息。

进入客房后,青年男子将师尊的随身行李放置妥当,又拿起桌上的茶盏,斟满茶水之后递到桌边。

魁梧男子掀开斗笠,露出一张极为普通的面容,放在人群中,根本无法被察觉,与客栈外的其他普通人看不出半点不同,不论是相貌还是气质。

此人正是易容之后凤凰楼楼主沈永新,他受定国侯所托,前往山河林中查探是否有新的“古河之心”诞生。

“你们暗中查看一番,看看有没有其他世家宗门也悄悄潜入荒北城。”

沈永新缓缓喝下杯中热茶,然后闭上双目仔细感知客栈四周的情形。

除了沿街的叫卖和穿流在街肆上的江湖武者护送一批又一批刚刚进城的货物。

经过一番感知之后,沈永新并未在客栈四周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是,师尊,徒儿这就去。”

紫色锦衣青年恭声道,随后恭敬的退出房间,并命门外守候的弟子给师尊准备饭食。

名为牧渔歌的紫色锦衣年轻男子一直守在门外,门被李凌云轻轻关闭之后,他小声询问道,“凌云师兄,您说我们就一直待在客栈里,不去打听下外面的情况?”

他们都是这些弟子虽然都是凤凰楼的嫡传弟子,但却是第一次随楼主外出历练,一路上一直都是面前这位名叫李凌云的年轻男子向他们安排任务。

能够多在楼主面前表现一番,也是众人外出历练的心愿。

“大家先用过饭食,然后再去城中打探一番。”

李凌云带着身旁的牧渔歌一同沿着木廊向楼下而去。

步入客栈大堂,李凌云和牧渔歌两人找了一处靠近街边的桌子坐下,入座时还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群,嘀咕道,“没想到,荒北城一家普通的客栈居然这么多人。”

“这可不是,要不是提前预定了客房,恐怕还不知道要在何处过夜呢。”

牧渔歌一脸认真的样子,逗笑了刚刚坐下的李凌云。

李凌云让客栈小厮先给客房里的师尊和两位已经休息的师弟将饭食送去,然后才给自己和师弟点了几样普通的饭菜。

“客观需要一些小酒么?本店的酒是荒北城一大特色。”

跑堂的小厮用木盘托着一瓶酒水,快步来到桌边问道。

李凌云摆了摆说,还不待他继续说下去,坐在一旁的牧渔歌扭过头看着一旁的小厮直接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直接丢到桌面上,催促道,“赶快上菜,上饭,再来壶热茶就好。”

小厮拿起桌面的二两银子,恭敬的换上一壶热茶和两个干净的杯子,然后快步穿过大堂朝后厨方向使了一个眼神,一直守在后堂过道的另一名小厮快步消失在走廊尽头。

牧渔歌到了一杯热茶推倒李凌云面前,语气变得平缓些,“不论走到什么地方,还都的有钱才使唤得动这些人。”

面对自己的师兄,他方才那冰冷的声音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凌云喝完茶,轻声道,“在外面行事要低调,与人为善,不要与人为恶。”

“是的,师兄。渔歌谨遵您的教诲。”

牧渔歌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放在鼻尖轻轻闻着淡淡的茶香,“我们下一步该去哪里?”

李凌云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师弟,眉宇间有着一丝不悦,但语气依旧平和,“自然是多去其他客栈转转,如果发现其他宗门,就即使通知师尊。一会用完饭食,你喊上卢石和吴江一起去。”

“是的,两位师弟应该也休息的差不多。”牧渔歌点头应道。

李凌云拿起竹筷,尝了一口小厮刚刚呈上来的菜肴,有荤有素,感觉味道还不错,一边尝着饭菜一边说道,“记住,切记不要打扰到师尊。”

“是的,我一定记住师兄的吩咐。”

“还有他们两个,也是一样。快点吃,吃完了好去打听消息。”

李凌云指了指桌上的饭菜,然后加了几块鸡肉放入自己碗中,慢慢品尝。

用过饭食之后,李凌云和牧渔歌分头行动,李凌云去城北,牧渔歌和其他两名凤凰楼弟子去另外三个方向。

穿过一条热闹的街肆,李凌云沿着街道一直朝北而去,他的目标就是城北最繁华的街肆,这里是江湖中人最为聚集的地方。

拍卖各类珍奇异宝的风华楼就在此处,也是武者们寻销售山河林中得到宝贝的一个销售途径。

风华楼是一个五层高的阁楼,周围都是各种拥有江湖背人士景的酒肆客栈,还有一些武者经常光顾的勾栏瓦舍和秦楼楚馆。

街道上随处可见佩戴武器的江湖武者,不过他们身上的武器都被包裹起来。

热门

  • 花月颂

    最新章节:第006章 侯府门前的女医
    赵素自打穿进书里,就受再次穿越女主陆太后的欺辱霸凌,整日顾着忍辱偷生,压力山大。这将来腰上终于等到被逼出颗毒疮,位置还有些无法启口,岂料竟被医馆里的登徒子不由分说按撂倒来施了刀!赵素在京城也算最有名有姓,突然发生这种事,毕竟仅有杀人灭口这一条路可走……掏匕首的当口,擦医刀的家伙一双凤眼正好乜回来:不想截肢手术的话,十将来,回诊。这声音慵散清洌,抚在刀刃上的手指也修长柔白!赵素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好~作为一只饱受刻薄上司无情压迫的苦逼社畜,半小时后她即将出现在市中心的大酒店,与一帮事业有成或者高嫁豪门的大学同学尬聚一堂。。

    青铜穗08-20 连载

  • 女配修仙中

    最新章节:第3章引气入体
    天巫族神女寂璃穿成了修真世界里角布村普普通通的三岁小娃娃,但是个女配。本我以为要过上简单朴素的种田生活,谁知修真界来收徒弟,真灵根的五岁小寂璃惊讶四座。寂璃进而迈入修真界,在女主的光环下努力修真。修真飘缈,数年后,她是道门万道宗天才弟子,亦是修真神王。费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血红,不断有粘稠液体从头顶流下,想要抬起手臂,却发现浑身无力,四肢发软,还疼痛万分。。

    岁月炼心08-25 连载

  •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最新章节:暂无
    宁静被主神系统以及控制做了无数世的女配和炮灰,有一天,她终于等到摆脱了主神的以及控制,自此之后,宁静踏往了帮许许多多的炮灰女配逆袭、狠狠的打脸之路。

    凤栖桐08-25 连载

  •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最新章节:暂无
    灵琼为了赚点外快,入了游戏体验师的坑,累个累活没几个钱,准备活后最后一票就脱坑。结果坑没退成,反倒入了更大的坑……灵琼:想当初我也每日在几百平的大床上醒过来,我的100个执事正等着给我穿衣服……系统:醒醒!你一平米都也没。灵琼:呵!凡人是妒忌我的美貌,没办法,谁让我这么有钱的人。系统:醒醒!看一看你的余额!!你穷得馒头都吃不上。灵琼:曾我也打遍天下无人能敌手,领略到世间无人能敌的寂寞孤独……系统:醒醒!你先从地上出来!灵琼: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系统:醒醒!!你的美男要挂了!灵琼:扶我出来,我还能肝!

    墨泠08-25 连载

  • 末日乐园

    最新章节:暂无
    由身边人亲自动手拉大帷幕的末日地狱,正向林三酒呼啸声而来。

    须尾俱全08-25 连载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最新章节:暂无
    【双强苏爽,甜宠无虐!】整个云州都明白,叶家多了个拖油瓶,宁璃。出身贫寒低弱,不学无术。复活回去的宁璃望着镜子里十八岁的自己,轻轻一笑。过去的一年,她的容貌还也没被继弟催毁,她的荣光还也没被继妹盗取,都属于她的一切还也没被夺去。重新来过一次,有仇报仇雪恨报怨,有仇报仇雪恨,相必是极有意思的。......宁璃被赶出叶家后。娱乐圈顶流极美solo:姐姐,这舞台和我,都都属于你。国际顶尖赛车手:谁被欺负我们队长?顶奢集团承继人:亲爱的,我又给你挑了些小礼物,你看要切记再买套别墅放着?钱多到脑仁疼的老爷子:快回去承继家产!陆二少捏了捏她的脸,

    战西野08-25 连载

  • 锦衣玉令

    最新章节:第7章 阿拾的第三个秘密
    【双强互宠 锦衣探案 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殒命诏狱,这才明白了再次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复活到阿拾身上,她最终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可自此以后,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锦衣卫大太监叫她姑姑。太子爷是她望着慢慢长大的。一桩桩诡案疑案逼她一次出手。这混蛋的人设,究竟是玛丽苏,但是魔神场?————【埋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的美艳活阎王】【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谈恋爱边解谜游戏,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强强对决、强强联手合作。】————【小剧场】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阿拾快点!锦衣卫来要人办差,沈头叫你去。”。

    姒锦08-25 连载

  •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最新章节:第六章烟花三月下扬州!!!
    温柔如水戾气杀男主×理智冷谈女作者(?)#你想的综艺游戏,这里都有#慕秋被拉进了根据自己小说改拍的综艺里,自此过上了美男坏绕的幸福和快乐日子。温柔如水绅士太子爷,阳光蠢萌炸子鸡,大长腿反差萌t台大佬,清新自然茶味女艺人,搞笑有趣沙雕喜剧派,除了每一期的飞行嘉宾,日子切记太美好的。泳池趴,扮装趴,高空游戏趴,团建趴,谈恋爱趴……素材太多,清水文作者渐渐超级变态,高速跑车能力大大地提高。报名参加综艺后。提问:你来报名参加你的综艺唯一的收获是什么?慕秋:让我笔下没办法当男二的温柔如水男人当了我的男二号。亲自动手拉下神坛的人,就得永远是对他主要负责。让他身陷爱欲堕落,嚯,预热时间这么短就算了,还是直播形式,直播完才有更丰富的剪辑版,这情况不是胆大就是知道………好吧简直就是胆大。。

    九方yu08-26 连载

  • 娘子且留步

    最新章节:第五章 肚子
    颜雪怀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她看见有人在为她拼命地,她很欣喜,这一世终于等到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但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群架再带我!某少年:我也......李绮娘:复婚了就别去烦我,闺女归我!某大叔:我也……高宗膝下七子,仅存三子。。

    姚颖怡08-26 连载

  • 重生年代俏田妻

    最新章节:暂无
    名满高校的叶教授一觉刚睡醒成了憋屈农家媳。面对自己公婆偏心眼,妯娌谋算,小叔小姑非常好吃懒做……叶夏嘴唇微弯:已不再缄默中突然爆发,就在缄默中覆亡!从变化形象干起。能自立自尊自强,培养出来娃儿。教极品做人做事,让小日子火出来!至于想撬咱墙角的白莲花,绿茶婊,狐狸精什么的,通通用狗粮砸死!陆向东眼神宠溺:媳妇,别忘了那些男妖精,咱们也得拿狗粮好好的打招呼!

    暖心月08-26 连载

  • 丹宫之主

    最新章节:暂无
    她是唐婧也是云婧,她真的复活回去了,回了小辰界碎裂前夕,回了仙魔俩族终末之战的开端,回了这个风云汹涌澎湃的混乱不堪大时代的转折点……复活这一世,她要好好的保全自己的一对小包子!

    秦日蓝08-26 连载

  •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最新章节:暂无
    一曰:乡下回京的姜家四姑娘,开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人生怕是要完。谁料画风变为这样:姜奈:“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你昨天辰时前出门时,九成九会遭雷劈。”摄政王:……有何能化解之法?姜奈:来我阴阳斋购一神器,可避大祸。暗卫:……这不一锅盖么?属下会觉得您好像又被坑了。本王翩然风采岂是一锅盖可压?让你们看一看,何为头顶锅盖风轻云淡。二曰:四姑娘大字不识一个,半点文墨皆无,写的文章怕是狗屁不通。京师书院院长:四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特别对古姜国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为学术上做出非常大贡献。群众:怕说的也不是同一个人叭?这个院长

    梓云溪08-26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