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吻生情

分类:现代修真 最新章节: 错吻生情第46章 不准离开我的视线半步 更新:2021-04-05 15:25:33

作者:千羽兮
编辑:眉目不知秋
点评: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错吻生情情节预览

错吻生情第26章 谁让你耍流氓在先

江薇安楞了楞,本想跟他打声招呼,但昨晚的画面瞬间浮现在她眼前,总觉得怪怪的,索性放下杯子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可她走到门口时,连修肆却故意伸出长臂将她的去路拦住,还一脸无害的凝视着她,似乎是在质问她昨晚对他做的好事。

无奈,她转身走回厨房。

可身后随即响起了关门声,紧跟着一阵天旋地转,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一把扯过,抵在他和流理台之间。

他那带有龙延香的气息将她包围,江薇安身体一僵,下意识的想要推开他,可不管她如何用力,她都动不了他分毫。

可她越是挣扎,他越是逼近,恨不得将两人的身躯紧密的缠绕在一起。

“你,你发什么神经?”江薇安又羞又恼,脸色绯红的质问他。

连修肆一脸平静的低头审视着她,雕刻般俊逸的五官波澜不惊,面对她的质问,他更是收紧了拥住她的手臂,让她整个人都贴在他的怀里。

他得寸进尺的行为快要把江薇安逼疯了,不安的朝门口看去,就怕被田嫂或是昊阳看到他们如此暧昧的一幕。

“连先生,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但是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对上他那深邃的黑眸,江薇克安努力的克制着面对他时的紧张。

但不管她说什么,连修肆都不无所动,依旧如此的紧拥着她,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但他越是这样,江薇安的心就越不安,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孤注一掷,再次对上他的黑眸,说道:“昊阳爸爸,昊阳应该快要起床了吧?”

突然,她的话令他眉头一拧,非得没能恢复身体的自由,就连她唯一的言论自由都被他剥夺了。

她无法动弹,只能任由他采集夺取,一点点的撬开她的唇……

这个吻毫不温柔,像是在报复昨晚她朝他踢的那一脚,更像是想从这个吻弥补自己昨晚的缺失。

她口中的甘甜一次次的令他上瘾,捧起她的脸颊,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吻得如火如荼之时,门外,一道童稚且清脆的声音渐渐靠近……

“小薇,小薇,我起床了,你在哪……”小家伙一醒来就往客房跑去,可客房空去一人,他又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下来找她。

连昊阳的喊声让江薇安心一惊,使劲想推开他,但连修肆似乎毫不在意,一点也不担忧被儿子看到这副画面。

脚步声越来越近,连昊阳的喊声也越来越着急,“小薇……小薇……”

“小少爷,你走慢点。”身后还传来田嫂的喊声。

江薇安听着外面的动静,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可这男人偏偏无动于衷!

“田嫂,小薇怎么不见了?这一大早她难道就走了吗?”连昊阳撅着小嘴,一脸的沮丧。

田嫂四周看了看,看到厨房的门是关着的,随口说道:“江小姐会不会是在厨房做早餐?”

小家伙一听,小短腿拔腿就往厨房跑去,“小薇,小薇……”

江薇安吓得浑身一颤,就在门把转动的声音响起时,连修肆直接把她抱起,拉开厨房侧面的阳台玻璃门,抱着她躲在小阳台外。

这转瞬间的动作吓得江薇安连大气都不敢喘,而同时厨房的门已经被小家伙打开,看着空无一人的厨房,不免一阵失望。

“田嫂你骗人,小薇根本不在这。”连昊阳一张肉呼呼的小脸皱巴巴的,有些生气的走了出去。

田嫂拿他没辙了,想了想又说道:“今天早上天气这么好,会不会是到楼上的露天阳台去了呀?”

“那我去找找。”说着,小家伙就飞快的往楼上跑去。

田嫂怕他摔跤,紧跟在他身后,果然,没跑几步,就差点滑到在台阶上,吓得田嫂快步上前想扶他,可这小祖宗还甩开田嫂的手,要自己跑上去。

等脚步声走远了,江薇安这才松了口气。

“还不快放手!”她手舞足蹈的挣扎起来,可他的力气相当足,不松手不打紧,还重重的将她抵向阳台。

腰部被阳台膈得又疼又气,委屈的看着连修肆,眼眶中不觉得闪烁着一丝晶莹。

连修肆看着她那委屈的样子,本来还因为昨晚的事想教训她一下,现在也都烟消云散了,“哭什么,昨晚你踢我的时候,不是很厉害的吗?”

“谁让你耍流氓在先。”江薇安擦拭着眼角的晶莹,脸一沉,真想直接给他一巴掌。

连修肆不满的瞪着她,那眼神,好像像随时把她吃掉似的。

江薇安不想与他对视,侧脸看向别处,可好巧不巧,司机小陈刚从车库出来,经过小阳台,正好被他撞见两人在阳台上这暧昧的一幕。

尽管他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径直离开,但这足以让江薇安羞愧难当,完全抬不起头。

等他走远了,气急的江薇安羞愤的朝连修肆狠咬一口,趁着他吃疼的的那瞬间,用力挣扎的脱出了他的束缚。

“江薇安,你属狗的吗?”

连修肆看着手臂上的牙印,真想不到她竟有这么野蛮的一面,有意思。

“对,我就是属狗的,所以从现在开始,你最好离我远点!”江薇安退后一步提防的看着他,好像他真的会随时朝她扑上来。

“你别过来,要不然我可真的动手了!”

“是吗?那你尽管放马过来试试!”说话间,他已经走到了她跟前,脸上还扬起一抹邪笑。

这次连修肆可没给她机会,长臂一拉,她又重新被他抵在阳台上,犀利的黑眸直射向她,质问道:“你昨晚那一脚可把我踢坏了,现在它没反应了?”

江薇安有些不明白他的话,一脸呆萌的看着他问:“什么东西没有反应了?”

不知道她是装傻,还是真的不明白,连修肆也不想去深究,直接拉住她的手探向男人最隐私的部位。

江薇安水眸一怔,一副完全当机的表情。

他竟然拉着她的手摁在那……

等她反应过来,大惊的抽回手,一脸惊吓的看着他:“连修肆,你就是个大流氓,你那没反应,关我什么事?”

“怎么不关你事,也不想想昨晚是谁把它踢坏的?”他像是赖定她了,又使劲拉住她的手往那探去。

这次江薇安没有急着抽回手,而是轻轻的触碰了下,随即自言自语道:“确实是有点小。”

“小?那是因为你昨晚踢坏它了!”他再一次重复的提醒着她。

“是,我承认昨晚我是踢了它,但也不证明它就真坏了呀?”江薇安嘴硬的辩解,她昨晚根本就没使太大劲。

“不相信?那要不你来亲身试验一下?”说着,连修肆故意作势要解开那昂贵的皮带。

“不用了,我信了,我相信了……”他的话吓得江薇安连声退步,就怕他来真的。

“既然你不试了,那你就说说怎么办吧?”连修肆慵懒的靠在阳台上,目光冷沉的打量着她。

江薇安被他看得有些紧张,想了想,弱弱的说道:“去医院治疗,医药费我出!”

“治疗?这种问题多半是治不好的。”连修肆忽然玩心大起。

“那……你说怎么办?”现在想想,江薇安真的是后悔死了,踢他哪不好,偏偏踢中了他那里。

“怎么办?我还想问你呢?”连修肆把问题重新抛给她。

江薇安皱着眉头,烦躁的说:“大不了你开个价,我赔钱给你。”

她的话让连修肆一阵冷笑,“钱,难道我缺你那点赔偿吗?何况这是我下半身的性福,你赔得起吗?”

“……”

江薇安沉默不语,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她无话可说了!

“小薇,你在哪儿?”连昊阳的喊声此时从楼上传了下来,声音有点闷闷的,但却打破了她和连修肆的僵局。

江薇安微怒的推了推他,看她没了耐性,连修肆也收起了玩心,俯在她耳边呢喃了句:“等我想好了怎么让你赔偿,在联系你。”

话落,还没等江薇安缓过神来,他已经走进了厨房。

厨房的声响立刻被灵敏的连昊阳发现,迈着小短腿朝他跑去,“爸爸,是不是你又把小薇藏起来了?”

“她那么大个人,我能把她藏哪里?”连修肆把关系撇得干干净净,拿起她刚才喝过的水杯,毫不介意的把剩下的水喝完。

江薇安站在小阳台外,一时间都不知道要怎么跟昊阳解释,直到连修肆喝了水离开后,她才悄悄的走出来。

连昊阳愣愣的看着她从厨房里走出来,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一把抱住她的小腿,可怜兮兮的追问:“小薇,你怎么从厨房出来?我刚才进去找过你,可没看到你呀?”

江薇安抱起他这颗小肉球走到沙发上坐下,顿了顿,为刚才他们俩的荒唐事圆谎道:“我刚才在小阳台,门关着,所以没听到你叫我。”

“是吗?”小家伙显然有些不相信。

“是的,我怎么会骗你呢。”她笑吟吟的说着,生平第一次为这种事跟一个孩子撒谎。

“如果是我爸爸欺负你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会保护你的。”小家伙整个人都赖在她身上,撒娇似的盯着她看。

江薇安笑着点点头,“没有,你爸爸没有欺负我,不过昊阳会保护我,我真的好高兴。”

跟在小家伙身后的田嫂听到她的解释,眯着眼角偷笑的走进厨房做早餐,根本她的经验来判断,刚才二少和江小姐肯定在一块!

错吻生情第263章 我不想叫你妈妈

“连昊阳,你说什么?”连修肆恶狠狠的问。

江薇安看着父子俩,无奈地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走进房间继续收拾。

东西收拾好,回到御海园的时候,时间已经来电十点了。

田婶见江薇安也来了,还拎了行李,刚才军区那边连夫人已经电话通知了她,她这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忙热情的忙呼着,“二少,少夫人,你们回来了。”

“嗯,我们没什么事,你早点回去睡吧。”连修肆提前江薇安的行李,看起来心情很好,径直走上三楼。

连昊阳在后面听到田婶喊小薇少夫人,老不高兴了,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江薇安却没给他歪想的机会,拉起他的胖胳膊上房间,这都十点了,他明天还要去学校报到,洗洗澡就该睡了。

浴室中,雾气升腾,宛若仙境。

置身在泡泡池中的连昊阳,偶尔发出嬉戏的玩水声,江薇安正拿着刷子,帮他擦着背。

“小薇,以后你就能天天都帮我洗澡了。”他美滋滋地说着,吹破了黏在手心的泡泡。

“嗯,可你要乖啊。”江薇安手中故意用下狠劲,令他哇地一下疼了起来,接着说道:“要是你以后不听话,乖乖做功课,我可不会放过你哦!”

连昊阳全数听在心里,忽然有了几分惆怅。

虽然说现在和小薇可以朝夕相处了,可一想着她现在是自己的后妈,心里就苦苦涩涩的,就像吃了未熟的枣,难以下咽。

江薇安发现了他的情绪变化,细心地问道:“怎么了,昊阳?”

雾气模糊了小家伙的眼,令薇安看得不太真实,意外地发现了几许盈盈的光,但他很快就低下了头,令薇安无法再看他的小脸。

“小薇,我有一事相求。”

“傻孩子,你就直说吧。”她抹了一下他的头,发现这蘑菇头已经油腻腻了,直接就拿起蓬蓬头,顺带帮他把发洗了。

“我……”连昊阳欲言又止,他一时间嘴巴就想被密封了,想要说出话来,发现自己哑然了。

江薇安按了些洗发乳,抹在他的头上,看着他这样儿,心里多少有些了然。

连昊阳甩了甩头发,睁着大眼睛看了小薇好久,眸中带有一些思量。

少许,他才缓缓开口,稚嫩的童音,穿梭在雾气缭绕的浴室中,如银铃般撞击着,动听得很,“小薇,你成了我爸的老婆,其实我很不高兴,可是我又喜欢你,看到你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所以,我在努力调整自己。”

江薇安听到他这一番话,这老成得,令她忍不住停下了手里的活儿,有些怔愣地看着他。

他继续开口,“小薇,虽然我在努力调整自己,可我还是……还是不想叫你妈妈。”

江薇安笑了笑,原来这样。

她感慨的摇了摇头,说道:“你啊,小小年纪居然会说出这么煽情的话,都不知道你是在哪儿学来的。”

感觉小薇偏离了话题正中,连昊阳急着纠正过来,两手扒着浴缸边沿,整张脸儿就凑近她,“小薇,我在问你话儿呢!”

“明白了,你喜欢就好!”她说得挺轻松的,把他按回池中,继续刷头发。

“真的?”连昊阳不管流水都进眼里了,高兴地看向她。

“是,快上闭眼。”

得到了小薇的肯定答案,他完全放心下来了,整个人变得愉悦起来,一边泡澡一边哼起轻快的调调。

从浴室出来,换上睡衣,他就忙拉着小薇上床,“小薇,我要睡觉了,你陪我吧!”

“我还没洗澡呢!”江薇安无奈,被他拉到床边。

这时,连修肆进来了,看儿子居然还没睡觉,眉头一绷,严肃道:“连昊阳,快滚去睡觉。”

“我在床上了,还需要小薇陪我睡。”他的小胖手紧紧扣住小薇,生怕她会被爸爸抢走。

“还需要陪,你几岁了。”连修肆说着,对江薇安招了招手,“过来。”

“不行。”没等她做出任何反应,连昊阳大声拒绝,紧紧抱住她就不让他离开。

“连昊阳!”连修肆明眸一眯,危险地说道:“你是皮痒了是不?”

“我不要小薇离开。”他掷地有声,这次是绝对要和爸爸扛上了。

“好了,别吵了。”江薇安被夹在中间,就像是夹心饼一样,令她左右为难。

“小薇,你会陪我的,对不对?”

“他都已经6岁了。”

两父子你一言我一语,江薇安到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摸着连昊阳的脑袋就说道:“快睡觉,明天还要起来。”

“那你要走了吗?”连昊阳一脸受伤的样子,可小薇的话,他不得不从啊!

“我也要睡了,明天不是要和你去学校报道吗?”说着,已经替他盖好被子。

“好吧!”他眼睁睁地看着江薇安离开,在门口的时候,还见到爸爸把她抱起来了。

他那个妒忌啊,一下子就腾了起来,蹦跶下床就跑了出去,两人已经走远了,嬉笑声却时不时传过来,他整张小脸儿都拉耸下来,嘴巴苦涩地扁了起来。

田婶见小家伙居然跑出来了,忙走了过去,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前方,没人?

疑惑问道:“小少爷,你在干嘛?”

“唉,罢了罢了。”好一会儿,他老成地环起手臂,无奈地叹息一口气,缓缓地走进房间,把房门关上。

田婶觉得莫名其妙的,有些搞不懂状况?

回到房间的小两口,双脚刚碰到地面,江薇安就往他胸口狠狠捶了一下,“都说了别在孩子面前这样,你怎么就不听?”

“那小子,你不给他点颜色看,他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连修肆按住她的手,低着头回答着她的话。

“昊阳虽然年纪小,但心思细得很,你这个当爸爸的,我看还真没负多少责任。”

说着,就往衣帽间走去。

谁知她才转过身,便感觉到腰间多了一股力量,把她掰了回去,贴在了那堵炙热的胸膛中。

连修肆邪气地低下头,靠在她的耳际就说道:“那看来,我对你也没负够责任,居然还在偏帮那小子。”

“你还跟自己的孩子吃醋?”江薇安怕痒痒,缩了缩脖子,打趣道。

“对,我就是吃醋了,快,满足我!”连修肆说着,已经把她再次抱起来,朝浴室走去。

“啊!你这个禽兽。”

“对,就是禽兽,爱吃你的兽。”

……

暖室暗光,热气长久回荡。

**

次日一大早连昊阳就醒了,一大早就拍着他们的房门,嗓门儿大扯着:“小薇小薇,该起床了。”

昨晚激情到大半夜才睡的两人,江薇安迷迷糊糊地听到他的叫声,打算起来,却被他胳膊一横,重新倒在床上。

“别管他。”

江薇安无奈,的确还困着,便重新闭上了眼睛。

连昊阳吵来的可不是他们,而且田婶,她已经早早买完菜回来了。

“小少爷,别吵着二少睡觉。”田婶拉着他的手,赶紧走开。

“哼!爸爸老说我是猪,他们两个才是真正的大猪好不好,我都已经起来了,他们居然还在赖床。”连昊阳的嘴巴噘的老高,闷闷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先洗漱去了。

时针刚划过八点,一个不速之客就来了。

门铃被按个不停,田婶急忙去开门,看到居然是首都章家大小姐,有些意外,但却不忘行礼,“章小姐,早上好!”

章子君很受用,手里拿着两份早餐,趾高气扬地走了进去。

原本在饭厅准备吃早餐的三人,看到章子君来了,江薇安未免感到意外,连昊阳直接就绷住了眉头。

连修肆的脸色也不好,语气略重,“你这么早来干嘛?”

章子君颇感委屈,一边把早餐放下,一边弱弱地回应道:“四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是送早餐来的。”

说着,又走进了厨房,拿出两个瓷碗,一边勺着自己特地去买的粥点,一边微笑着说道:“今天我早早就起来了,目的就是为了去买早餐给你,四哥,你快尝尝,好不好吃?”

连昊阳搁在桌面的手,懒洋洋地撑着脑袋,神补刀一句,“还快尝尝呢,说得像你做似的。”

章子君嘴角的笑意一滞,强忍下这口闷气,幽幽地转过脑袋,对着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是我的心意,小鬼,你也快尝尝。”

当她视线瞥过江薇安的时候,佯装惊讶地捂住了嘴巴,一脸歉意地说道:“真不好意思,我忘了这儿还有个外人,就只买了两份。”

江薇安客套的笑了笑,眸子缓过一丝深骇的光,云淡风轻地应道:“没关系。”

“啊——呸!”

这时,传来了连昊阳的声音,由于他动作过大,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了。

连昊阳十分夸张地把嘴里的肉包馅儿给吐了出来,两道英气的眉就要扭成麻绳,啧啧两声便开始抱怨起来,“这都是什么包子啊,太难吃了,田婶,快拿去扔掉!”

“这可是我去福满楼买的,怎么可能难吃?”章子君气愤的看向小家伙,这小鬼分明就是在找茬。

“切,谁知道你自己有没有加东西。”连昊阳傲娇的环抱双臂,别用有心的瞥了她一眼。

这言下之意,就是她买回来后肯定自己动了手脚,才会变得那么难吃,说不定还下了毒呢!

热门

  • 面具下的爱情

    简介: 《面具下的爱情》由楼市小意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本小说的主沐暖暖慕霆枭,书中主要讲述了:同父异母的姐不想嫁传闻中又丑又没办法人道的未婚夫,亲生妈妈下跪求他:“你姐值得更好的,你帮帮他贴吧。”他心寒似铁,代替姐出嫁。新婚之夜,英俊的男人皱眉头看他:“太丑了。”他以为两人从此会相敬如冰,却...突然,房门被推开,萧楚荷急急的走了进来。。

    楼小意04-08 连载中

  • 婚色动人:早安,小甜妻

    简介: 《婚色动人心弦:晚安,小甜妻》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云若初,林贝儿,郗决,秦音之间的故事。婚色动人心弦:晚安,小甜妻约8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梧桐阅读08-02 已完成

  • 老婆大人听你的

    简介: 主是席慕白安心的小说叫做《老婆大人听你的》,本小说的作者是安慧娴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奉了命成了婚,他已准备少女变少妇!新婚夜,兵哥哥丈夫竟和他玩消失!这混蛋让他成了闺中小怨妇……两年之后,酒吧外,闺密刚刚想把死小狗一样的他拖回家,哪知半道,他却被一面瘫男截了胡,这送上门的霸王餐,他倒是乐意...如果不是被青梅竹马的男友唐盛泽和自己的妹妹安然背叛,她也不会选择选择听从父母安排联姻,嫁给一个据说是指腹为婚、却素未抹面的军人。。

    安慧娴05-05 已完结

  • 总裁老公太闷骚

    简介: 给大家提供更多总裁老公太闷骚男免费深度阅读,总裁老公太闷骚男是由作者玖莲所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主角是陆北冥叶心艾。总裁老公太闷骚男全文主要原因讲诉的是她轻轻地将他推到,红唇滑过胸膛,暧昧不明无限。他剥脱衣衫,化身饿狼。 她复活而来,虐渣妹,除渣男,毁了前生虚伪的的父亲。“陆北冥!她低沉富有磁性的声调缓缓响起。。

    玖莲02-23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