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旧事

分类:异界奇幻 最新章节: 第六章 来宝身世 更新:2021-02-17 12:21:41

作者:冰墨水
编辑:岁月流歌
点评: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阴阳旧事情节预览

  “那好,大婶子,我都听你的。”“好,那我这老骨头,就准备会会那个大白猫。大妹子,你拿这个药煎了,等给英子喝,虽说不能治好英子,但也能保她今夜睡个安稳觉。另外你在准备点儿饭菜,今晚有的忙。”……

  “大妹子,你先别着急,我虽然奈何不了它,但是暂时施术拖住它几天还是可以的,军子,你趁着这时间,去另请高人相助,来降服了它,不就行了嘛。”

  这曹建军也真怒了,这几日来折腾的妻子折腾的这个家成这样,那个男人不火。他满眼血丝的瞪着白猫消失的地方大喊“他妈的!老子不管你是个什么求玩意儿!有他奶奶种的冲着老子来!折磨女人算什么本事!”

  “婶子,那事不宜迟,我现在就走。”说着拿起军大衣就要往外走,刘玉兰一把拦住了他“军子,也不用这么着急,今晚还有事让你帮忙。我得在你家施术,有好多事儿要你出力。”

  刘玉兰满脸疑惑嘟囔起来,也不知道是给曹建军他们说,还是自言自语。

  曹建军把这妻子的事儿以及这两天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刘玉兰。听到假刘玉兰的时候,刘玉兰不禁脸色大变。“军子,你确定看到的是一只白猫而不是黑猫?”“婶子,没错,就是一只大白猫。”

  “这样,我给你写一封信,你跑一趟县城,去城西小庙村找一个叫独眼孙的人,他是我的同道,他见了我的信,自然会跟你一起回来。到时候我们二人计较一番,虽然不见得能消灭那妖邪,但应该可以护得英子周全。”

  “老姐姐啊,那…那你说这可咋办啊?”英子娘一脸担忧的问道,连日来的操劳使得她脸上的皱纹更加深了。

  四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儿,还是刘玉兰最先反应过来。“好了都别傻站着了,先进里屋儿,把这两天的事儿都给我说说。”

  “话是这么说,大婶子,这…这高人上哪找去啊?”曹建军一脸焦急的问道。

  “娘,婶子要是有麻烦,就不必难为婶子了,别因为我一个人连累了玉兰婶。”李凤英虚弱的说道。曹建军也只能攥了攥拳头,心想实在不行,就跟那个白猫拼了。

  ‘喵~喵~’两声凄惨的猫叫传来,好像猫发春时的叫声,却又比那凄惨的多。‘汪汪汪汪…’犬吠声变得更加狂躁愤怒。曹建军家的狼狗‘大黑’此时正拽着链子来回转圈做匍匐状对着屋里的方向狂吠。

  这时吱呀一声,显然是外屋门开关的声音。曹建军以为又是那个白猫作怪,大叫一声拿着凳子就冲了出去。这玉兰老太太,走到曹建军家街门口儿就听见屋里大呼小叫的,这进了屋一看门还没关,就顺手关上了,正要问问咋回事儿呢,就见曹建军红着眼拎着凳子就出来了。这要是让他这凳子往身上招呼一下子,就是不死也得半身不遂。只见这个叫玉兰的“神婆”也不躲闪,当即一声大喝“曹建军!”

  “老姐姐啊,你可得想想办法啊,这英子这闺女…唉…这都的什么孽啊…呜呜…”说着又哽咽了起来。

  曹建军一边引着玉兰老太太往里屋走一边嘟囔,“这风咋这么猛?吹的人心底发凉,”

  旭日初升北风寒,瑞雪兆丰年。1978年冬河北省一个叫曹庄普通的村子。白毛风(河北方言意为:风特别大)呼呼的刮着,雪下的已经没到膝盖了。天地间一片白茫茫的,大地像被铺上了银霜,风和雪正努力的诉说着冬天燕地独有的特别气候。一个汉子戴着棉帽子,身穿破旧的军大衣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街上,“嘶…他姥姥的,天这么冷,也不知道人家来不来。”这汉子名叫曹建军,是曹庄的民兵连长,今年32岁,她的妻子李凤英前两天去村子南边的林子里搂柴火(河北方言意为:捡柴)自从回来后就一直发低烧,找了村里的医生看了,吃了药也不见好。这可急坏了一家人,最严重的是这两天李凤英总是做着一个奇怪的梦,梦中她总是跟着一个白衣女子走啊走,她就把这事跟家里人说了,曹建军却不以为然,认为她烧的迷糊了,做做怪梦也没啥稀奇的。但是曹建军他丈母娘一听,却是大吃一惊,非说她闺女可能撞上什么东西了,硬是让曹建军去邻村的“老神婆子”看看,本来嘛,刚经历过打倒一切牛鬼蛇神废除一切封建迷信的曹建军怎么可能相信这些个封建迷信,就连李凤英自己也说道“妈,您看您,多大的事呀,没事的,过两天就好了。”“对啊,妈。要不然我再去找大夫来给英子看看不得了?”曹建军也不乐意去找那个‘老神婆子’。“不行,这事儿不是闹着玩的,你们要不去呀?我去!”曹建军拗不过老太太,这么大的雪,哪能让她去呀,只好自己硬着头皮去了。一路上他还担心让人看见,村干部带头去相信封建迷信。这个可真不是闹着玩的。虽然“那事儿”(66年—76年十年动乱)已经过去了,但是架不住人言可畏啊。这要是人多一传,到时候到了领导那儿话儿变了味儿,可就不好办了。还好,这天气除了傻子没人出来挨冷受冻。街上连个麻雀都没有。小风营村,村南。三间土房,孤零零的立在一片田地的边上。杠杠啷~”一声,街门没锁,曹建军径直走到了屋门前,“当当当”“大婶子,大婶子在家吗?”“谁呀?这天儿不在家呆着?出来瞎跑干什么?”一个苍老的女声从土屋里面传出来。“大婶子,我是曹庄的小军子,找您有点事儿啊。”“吱呀~”门打开了,一个50多岁的妇人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破棉衣,叼着一个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烟斗,“军子啊,进来吧。啥事啊?这顶着大雪就来了?来先坐炕头暖和暖和,婶子去给你倒水。咳咳…”外面寒风凛凛这小土房子确实格外暖和。“婶子,我媳妇英子前几天去搂柴火,回来后就发低烧,在床上躺着起不来,找了大夫看了也不管用,这两天还总是做奇怪的梦,说什么被一个白衣女子带着走。我丈母娘让来找您问问。”“军子呀,这事儿蹊跷,我得去看看才能知道,你也知道,婶子早就不干这行了,这十年闹得啊,唉,不说了,既然你来找婶子,我跟英子他娘又是一起从坡县嫁过来的,婶子就破例去看看,你别声张这事,这就回家去,婶子晚上就过去。”曹建军喝了点热水,说了点感谢的话,就告别了老妇,回家了。曹庄曹建军家李凤英躺在床上,面色憔悴。“妈,我有些饿了,你给我做点儿吃的吧。”“哎,英子,妈给你贴两个饼子(贴饼子:常见于农村,是人们粗粮时期的主要食物之一。)吧。”李凤英他娘给她掖了掖被角就出去做饭了。李凤英却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着了的李凤英又做起奇怪的梦了,还是那个朦朦胧胧的世界,还是一个白衣女子引着她往前走,那女子却从不回头。‘吱呀~’门开了,夹杂着风雪,曹建军赶紧钻到了屋里来。“嘶~,真冷啊,这破天儿,妈,您怎么这会儿做上饭了,”“英子说她饿,我给她贴几个饼子吃。你玉兰婶子怎么说的?”“玉兰婶子说,让我别声张,也别对外人说,她晚上过来看看。”“嗯,你玉兰婶子肯来,就好啊。”“妈,我来烧火(那个时候大锅做饭,下边得用柴火烧。)吧?”“别,我烧吧,你去屋里看着英子去,连去炕上暖和暖和。”撩起厚厚的棉门帘,看到屋子里的一幕,饶曹建军是个硬汉也吓得一身冷汗直哆嗦。此时屋里的‘李凤英’正匍匐在炕上,做出猫科动物样的‘添爪’动作,见曹建军进屋,‘李凤英’侧过脸来诡异的对着他一笑,那个眼神,戏虐的瞪着曹建军。“啊~英子,你…这”曹建军一声惊叫,好像惊醒李凤英,她眼神开始变得迷茫虚弱的叫了声“建军哥…”就晕过去了,曹建军早就冲过去抱住了妻子“英子…英子…你醒醒啊”曹建军惊叫那声时,外屋正在做饭的英子娘就听见了,此时她也跑到了里屋,“建军,咋了?咋了这是?”看着丈母娘一脸焦急的样子,曹建军就把刚他看到的都告诉了英子娘,老太太听完以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哭“造孽呀!这准是招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啦!这可咋办呐?”“娘,您别着急,今天晚上玉兰婶子不就过来了吗?她一定可以治好英子的。娘,您先起来。”曹建军一边把妻子平放让她躺好,一边去扶丈母娘起来。“玉兰姐,对,玉兰姐一定有办法。”老太太爱女心切一时语无伦次。曹建军看着妻子虚弱的躺在床上,满头大汗,心里难受的紧。……曹庄曹建军家晚8点李凤英已经醒了,但她完全不知道下午发生的事儿。她只是说做了个梦,还是那个奇怪的梦。吃了点东西的李凤英面色稍微好了一点儿。这让曹建军还有英子娘微微宽心,当然,也只是微微心宽。‘铛铛铛…铛铛铛…汪汪汪汪…汪汪’的敲门声和犬吠声同时响起,“难道是你玉兰婶子来了?军子!快去开门啊!”英子娘着急的说道。曹建军不敢怠慢,马上跑去开外屋屋门。(在农村街门一般晚上睡觉才关,更有的不关。)‘呼呜~一阵寒风窜进屋来,’曹建军忍不住一哆嗦,一阵透骨的寒意袭来。“大婶子快进屋”……

  再看曹建军已经楞在当场,原来这一喊也是有门道的,和佛家狮吼功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一喝,震人心魂使得曹建军心魂被震住。这时英子娘也从里屋走了出来。“大妹子?这是咋啦?”刘玉兰一脸惊讶的问到。“你…你…是我玉兰姐吗?”英子娘复杂的看着刘玉兰。“大妹子,这…你这…是什么意思?”“妈,建军哥,不用怀疑了,这就是玉兰婶子,我心里没有感觉到那种害怕的感觉。”只见李凤英倚着门框费力的撩开门帘虚弱的说道。曹建军这时也清醒了过来,那一声大喝,也让他冷静了不少。

  只见玉兰老太太并没有被扑倒,而是变成了一只雪白的白猫,从后墙直接穿过消失了。曹建军和英子娘都愣在了当场,只有狼狗大黑,对着白猫消失的地方狂吠。慢慢的,李凤英停止了哭泣,虚弱的说“建军哥,妈,刚才那个玉兰婶子,她好可怕,我看到她就是我梦到的白衣女子,我想告诉你们,可是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呜呜…”说着,又哭了起来。英子娘见闺女这般受苦,心里像针扎一般疼。母女俩抱头痛哭。

  “婶子,我娘和英子都在里屋,你快去看看吧。”玉兰老太太一进屋,英子娘就赶紧下炕迎了过来,“老姐姐呀!你一来英子就有救啦,你快来看看我家英子这是咋了啊?”说着英子娘就哭了出来。李凤英却好像又犯病了一般,抓着被子的一角,蜷缩在炕里头,浑身哆嗦的看着玉兰老太太。“英子,来快出来让你婶子给你看看啊。”“英子,过来,婶子给你看看就好了。”哇的一声儿,李凤英哭了出来,满脸恐惧的看着玉兰老太太,把被子攥的更紧了,就是缩在炕里头不出来。

阴阳旧事试读章节

热门

  • 我带条狗打穿末世

    简介: 也没过多很想说的,末世那就来了,打穿就是了。不过房东在门上下了很多血本,不管里面的家伙怎么捶打都没有破开,只是有些微微凹痕。。

    如幻泗梦05-06 完结

  • 万古仙帝重生在都市

    简介: 主角叫陈枫的小说叫《万古仙帝重生在都市》,它的作者是苍云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仙界最强天帝陈枫,领取第1功法鸿蒙1气诀时,被万族仙帝围攻,杀死遍诸天之后,终力竭战死,身陨道消。却不料1睁开眼睛,她竟重生回少年时期。带着毁天灭地之可以,超然出尘,高深莫测的她,又回来了!脚踏天骄,横推万族...可衍混沌,融阴阳,生五行,化宇宙万法。。

    苍云05-02 连载中

  • 龙王殿:神婿临门

    简介: 我是弃子,但天生命硬,百折不挠!我是赘婿,可我满怀狂妄,岂会驾驭它!四年前,他倒插门为婿,举目无亲,受尽屈辱受了委屈!四年的,他银枪白马入江南,强势再次回归!为了你,我可提枪上“这点小事儿以后不要再来烦我!另外,我回来的消息谁要是敢泄露出去,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情落乔家09-14 连载中

  • 农女当家:一只王爷翻墙来

    简介: 完本小说《农女当家:一只王爷翻墙来》是嫣然最新写的一本古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是王宛如桂子舟,内容主要讲:好不容易赶上一回穿越的潮流,他却从都市小白领,变成了刚刚拜堂被休回家的小寡妇。变成了个寡妇也就算了,如何哭喊着要死要活的是他的便宜爹呢?为一家三口的人生安全,王宛如也不得不挽起袖子,白手起家。

    嫣然03-18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