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品寒士

分类:青春校园 最新章节: 一、佛前一盏灯 更新:2022-07-24 11:43:08

作者:贼道三痴
编辑:风月瘦如刀
点评: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上品寒士情节预览

老妇人大惊失色,扑到少年身边,惊叫:“丑儿,丑儿——”

老妇微嗔道:“这是长命灯,怎么能熄灭,不许再说这样的傻话!”

陈操之道:“娘,我没事了,刚才是突然感到头晕,现在好了。”

佃户来福临时充当车夫,驾着一辆牛车在不甚平坦的山道上缓缓地行着,从灵隐寺到九曜山下的陈家坞有近二十里路,牛车得走一个半时辰。

青年公子与素衣女郎一齐转身,见一个小冠大袖、白皙俊美的少年踏着高齿屐悠然走近,脸上有淡淡笑意,意态闲适,潇洒从容。

少年语气淡淡:“王谢子弟又如何?庶族寒门又如何?”略一拱手,跟在牛车边向东行去。

陈操之关切道:“娘,这段山路颠簸,乘车容易晕眩,不如由孩儿扶着,娘走过这段路,可好?”

老妇人听了真如长老的话,心下欢喜,看儿子的眼神就分外慈爱,但她和真如长老都没有察觉的是,此时的陈操之眼中神采与往日不同,往日略显呆滞,而现在,眼神灵动而深邃,使得原本俊秀的容貌更有了画龙点睛一般的神韵。

——————————

陈母李氏却道:“不要学剑,那是流民、兵户学的,丑儿练练五禽戏就行了。”

来福四十多岁,忠实憨厚,原是淮北的流民,流落到江东没有户籍没有田地,陈操之的父亲任吴兴郡郡丞时对来福有恩,来福便带着一家五口来到陈家坞,为陈氏耕种田地,成为了陈家的佃户,至今已十余年。

素衣女郎望着葛衫少年那渐行渐远的背影,轻声道:“没想到这僻静山野有这样的人物!”又转头看着那丛石斛兰,微笑道:“金钗石斛,这个花名倒是别致。”

陈操之扶母亲上了牛车,他继续跟在车边步行,一路观赏湖光山色,走了一程,看见前面湖畔停着几辆牛车,还有一架板舆,十多个侍从、婢女,各执羽扇、方褥、书卷、如意等物侍候,一个颀长白皙的青年公子陪着一个素衣女郎正采撷湖边野花。

真如长老带着几个僧人匆匆赶到,抓住昏厥在地的少年的左手,稍一搭脉,即道:“女施主不必惊慌,令郎脉象无碍,应是久跪之下,猝然立起,是以头晕摔倒。”一边命寺僧将少年架到偏殿小榻上,长老亲自念诵《大孔雀王神咒经》为少年消灾祈福。

老妇人大喜,抓着儿子的手连声问:“丑儿,你觉得怎样,身子哪里不适?”

赶着牛车的佃户来福插嘴道:“小郎君要强身健体,不如学剑,天师道就有会剑术的祭酒师。”

女郎窄窄襦衫,曳地长裙,一身素白,梳着堕马髻,体态窈窕,容貌甚美,指着湖畔石边一丛两尺多高的花卉,用三吴口音问:“六兄,你看这是什么花?”

老妇人哀哀哭泣打断了陈操之的遐想,可怜天下父母心,想想前世父母得知他葬身泥石流的噩耗会有多么的悲伤,他的眼角就渗出泪滴,睁开眼吧,从容面对这个世界,好好地活着,把这个爱惜儿子胜过自己生命的老妇人当作自己的母亲一样来孝敬吧,反正我原本也是姓陈。

陈操之估摸一下,他现在的身高大约一米六出头,折合晋尺是六尺五寸左右,对于一个刚刚进入发育期的少年来说,这样的身高不算矮,不过和自己前世背着行李走四方的强健体格相比,这实在太瘦弱了,简直是手无缚鸡之力。

上品寒士试读章节


上品寒士笔趣阁  上品寒士小说  上品寒士祝英台  上品寒士精校txt  上品寒士百度百科  上品寒士有几个女主  上品寒士娶了几个老婆  上品寒士全文免费阅读  上品寒士txt下载 全本  上品寒士  


热门

  • 第88章 陆玄看起来不开心

    简介: 杜念接到消息说永平长公主要见他时,既惊且喜。每到女儿失踪日子前后,是妻子最不愿意见到他的时候,他只有远远躲起来,让她好受些。杜念匆匆赶了回去,见到的是一张过于苍白的面庞。“永平,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永平长公主一抬手,女官翠姑带着其他侍女退每到女儿失踪日子前后,是妻子最不愿意见到他的时候,他只有远远躲起来,让她好受些。。

    冬天的柳叶03-23 完本

  • 第六十二章 貌丑孟仵作

    简介: 孟晚寻倚靠在阁楼栏杆上,今夜无星也五月,只有屋檐下悬挂的两盏灯火陪着她。从景王府回来后,她便一直坐在这里。寒风将发丝吹乱,打在她的脸上,她无心去整理。不知为何,此刻的她格外想家,想那个虽然只有她一人,三餐四季却从来不缺的家。随着在静夜响起脚从景王府回来后,她便一直坐在这里。。

    小庭花花03-21 连载

  • 第七十五章 缘份

    简介: 有了经验,陆灵蹊不仅爬高的时候,会寻找坑洞,就是平时走路,也会不时扔一把石头,希冀能瞎猫再碰死耗子。可惜,愿望是美好的,事实却是,耗子真不是那么好碰的。直到百多里,她也没找到任何一个洞。难不成是她的方向走错了?陆灵蹊忍不住怀疑。只是现在再转可惜,愿望是美好的,事实却是,耗子真不是那么好碰的。。

    潭子02-25 连载

  • 第十章 绕梁

    简介: 戏台上,芳娘一袭红妆,髻上斜插一支金簪,形容哀戚,掩面悲啼:“戎装一生,到头来落得个东流逝水,再不回来——”水袖扬天一甩,几经折转,哀哀落在地上。听音堂里有嘤嘤的哭声,行明耸着肩膀拿帕子擦眼角,二夫人也红了眼眶,大夫人揪着帕子,一向讷言的七听音堂里有嘤嘤的哭声,行明耸着肩膀拿帕子擦眼角,二夫人也红了眼眶,大夫人揪着帕子,一向讷言的七娘也靠在黎夫人身上。。

    董无渊03-31 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