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玉清拜母

第五章 喜忧参半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长安卿小说简介

《长安卿》是作者若相姒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翌日早晨,在一连几日的阴雨下,竟很难得的好天气。约摸辰时三刻,太尉府早已喜气盈盈地扫洒,挂绸悬灯出来,在一览无云的夏日里里,早晨的阳光散发出出一缕耀眼夺目的金芒,落在满院的绿竹之上,霎是翠绿。当李绥前来叩见了杨崇渊夫妇,便在父亲李章的陪伴下,坐着马车,约莫卯时三刻,太尉府已然喜气盈盈地洒扫,挂绸悬灯起来,在一览无云的夏日里,清晨的阳光散发出一缕夺目的金芒,落在满院的绿竹之上,煞是青翠。。...

长安卿小说-第六章 玉清拜母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长安卿》在线阅读

翌日,在连着几日的阴雨下,竟是难得的好天气。

约莫卯时三刻,太尉府已然喜气盈盈地洒扫,挂绸悬灯起来,在一览无云的夏日里,清晨的阳光散发出一缕夺目的金芒,落在满院的绿竹之上,煞是青翠。

当李绥前去拜见了杨崇渊夫妇,便在父亲李章的陪伴下,坐着马车,前往皇家的玉清观。

清晨雨后的玉清观,携着尘世间没有的轻灵,远远地在山脚下,便能听到山顶余音袅绕的钟磬声。

待到马车盘旋小路而上,停在玉清观石阶之下,耳边传来了父亲温和的声音。

“阿蛮。”

念奴连忙伶俐地打开车帘下了车,与车内的玉奴一同扶李绥走出来。

葱葱茏茏的绿林之中,清脆的鸟叫声不绝于耳,李绥与李章拾阶而上,拜过了各殿的真人宝相,这才熟络地沿着小径朝更为清幽的一处院落而去。

待到了地方,只见带刀暗卫隐藏在院子周围,恭敬地朝二人行下一礼,一身黛蓝素袍的绘春正候在廊下,一看到来人,便笑着迎过来。

“国公爷,郡主。”

李绥上前托住绘春的身子,将其扶起,语气很是亲近。

“春娘快起来吧。”

绘春点了点头,顺着起身,随即道:“玉真仙师此刻正在做早谈功课,就快好了,还请国公爷和郡主在偏房等等。”

“无妨,这观中清幽,我们就在这院中等候也可。”

听到李绥的话,绘春应了,随即收拾了院中一处紫藤花架下的石桌石凳,待父女坐下,才送上两盏清茶来。

“这是从后山的茶树采摘的,又用了去岁在花根下积下的雪水,虽简陋,但都是仙师亲力亲为的。”

听了绘春的话,李绥浅尝一口,茶味虽没有那些名贵之品的细腻,却有着不染烟火的气息。

“玉真仙师,可还好——”

沉默中,父亲的声音响起,李绥侧首看去,只见李章捏着手中的茶杯,看似平静的问询,却让她听出了难以道出的刻骨思念来。

儿时的记忆中,父亲与母亲也曾是琴瑟和谐,岁月静好。那时,母亲总会揽着她等在父亲必经的一方紫藤花架下,为她讲诗文,唱童谣,每当下朝的父亲出现在廊下,母亲的眼眸中总会浮起比花还要好看的笑来,而她等来的,不仅有父亲,还有她最喜欢的糖糕。

现在想来,李绥觉得,那时的母亲,在父亲面前不是显贵荣耀的公主,而是一个孩子,一个被宠爱,娇惯的孩子。

如今那些温情的画面仍旧在眼前,那些情却是已不复存在了。

可见,再美好的爱情,再真挚的情愫,在先帝薨逝,杨、李两家再无忌惮,独揽大权,一步一步架空皇帝,视天子为傀儡的那一刻,便已经开始碎裂,化为尘埃了。

所以,母亲才会在她七岁的时候,毅然决然的选择离开,抛却公主的身份,甘愿做如今诵经吃斋的玉真仙师。

“仙师还是和从前一样,每日做早晚功课,平日里照料着这些花草,偶有独自对弈,或去后山——”

绘春方说了几句,便听得身后的房门被“吱呀——”一声打开,院落中的三人皆闻声看去,只见一身着玄青道衣,以木簪束发的清冷美人立在门后,仍旧是那般美目生辉,却独独没了那抹生动的笑意。不过平淡的扫过向院中,待触及到李章微微颤动的眼眸时,也只是飞鸿一般平静地掠过,转而入里,徒留那个单薄而冷淡的背影。

“郡主,请——”

听到绘春的声音,李绥看向身旁的父亲,便见他垂下眸,将捏在手中的茶杯终是放下,平静出声道:“你去吧。”

李绥深深看了父亲一眼,没有多言,转身在绘春的引导下,走入了房内。

身后的门再一次被掩上,眼前的一切都没有改变,简单朴素,却是能带给人一份宁静。

相隔一世,如今能再看着跪坐在矮几后的母亲,柔柔地看着她,李绥心底几乎是难以抑制的激动和酸楚,竟是眼眶微热,险些要落下泪来,只见她素手整理好衣裙,上前恭敬地跪地,将头轻轻触地,行下一礼,一滴泪却是无声落在光亮如镜的地砖上。

此刻的母亲如何知道,她们已是许多年未曾见过了。

“阿娘——”

听到少女语中几不可闻的哽咽,跪坐在那的陈氏心头一滞,不由侧开头,默然闭上双眸,强自按住胸腔内翻涌的情愫,良久才再回过头来,努力牵起一丝笑,温和的出声道:“起来吧。”

当小娘子站直身子,这才轻轻以手点了点身旁的软垫。

“来。”

李绥从善如流地走上前,捻着裙子跪坐在陈氏身旁。

陈氏的目光柔和,细腻地打量着少女的样子,过了许久,才终于抬起捏着檀木香珠的手,轻轻摩挲着少女的脸庞。

“阿蛮又长大了。”

话语落尽,陈氏的唇边依然噙着笑,随即探出一枚赤色小袋道:“我这里没有旁的东西,每年也只得送你一枚护身符,保你平安顺遂。”

李绥接过东西,她知道,这看似小小一物必又是母亲求观中玉清真人亲自所绘,供在神龛前日日祷念过的。

李绥将护身符收入袖中,恭谨地行下大礼。

“今日应是阿蛮谢阿娘育我之恩。”

听到这句话,看着与自己一般的少女笑颜,陈氏唇畔浅笑,轻轻抚着少女的发髻,喃喃低语。

“我不盼其他,只望你,平安就好……”

陈氏的话未说下去,但李绥又如何不知其意,看着母亲勉强的笑颜,心头却是闷闷的,不知如何去回。

“也望阿娘珍重玉体——”

“好了,回去吧,今日是你的好日子,大家都在等着你。”

当揽着自己的那双手放下,李绥抬起头,想要将眼前人的模样深深刻入心中。

每年生辰来玉清观跪拜,看着母亲柔柔的眉目,她总会忍不住生出贪恋之心,没有人知道,多少次她都想请母亲回到长安城,哪怕陪她再度过一个生辰,可她知道,即便她开口,得到的也只能是回绝。所以前世直至母亲离世,她也未曾与母亲度过一日天伦之乐。

“阿娘保重。”

待深深叩下一礼,李绥走出房间,便见父亲仍旧坐在那花架之下,旁边虽侍立着绘春,看起来却是那般孤单,寂寥。

这些年来,相比于妻妾众多的太尉府,父亲的府邸也算的上是形单影只了。

世人皆知,父亲李章贵为陇西李氏之子,如今与杨崇渊大权在握,虽担着清河驸马之名,但母亲出世入观,二人早已与和离无异,如今母亲离开已九年,父亲即便不能再娶正室,娶上几房侧室,纳上几个姬妾也是合情合理的。

可只有李绥知道,父亲终其一生也没有再纳娶。

在母亲眼前,父亲是无情之人。

在世人眼前,父亲却是痴情人。

“走罢。”

父亲的声音自耳边响起,李绥点了点头,转而与绘春交付了几句,走了出去。

出了玉清观,钟磬之声仍旧悠远地盘旋着,拾级而下,李绥刚要在搀扶下走上马车,却恍惚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只见她稍稍将身子朝后退了几分,隔着车壁再看向马车后跟随的卫队。

“阿蛮?”

父亲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李绥匆匆扫过一眼,终是收回目光,上了马车。

直走出了许久,李绥仍旧靠在枕上,秀眉微蹙,忘却了在一旁侍奉的念奴和玉奴,那个身影却一点一点在她的脑海中清晰,凝聚成一个人来。

御陵王,赵翌。

……

回到府中已是午间,李绥被服侍着用了饭,只小憩了一会儿。便被唤醒,为宫中的夜宴做准备。

在婢女的簇拥下沐浴梳妆,挽了垂练髻,点缀了小而精致的珠翠,再换上那条十八破的花间裙,更生华丽,眉间的那枚鹅黄花钿又添了几分少女娇媚。

正在李绥揽镜自照时,便听得念奴打帘走进来笑着行礼道:“郡主,三郎君来了,正在屋外的竹林边儿等您。”

镜中的少女眸色微动,伸手理了理发边的那只珠花,随即站起身来,朝着屋外走去。

如今方六月初,午间的日头却也有了几分热意,透过那一丛绿油油的竹林,被竹叶打落下斑驳的影子。

男子穿着竹青圆领窄袖云纹锦袍,负手立在竹林后,似是感应到了李绥渐近的脚步声,杨彻慨叹的声音自林中响起。

“原本觉得你我皆没变,可看到这竹枝上的划痕,才知道,我们竟是长高了不少。”

说罢,杨彻转过头来,与杨延温良和煦的笑不同,杨彻的笑更像是阳光,耀眼洒脱。

见过了城墙之上那个目光深邃,行事老练的洛阳王,此刻再看眼前的杨彻,李绥生出了几分隔世之感。

想起那场宫变,只怕杨彻前世至死都猜不到,她会利用自己儿子发丧入皇陵的时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将玉玺和虎符随着梓宫送到远在边境的御陵王手中。

如今再回忆起杨彻气急败坏的模样,似乎与眼前这个记忆中的少年郎重叠在一起,李绥不由怅然,随着杨彻方才的目光,只见他身侧的那株青幽竹枝上印着一道又一道的划痕。

那年她七岁,因为母亲的决然离开变得沉郁寡欢,不喜与人说话,整个府里除了父亲便是仆人,每日只有等到父亲下朝陪伴她时,才能暂时忘记失去母亲的悲伤。后来姑母怜惜她,便与父亲商议,将她接入了太尉府和几位兄长姊妹相处,总不至于孤单。

待到那年中秋之夜,宴上看到众人阖家共聚,唯有她,身边只有父亲一人,因而宴罢,她便悄悄回了院子将母亲曾穿过的衣裙抱在怀中,小心地看着,小心地触摸着,好似那般就能感受到母亲温热的怀抱,独自缩在角落哭了许久。

如今他还记得,彼时不过比她大上几个月的杨彻悄悄跟来,轻轻地用丝绢替她擦了泪,对着她从未有过的认真道:“阿蛮,舅母虽不能陪着你,但你还有我们,我和哥哥会永远陪着你。”

说完那个小小的男孩拉着她跑到庭前,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精巧的匕首照着自己的身量在那竹枝上深深刻下了记号,转身道:“以后我都会陪着你,你若不信,那我每年等到你的生辰都来这里作一个记号。”

男孩的话犹在耳畔,李绥摩挲着竹枝,第一道划痕尚且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而今日新刻的,却已在她抬手踮脚才能碰触到的地方。

从许下承诺的那一天起,杨彻从未食言,后来杨彻笑言,若是他不再长高,年年岁岁下来,这枝绿竹只怕就要被他拦腰截断了。

然而笑语终究是笑语,等到杨延为帝她为后,远在洛阳私下豢养军队的杨彻与她图穷匕见之时,这个承诺便再未兑现。

那时为了帮助杨延坐稳帝位,她诛权臣,平后宫,原以为从此,便能辅佐杨延拓展疆土,成就大业。

未曾想她派往封地的细作与她密信,告知她远在洛阳的杨彻收揽人心,私藏胄甲,风头渐盛,自小的耳濡目染告诉她,宁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因而她计划趁杨延的万寿宴,诸王进京朝贺之机试探杨彻,一旦坐实那些罪名,便决意除掉杨彻。

可她却未曾想,杨延不知如何得知此事,不仅不喜她暗中在诸王身边安插细作,更是忌惮她对杨彻这个胞弟的杀机。

整整半月,杨延与杨彻同吃同住,不教杨彻离他半分,让她无从下手,最后于一日凌晨送杨彻偷偷逃离出宫。

饶是她知晓此事,派人一路追杀,追的杨彻狼狈东逃,却终是错失良机,放虎归山,让他回了洛阳。

最终事实告诉她,她没有做错。

杨彻,的确有反心。

“原本我还不解,这花间裙跟破布裙般一条一条的,那些小娘子们穿起来也并没有那般好看,怎么就在长安时兴了这么久,今日看你穿,我才算知道,这跟宝剑配英雄是一个道理。”

听到杨彻的话,李绥轻轻一笑,下一刻,面前的人便将手伸出来,掌心摊开,上面静静地躺着一个小锦盒。

在杨彻的示意下,李绥打开那盒子,瞬间一抹馥郁却并不腻人的香味传来,只见盒子中放着掌心大小的一块玉,色泽古朴醇厚,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上等玉那般惊人的外貌。

但却散发着一股幽香,让人嗅之舒心。探在手中,有着少女吹弹可破的温凉肌肤之感。

“这玉具万物之灵气,自然之精华,佩戴它的人闻之能消除痛苦和忧伤,有着逢凶化吉的护身作用,以后你便将它贴身戴着,也算一个好兆头。”

李绥闻言抬头,触到了杨彻熠熠的笑眸,将手中的玉紧紧一捏,笑着道:“好。”

说罢便将玉递给了身后的玉奴,替她小心翼翼地戴上。

“听闻阿兄将阿耶给的两方端砚都送给了你,你倒说说,我这礼物与阿兄的比,谁的更好。”

看着眼前那双打趣的眸子,李绥唇边牵起笑,耍着赖道:“我若说二郎的好,将来你不给我送好东西了怎么办,可我若说你的好,只怕二郎也会如此,怎么算,我将来都会少好多的宝贝,所以依我看,多多益善才是最好。”

杨彻闻言眸底微动,转而化开笑意,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却是倏然伸手附在少女的额际,掌心摩挲间,故意弄乱了少女的发髻。

“你倒是贪财的紧。”

看着眼前如夏日阳光般明朗的少年,李绥至今也不曾明白,为何最终会变成那般狼子野心之人。

这天下,这帝位,便真的那般诱人至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花月颂

    最新章节:第006章 侯府门前的女医
    赵素自打穿进书里,就受再次穿越女主陆太后的欺辱霸凌,整日顾着忍辱偷生,压力山大。这将来腰上终于等到被逼出颗毒疮,位置还有些无法启口,岂料竟被医馆里的登徒子不由分说按撂倒来施了刀!赵素在京城也算最有名有姓,突然发生这种事,毕竟仅有杀人灭口这一条路可走……掏匕首的当口,擦医刀的家伙一双凤眼正好乜回来:不想截肢手术的话,十将来,回诊。这声音慵散清洌,抚在刀刃上的手指也修长柔白!赵素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好~作为一只饱受刻薄上司无情压迫的苦逼社畜,半小时后她即将出现在市中心的大酒店,与一帮事业有成或者高嫁豪门的大学同学尬聚一堂。。

    青铜穗08-20 连载

  • 女配修仙中

    最新章节:第3章引气入体
    天巫族神女寂璃穿成了修真世界里角布村普普通通的三岁小娃娃,但是个女配。本我以为要过上简单朴素的种田生活,谁知修真界来收徒弟,真灵根的五岁小寂璃惊讶四座。寂璃进而迈入修真界,在女主的光环下努力修真。修真飘缈,数年后,她是道门万道宗天才弟子,亦是修真神王。费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血红,不断有粘稠液体从头顶流下,想要抬起手臂,却发现浑身无力,四肢发软,还疼痛万分。。

    岁月炼心08-25 连载

  •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最新章节:暂无
    宁静被主神系统以及控制做了无数世的女配和炮灰,有一天,她终于等到摆脱了主神的以及控制,自此之后,宁静踏往了帮许许多多的炮灰女配逆袭、狠狠的打脸之路。

    凤栖桐08-25 连载

  •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最新章节:暂无
    灵琼为了赚点外快,入了游戏体验师的坑,累个累活没几个钱,准备活后最后一票就脱坑。结果坑没退成,反倒入了更大的坑……灵琼:想当初我也每日在几百平的大床上醒过来,我的100个执事正等着给我穿衣服……系统:醒醒!你一平米都也没。灵琼:呵!凡人是妒忌我的美貌,没办法,谁让我这么有钱的人。系统:醒醒!看一看你的余额!!你穷得馒头都吃不上。灵琼:曾我也打遍天下无人能敌手,领略到世间无人能敌的寂寞孤独……系统:醒醒!你先从地上出来!灵琼: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系统:醒醒!!你的美男要挂了!灵琼:扶我出来,我还能肝!

    墨泠08-25 连载

  • 末日乐园

    最新章节:暂无
    由身边人亲自动手拉大帷幕的末日地狱,正向林三酒呼啸声而来。

    须尾俱全08-25 连载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最新章节:暂无
    【双强苏爽,甜宠无虐!】整个云州都明白,叶家多了个拖油瓶,宁璃。出身贫寒低弱,不学无术。复活回去的宁璃望着镜子里十八岁的自己,轻轻一笑。过去的一年,她的容貌还也没被继弟催毁,她的荣光还也没被继妹盗取,都属于她的一切还也没被夺去。重新来过一次,有仇报仇雪恨报怨,有仇报仇雪恨,相必是极有意思的。......宁璃被赶出叶家后。娱乐圈顶流极美solo:姐姐,这舞台和我,都都属于你。国际顶尖赛车手:谁被欺负我们队长?顶奢集团承继人:亲爱的,我又给你挑了些小礼物,你看要切记再买套别墅放着?钱多到脑仁疼的老爷子:快回去承继家产!陆二少捏了捏她的脸,

    战西野08-25 连载

  • 锦衣玉令

    最新章节:第7章 阿拾的第三个秘密
    【双强互宠 锦衣探案 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殒命诏狱,这才明白了再次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复活到阿拾身上,她最终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可自此以后,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锦衣卫大太监叫她姑姑。太子爷是她望着慢慢长大的。一桩桩诡案疑案逼她一次出手。这混蛋的人设,究竟是玛丽苏,但是魔神场?————【埋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的美艳活阎王】【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谈恋爱边解谜游戏,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强强对决、强强联手合作。】————【小剧场】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阿拾快点!锦衣卫来要人办差,沈头叫你去。”。

    姒锦08-25 连载

  •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最新章节:第六章烟花三月下扬州!!!
    温柔如水戾气杀男主×理智冷谈女作者(?)#你想的综艺游戏,这里都有#慕秋被拉进了根据自己小说改拍的综艺里,自此过上了美男坏绕的幸福和快乐日子。温柔如水绅士太子爷,阳光蠢萌炸子鸡,大长腿反差萌t台大佬,清新自然茶味女艺人,搞笑有趣沙雕喜剧派,除了每一期的飞行嘉宾,日子切记太美好的。泳池趴,扮装趴,高空游戏趴,团建趴,谈恋爱趴……素材太多,清水文作者渐渐超级变态,高速跑车能力大大地提高。报名参加综艺后。提问:你来报名参加你的综艺唯一的收获是什么?慕秋:让我笔下没办法当男二的温柔如水男人当了我的男二号。亲自动手拉下神坛的人,就得永远是对他主要负责。让他身陷爱欲堕落,嚯,预热时间这么短就算了,还是直播形式,直播完才有更丰富的剪辑版,这情况不是胆大就是知道………好吧简直就是胆大。。

    九方yu08-26 连载

  • 娘子且留步

    最新章节:第五章 肚子
    颜雪怀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她看见有人在为她拼命地,她很欣喜,这一世终于等到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但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群架再带我!某少年:我也......李绮娘:复婚了就别去烦我,闺女归我!某大叔:我也……高宗膝下七子,仅存三子。。

    姚颖怡08-26 连载

  • 重生年代俏田妻

    最新章节:暂无
    名满高校的叶教授一觉刚睡醒成了憋屈农家媳。面对自己公婆偏心眼,妯娌谋算,小叔小姑非常好吃懒做……叶夏嘴唇微弯:已不再缄默中突然爆发,就在缄默中覆亡!从变化形象干起。能自立自尊自强,培养出来娃儿。教极品做人做事,让小日子火出来!至于想撬咱墙角的白莲花,绿茶婊,狐狸精什么的,通通用狗粮砸死!陆向东眼神宠溺:媳妇,别忘了那些男妖精,咱们也得拿狗粮好好的打招呼!

    暖心月08-26 连载

  • 丹宫之主

    最新章节:暂无
    她是唐婧也是云婧,她真的复活回去了,回了小辰界碎裂前夕,回了仙魔俩族终末之战的开端,回了这个风云汹涌澎湃的混乱不堪大时代的转折点……复活这一世,她要好好的保全自己的一对小包子!

    秦日蓝08-26 连载

  •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最新章节:暂无
    一曰:乡下回京的姜家四姑娘,开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人生怕是要完。谁料画风变为这样:姜奈:“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你昨天辰时前出门时,九成九会遭雷劈。”摄政王:……有何能化解之法?姜奈:来我阴阳斋购一神器,可避大祸。暗卫:……这不一锅盖么?属下会觉得您好像又被坑了。本王翩然风采岂是一锅盖可压?让你们看一看,何为头顶锅盖风轻云淡。二曰:四姑娘大字不识一个,半点文墨皆无,写的文章怕是狗屁不通。京师书院院长:四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特别对古姜国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为学术上做出非常大贡献。群众:怕说的也不是同一个人叭?这个院长

    梓云溪08-26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