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喜忧参半

第四章 怀璧其罪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玉清拜母

长安卿小说简介

《长安卿》是作者若相姒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当马车缓缓地驶出大明宫时,雨早已微小出来,一直到内宫,李绥下了车,精致优雅缀珠玉的绣鞋踏在湿潮的地砖上,抬起头间是再陌生但是的地方,像的城楼,像的宫墙,惟独坐在明堂之上的天子不像,物是人非罢了。望着玄武门上的城堞,李绥再回忆到了从那里跃下的一刻,看着玄武门上的城堞,李绥回想到了从那里跃下的一刻,原来那城楼有那般高,也不记得掉下来的那一刻疼不疼。。...

长安卿小说-第五章 喜忧参半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长安卿》在线阅读

当马车缓缓驶入大明宫时,雨已然细微起来,直到内宫,李绥下了车,精致缀珠玉的绣鞋踏在潮湿的地砖上,抬头间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一样的城楼,一样的宫墙,唯独坐在明堂之上的天子不一样,物是人非罢了。

看着玄武门上的城堞,李绥回想到了从那里跃下的一刻,原来那城楼有那般高,也不记得掉下来的那一刻疼不疼。

或许连她死了,那些老臣也只是恨不得拍手称快罢。

李绥唇边淡笑,再看一眼,便缓缓收回了平静的目光,转而朝立政殿去。

虽是阴雨绵绵的天气,皇后所居的立政殿立在其中却是丝毫不减威仪与贵气。

当李绥方走至杨皇后寝殿外的玉阶之上,杨皇后的心腹尚宫迦莫便迎了出来,笑着行下一礼。

“郡主——”

李绥颔首一笑,扶起迦莫道:“阿姐在干什么。”

迦莫随之站起身,一边迎李绥入内一边道:“殿下这几日身子有些懒怠不适,便请了太医令前来一看,这会子正在诊脉。”

听到这里,李绥心下微动,约莫猜出了什么,还未开口多言,刚走至后殿,果然听得里间传来宫人们喜气盈盈的恭贺声。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

这一刻,李绥与迦莫相觑一眼,如何还不明白其中之意,笑意仍旧挂在李绥的唇边,可那颗心却是在缓缓下沉。

一切真的如走马灯般,照着她的南柯一梦在走,世人都在为这个孩子的到来而欢喜,唯独她,却是知晓这个孩子的命运,还有他将带来的劫难。

这样的感觉,倒应了那句。

众人皆醉我独醒。

可她这个醒着的人要如何眼睁睁看着阿姐日后的锥心之痛。

念及此,李绥掩在袖下的手一点一点收紧。

“阿蛮——”

听到女子熟悉而温柔的声音一点一点传入耳中,转眼看去,透过掀起的纱幔,看到了女子隐隐绰绰的身影,却好似在梦中。李绥不由想要落下泪来,在她独自一人撑起杨氏江山,与天下相争,真正成为孤家寡人的那一刻,这个软绵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多少次回荡在她的耳边,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已经有多久,没有听到阿姐唤她了,李绥已经记不得了。

她只记得,前世自失了孩子后,阿姐便变了,褪去了母仪天下的高贵仪态,杨家嫡长女的荣光,成了一个日日以泪洗面,患得患失,行为几乎失常的母亲,最终受不住这样的折磨,以一道白绫了结了自己。

即便恍如隔世,可那一幕仍旧清晰的落在李绥的眼前。

素面朝天,不染纤尘的阿姐只着一身素白的衣裙,晃悠悠地悬在那高高的梁上,像一阵风,消逝在了大明宫。

那一刻她才知道,阿姐竟已憔悴成那般,又会以那般决绝的方式化为了一抔红颜枯骨。

阿姐去后的第二月,当今元成帝患上了癔症,不过撑到岁末,便猝然薨逝。

因为皇帝薨逝时还未到而立,膝下又无子嗣,忠于周室的老臣便极力奉元成帝的侄儿登基,即便如此,把持朝政的仍旧是杨崇渊。最终新帝不过登基三个月,便被迫写下了退位书,让位于贤,杨崇渊三让而受天命,登基为帝定国号为梁,成为了新朝的梁武帝。

“方才她们说你入宫了,我还在想,这般雨天你也不怕打湿了衣裙,凉了身子怎么办,哪知你一来,便能与我分享这般的好消息。”

座上的杨皇后柔柔的声音,柔柔的笑,穿着海棠色束胸绣金罗裙,远看似乎素雅无半点修饰物,仔细才能看得那以细密金线绣出的一簇簇纤细木芙蓉来。

“来的时候雨已小了不少了——”

对上杨皇后温柔如水的眸子,见其伸出手来唤自己,李绥心中最柔软的那一处被牵动,便也不再多礼,一边笑着说话一边自然而然地走过去,握住杨皇后温热的手,坐到了塌下,将头自然地枕在杨皇后的双腿上,心底是许久未曾有过的安心与放松。

“想着明日我过生辰,还要长姐亲自在花萼相辉楼为我设宴,我又怎能不来谢阿姐的心。”

“你我姐妹之间,何曾需要说这些话。”

杨皇后笑着说完话,看着小娘子软软腻在她的怀中,一头秀丽舒展的长发铺洒在她的膝上,不由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莹润的指尖轻轻将落下的碎发拢在小娘子的耳后,这才温柔一笑,转而对下面的太医令孙仲道:“我腹中的孩儿便劳太医令照顾了。”

听到这里,李绥才瞥到了下面立着的人,仍旧靠在杨皇后的怀中,却是不自觉地凝视着凤驾下那两鬓微白的老臣认认真真地拱手回话:“臣必竭尽全力。”

在杨皇后的示意下,迦莫亲自为太医令送上红封礼,随即将人送了出去。

“郡主喜欢酪樱桃,去给郡主盛一盏来。”

听到杨皇后的吩咐,李绥便见近前的宫娥应声下去了,这才将头缓缓抬起来,右手小心翼翼地触碰阿姐那丝毫未显的小腹道:“若是姑母她们知道了,该有多高兴。”

听到这句话,杨皇后唇边温暖更甚。

“希望这个孩子能够一生平安顺遂,日后也有人唤我一声姨母了。”

杨皇后闻言轻笑出声,将李绥拉到身边坐下。

正当此,便见宫娥奉着一盏酪樱桃走了上来,恭恭敬敬地递到李绥身旁的案上。

杨皇后见此才转而道:“你最是喜欢这个,许久未来,尝尝这味道可变了。”

李绥拾起那杯盏,去了核的红缨颗颗饱满,面上浇上一层香甜浓郁的甜酪,又裹了一层蔗浆,挑上一口入嘴,顿时清凉四溢,红缨的酸甜和着奶酪、蔗浆的甜味,可口却不腻。

“夏日里还是食这个最好,阿姐要吗?”

自小姐妹俩便常分食,见小娘子此刻举起杯盏,抬起银匙,杨皇后毫不犹豫地笑着凑上前抿了一口。

“虞娘——”

一个大喜过望的声音伴随着急切的脚步声而来,闻声看过去,只见一身常服的元成帝陈玄走了进来,看到了一旁的李绥熟络地打招呼道:“阿蛮也来了。”

李绥起身行下一礼,已然上前的元成帝只道快起,便亲自按下杨皇后欲起的身子,激动地扶着杨皇后的肩膀道:“快好生坐下。”

杨皇后抿嘴一笑,唇边满是为人妻的幸福。

“今日阿蛮来的巧。”

听到元成帝与自己说话,李绥抬起头笑着道:“表兄可是要给我个好彩头。”

元成帝连声道好,眉眼中全然是为父的喜色,好似今日才是初为人父一般。

“我听太医令说,此番这胎——”

见元成帝话语中陡转的担心,杨皇后安慰地将手探至其手背上,笑着摇了摇头道:“太医令说,这一胎只有些许先天不足之兆,调理有宜便好,并无大碍。”

看到元成帝眼中仍旧挥之不去的担心,李绥也眉间轻锁,杨皇后却反出声劝慰道:“放心,太医令是太医署的医中圣手,以他的医术必能保这个孩子平安顺遂,这些日子,我也会努力让自己多吃一些,断不会饿着他。”

见杨皇后满是安慰的话语,元成帝勉强放下心来,紧紧回握住杨皇后的手,转而还是絮絮叨叨吩咐立政殿的一众人好生伺候,好似自己少说一句,宫人们便侍奉不好一般。

直至说罢,元成帝才终于看向杨皇后道:“太医令既说你要安心静养,那你便好生将养,那些琐碎的公务暂且交给淑妃和上官昭仪,若有什么大事再叫她们上报与你定夺,你看可好。”

听到元成帝如此安排,杨皇后自是答应了,见杨皇后有些倦怠的神色,元成帝忙又小心翼翼扶了杨皇后靠在引枕上,这才想起了一旁的李绥。

“你们姐妹自小关系好,这些日子,阿蛮也多抽些空进宫来陪陪你阿姐。”

李绥听了,笑着颔首道:“表兄放心,便是你不说,我也会常常进宫的。”

元成帝笑着看眼前的小娘子道:“那便好。”

说着,元成帝似是突然想起什么,笑着看向杨皇后转而对一旁的李绥问道:“你看这对姨甥是不是有缘,今儿你得了喜讯,她明儿又是生辰,看来咱们的孩子是急着想参加阿蛮小姨明日的生辰宴了。”

杨皇后会意的一笑,李绥却是坐到身侧轻声道:“听闻明日花萼相辉楼的生辰宴来人众多,如今阿姐身子多有不便,恐会影响安胎,阿姐不如便留在殿中歇息罢。”

“我身边有迦莫她们侍奉,哪就那般娇气。”

杨皇后听到这话方摇了摇头,一旁的元成帝却是想到什么,右手探在杨皇后的小腹上,转而看了眼一旁的小娘子,做出决定道:“阿蛮说得对,孩儿既然有些不足之症,应当慎重,明日你就在宫中安胎,我替你好好贺一贺阿蛮的生辰好不好。”

对着元成帝眸中说服之意,杨皇后虽不愿,但熬不住二人轮番的劝说,终是应下了。

当李绥离开立政殿,元成帝仍旧陪伴着杨皇后,一切都那般地温暖而感人。

外面的雨早已停歇,李绥行在甬道间,两只燕子从瓦檐下翩跹而过,飞向远处,在乌云密集的天际汇成了一个渐行渐远的黑点。

绣鞋踩在积水的地砖上,发出细微的响声,李绥却渐渐陷入了沉思。

前世阿姐的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刻,便携着父母和举国的期待,成为了本朝第一个出生便被立为太子的人,然而在众人喜气盈盈地置办太子满月大礼时,那孩子却因先天不足,身子至弱,受不住风未足月便猝然夭折。

李绥不会忘记,阿姐日夜撕心裂肺的哭喊。

更不会忘记她那段绝望的归宿,

如今前世已去,

但于她心中,

那个孩子的死已成了一个症结。

这一世,她必须替阿姐守住那个孩子。

不能让阿姐再走上那样一条决绝之路。

眼见送到内宫门口,李绥在迦莫的搀扶下上了马车,然车刚行了几步,正当迦莫要转身回去时,车马却又悠悠停了下来,只见念奴笑着走过来道:“郡主说差点忘了,来时太尉夫人让郡主带了三郎君猎的火狐皮呈给殿下,郡主命奴婢请尚宫前去取了。”

迦莫一向是玲珑心,自当领悟李绥有话要叮嘱,因此低声命身后随行的宫娥等着,独自一人跟着上了马车。

“郡主。”

车帘落下那一刻,李绥未有多言,只眼神示意侍奉一旁的玉奴将火狐皮递到迦莫手中,随即道:“阿姐如今身子艰难,这些日子要请你们好生照顾了。”

闻言迦莫正欲欠身谦逊答话,手臂却被一双手牢牢握住,抬头间,只见李绥缓缓道:“我知尚宫伴在阿姐身边已久,阿姐对尚宫也从来不同于他人,今日我想诚然替阿姐,替阿姐腹中的孩子问一句——”

说到这里,李绥的眸光在烛火下莹莹如星,声音渐渐低沉而清晰:“在尚宫心中,你是阿姐的人,还是杨家的人。”

听到这句话,迦莫怔然地抬头,对上李绥平静无波却分明带着几分透彻的眸子,心下震动,忽然了悟眼前娘子的心意,当即收敛神色,端正地跪下,没有忐忑没有惶恐,只双手施礼于前,一向老成不喜形于色的脸上浮现出从未有过的认真和坚定道:“奴婢得太尉夫人选入府中,指给皇后殿下作侍奉,自十岁便与殿下相伴,年纪比殿下还长上三岁,这十五年来奴婢早已将殿下视作奴婢的亲人,妹妹。”

说到这迦莫脸上满是诚挚与动容:“奴婢这话原是僭越,但殿下那样纯善温柔的人,待我们又何尝不是亲人一般。”

“无论旁人如何看,迦莫从始至终都是殿下的忠仆,如今殿下有孕,迦莫眼中,便只有殿下和小殿下,再无他人。”

说罢,迦莫伏身拜下去,以额触地斩钉截铁道:“日后迦莫若有违今日此语,必不得善终。”

看着眼前的女子,李绥是信任的,前世阿姐离去,迦莫跟随棺椁去了昭陵,待阿姐的棺椁安置,在众人都未曾反应下,迦莫毫不犹豫地触柱而亡。元成帝感念迦莫忠心,将她追封为忠义郡主,葬在昭陵不远处,成全了她一颗誓死追随的心。

“姐姐莫怪我——”

李绥亲自俯身托起迦莫的双臂,对视间,迦莫看到眼前的娘子难得浮现出只对杨皇后才有的柔软与温和。

“如今有一事,只尚宫能替阿姐、替我做了。”

说话间,李绥凑到迦莫耳畔渐渐郑重道:“太医令是保阿姐此胎祥和平安的重要之人,望姐姐你好生留意。”

迦莫闻声思索间,便感受到李绥渐渐后撤,随之一句轻飘飘的话语落在马车内。

“念奴,送迦莫吧。”

当马车在身后渐渐远去,迦莫一边朝着来时的路前行,一边回想着方才的对话,越多想几分,便越生出不安,也越发笃定李绥的言下之意。

郡主是要她亲自想法子盯住太医令,这件事不仅只得她悄悄做,即便是皇帝,即便是太尉、太尉夫人这些连着血脉的杨家人,也不得知晓此事半分。

当迦莫得出这个意图,再联系现如今的局势,不由冷汗涔涔,只觉得一股凉意自心内透出背脊。

她知道,郡主与皇后自小相依,虽非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却早已亲如血脉。

她相信,郡主既然让她这般行事,必是为皇后好,那便够了。

这厢,马车仍在缓缓前行。

李绥冷静地靠在车壁上,闭目沉思。

方才她看出了迦莫眸中的诧异转震惊,其实连她都对自己那些未宣之于口的猜疑感到震动。

可就在她走出立政殿的那一刻,前世的种种萦绕在她的脑海中,却渐渐凝成一个让她无法平静的结果来。那一刻,她似乎突然想通了些什么。

李绥无法确定自己的猜疑便是真相,但她却知,按照前世的局势走下去,太子早夭,阿姐自戕,元成帝经受不住丧妻失子之痛患上癔症抑郁而终,一切的悲剧,迎来的却是杨崇渊登基为帝,坐拥天下。

这一切太过巧合。

于情于心,她都不希望自己的猜疑成真。

那个孩子,终究是杨家的血脉,是杨崇渊的外孙。

可帝王家,弑父杀子的事还少了吗?

死过一回的李绥知道,在这权谋朝争之中,亲情脆弱极了,她不能如杨延那般天真,以可笑的信任,不设防,换来无止的背叛。她要的是万无一失,是身旁爱着她的人平安顺遂。

太医令孙仲的医术她是知道的,太子夭折若真是天意便罢,可若真是人为,以孙仲曾师从医圣胡渊的资历看,怎会没有丝毫察觉。

而能让他保持沉默,不敢透露的人,当朝又能有几个。

念及此,李绥如今更多的是担忧,担忧这一切若成了真,阿姐那样温良的人又如何经得起这样的打击。

“玉奴——”

一旁的玉奴方侧首,还未应声,便见眼前的小娘子霍然睁开了双眼,亮莹莹的眸子静默地看着她,低而轻飘的话语随之入了她耳。

“替我寻一个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玉清拜母

热门

  • 花月颂

    最新章节:第006章 侯府门前的女医
    赵素自打穿进书里,就受再次穿越女主陆太后的欺辱霸凌,整日顾着忍辱偷生,压力山大。这将来腰上终于等到被逼出颗毒疮,位置还有些无法启口,岂料竟被医馆里的登徒子不由分说按撂倒来施了刀!赵素在京城也算最有名有姓,突然发生这种事,毕竟仅有杀人灭口这一条路可走……掏匕首的当口,擦医刀的家伙一双凤眼正好乜回来:不想截肢手术的话,十将来,回诊。这声音慵散清洌,抚在刀刃上的手指也修长柔白!赵素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好~作为一只饱受刻薄上司无情压迫的苦逼社畜,半小时后她即将出现在市中心的大酒店,与一帮事业有成或者高嫁豪门的大学同学尬聚一堂。。

    青铜穗08-20 连载

  • 女配修仙中

    最新章节:第3章引气入体
    天巫族神女寂璃穿成了修真世界里角布村普普通通的三岁小娃娃,但是个女配。本我以为要过上简单朴素的种田生活,谁知修真界来收徒弟,真灵根的五岁小寂璃惊讶四座。寂璃进而迈入修真界,在女主的光环下努力修真。修真飘缈,数年后,她是道门万道宗天才弟子,亦是修真神王。费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血红,不断有粘稠液体从头顶流下,想要抬起手臂,却发现浑身无力,四肢发软,还疼痛万分。。

    岁月炼心08-25 连载

  •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最新章节:暂无
    宁静被主神系统以及控制做了无数世的女配和炮灰,有一天,她终于等到摆脱了主神的以及控制,自此之后,宁静踏往了帮许许多多的炮灰女配逆袭、狠狠的打脸之路。

    凤栖桐08-25 连载

  •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最新章节:暂无
    灵琼为了赚点外快,入了游戏体验师的坑,累个累活没几个钱,准备活后最后一票就脱坑。结果坑没退成,反倒入了更大的坑……灵琼:想当初我也每日在几百平的大床上醒过来,我的100个执事正等着给我穿衣服……系统:醒醒!你一平米都也没。灵琼:呵!凡人是妒忌我的美貌,没办法,谁让我这么有钱的人。系统:醒醒!看一看你的余额!!你穷得馒头都吃不上。灵琼:曾我也打遍天下无人能敌手,领略到世间无人能敌的寂寞孤独……系统:醒醒!你先从地上出来!灵琼: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系统:醒醒!!你的美男要挂了!灵琼:扶我出来,我还能肝!

    墨泠08-25 连载

  • 末日乐园

    最新章节:暂无
    由身边人亲自动手拉大帷幕的末日地狱,正向林三酒呼啸声而来。

    须尾俱全08-25 连载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最新章节:暂无
    【双强苏爽,甜宠无虐!】整个云州都明白,叶家多了个拖油瓶,宁璃。出身贫寒低弱,不学无术。复活回去的宁璃望着镜子里十八岁的自己,轻轻一笑。过去的一年,她的容貌还也没被继弟催毁,她的荣光还也没被继妹盗取,都属于她的一切还也没被夺去。重新来过一次,有仇报仇雪恨报怨,有仇报仇雪恨,相必是极有意思的。......宁璃被赶出叶家后。娱乐圈顶流极美solo:姐姐,这舞台和我,都都属于你。国际顶尖赛车手:谁被欺负我们队长?顶奢集团承继人:亲爱的,我又给你挑了些小礼物,你看要切记再买套别墅放着?钱多到脑仁疼的老爷子:快回去承继家产!陆二少捏了捏她的脸,

    战西野08-25 连载

  • 锦衣玉令

    最新章节:第7章 阿拾的第三个秘密
    【双强互宠 锦衣探案 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殒命诏狱,这才明白了再次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复活到阿拾身上,她最终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可自此以后,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锦衣卫大太监叫她姑姑。太子爷是她望着慢慢长大的。一桩桩诡案疑案逼她一次出手。这混蛋的人设,究竟是玛丽苏,但是魔神场?————【埋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的美艳活阎王】【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谈恋爱边解谜游戏,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强强对决、强强联手合作。】————【小剧场】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阿拾快点!锦衣卫来要人办差,沈头叫你去。”。

    姒锦08-25 连载

  •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最新章节:第六章烟花三月下扬州!!!
    温柔如水戾气杀男主×理智冷谈女作者(?)#你想的综艺游戏,这里都有#慕秋被拉进了根据自己小说改拍的综艺里,自此过上了美男坏绕的幸福和快乐日子。温柔如水绅士太子爷,阳光蠢萌炸子鸡,大长腿反差萌t台大佬,清新自然茶味女艺人,搞笑有趣沙雕喜剧派,除了每一期的飞行嘉宾,日子切记太美好的。泳池趴,扮装趴,高空游戏趴,团建趴,谈恋爱趴……素材太多,清水文作者渐渐超级变态,高速跑车能力大大地提高。报名参加综艺后。提问:你来报名参加你的综艺唯一的收获是什么?慕秋:让我笔下没办法当男二的温柔如水男人当了我的男二号。亲自动手拉下神坛的人,就得永远是对他主要负责。让他身陷爱欲堕落,嚯,预热时间这么短就算了,还是直播形式,直播完才有更丰富的剪辑版,这情况不是胆大就是知道………好吧简直就是胆大。。

    九方yu08-26 连载

  • 娘子且留步

    最新章节:第五章 肚子
    颜雪怀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她看见有人在为她拼命地,她很欣喜,这一世终于等到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但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群架再带我!某少年:我也......李绮娘:复婚了就别去烦我,闺女归我!某大叔:我也……高宗膝下七子,仅存三子。。

    姚颖怡08-26 连载

  • 重生年代俏田妻

    最新章节:暂无
    名满高校的叶教授一觉刚睡醒成了憋屈农家媳。面对自己公婆偏心眼,妯娌谋算,小叔小姑非常好吃懒做……叶夏嘴唇微弯:已不再缄默中突然爆发,就在缄默中覆亡!从变化形象干起。能自立自尊自强,培养出来娃儿。教极品做人做事,让小日子火出来!至于想撬咱墙角的白莲花,绿茶婊,狐狸精什么的,通通用狗粮砸死!陆向东眼神宠溺:媳妇,别忘了那些男妖精,咱们也得拿狗粮好好的打招呼!

    暖心月08-26 连载

  • 丹宫之主

    最新章节:暂无
    她是唐婧也是云婧,她真的复活回去了,回了小辰界碎裂前夕,回了仙魔俩族终末之战的开端,回了这个风云汹涌澎湃的混乱不堪大时代的转折点……复活这一世,她要好好的保全自己的一对小包子!

    秦日蓝08-26 连载

  •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最新章节:暂无
    一曰:乡下回京的姜家四姑娘,开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人生怕是要完。谁料画风变为这样:姜奈:“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你昨天辰时前出门时,九成九会遭雷劈。”摄政王:……有何能化解之法?姜奈:来我阴阳斋购一神器,可避大祸。暗卫:……这不一锅盖么?属下会觉得您好像又被坑了。本王翩然风采岂是一锅盖可压?让你们看一看,何为头顶锅盖风轻云淡。二曰:四姑娘大字不识一个,半点文墨皆无,写的文章怕是狗屁不通。京师书院院长:四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特别对古姜国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为学术上做出非常大贡献。群众:怕说的也不是同一个人叭?这个院长

    梓云溪08-26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