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全部目录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话说一半

斗锦堂小说简介

《斗锦堂》是作者一个女人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唐氏望着自己的丈夫,真是不能够也敢我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怎么可能会说出来那样绝义的话来;即使他不念夫妻之情,总不能够不理睬那一双很聪明可爱的的儿女吧?那可是他凤德文的亲生骨肉!如此做,他置自己的儿女于何地?!骨肉亲情在何处?!“你、你说什么?”唐氏的唇有“我要休了你。”凤德文说得斩钉截铁。。...

斗锦堂小说-楔子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斗锦堂》在线阅读

唐氏看着自己的丈夫,简直不能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怎么可能说出那样绝情的话来;就算他不念夫妻之情,总不能不理会那一双聪明可爱的儿女吧?那可是他凤德文的亲生骨肉!如此做,他置自己的儿女于何地?!骨肉之情在何处?!

“你、你说什么?”唐氏的唇有抖,她追问道。

“我要休了你。”凤德文说得斩钉截铁。

“为什么?”唐氏盯着凤德文。自己已经常居佛堂,不理家中之事:这样还不够,丈夫居然还要赶自己出府。

“休了你就是休了你,哪来得那么多废话!”凤德文有些烦燥,他避开了唐氏的目光。

唐氏没有想到自己嫁到凤家一直贤惠有加,博得了一个好妻子的名声,现在居然落得了如此下场。

她早在宁氏入门后便不再奢望丈夫对自己回心转意,但是看在一双小儿女的份上,她忍了、让了、退了;愣愣的看了半晌凤德文,她咬咬牙道:“和离。”

她的心已经死了,但是被休她是不能接受的:不止是她自进凤家便无一点差错,主要是她被休之后,她的一双儿女也就失去了凤家嫡出身份;到时,再加他们无母相佑,在凤家的将来可想而知了。

丈夫既已无情,她当然不会苦苦哀求:变了心的男人,是苦求不回来的;现在,她只记得自己是母亲,要保住孩子,最大的力量保住孩子。

“和离?”凤德文的眼神闪了闪,看也不看唐氏:“是我要休了你,你听不懂我说得话?这是给你的休书,念在夫妻一场,我也不硬赶你出去——三日后你给我搬出凤家便好。”

说完这番冷冰冰的话,凤德文看也不看唐氏,抛下一纸休书转身就要走。

唐氏拣起休书看了一眼:“这上面无地保的字,也无官府的印,算得什么休书?”她的心已经无全的碎了,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因为那一对儿女:他们的亲生父亲,一点儿也没有替他们考虑半分。

天下间居然有凤德文这样负情薄幸的男子,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她想起了新婚之始,想起了凤家有危难的时候,凤德文来借自己的妆奁……;那个时候,凤德文的嘴脸,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现在,自己对于凤家、对于凤德文来说已经没有用了,而那个宁氏对于凤家来说,却极为有用:宁氏容不下自己,凤德文便容不得自己了。

说什么夫妻之情,谈什么结发之义,这一切全是骗人的!唐氏牙咬得紧紧的,咬得伤到了自己流出了一滴殷红的鲜血,但是她却没有落一滴泪。

这个男人,不值得她的眼泪;她的血,也是为自己的儿女们揪心而流。

“不是说了三日后让你搬出去嘛,到时自然会有另一份休书放到你面前;你放心,到时休书上什么也不少。”凤德文连身子都没有转过来:“这三天你好好的收拾收拾吧,嗯,不要太过份了。”

说完,一甩袖子也不给唐氏说话的机会,起身出去了;到了这个时候,他居然还在怕唐氏拿走他凤家的东西!

唐氏看着那晃动的竹帘,想到自己那丰厚到价值几千两的妆奁,她嘴角的血流得由点成了线,却还是没有一滴眼泪:不要太过份了?他好意思说,她还真是不好意思听。

她其实很清楚唐德文为什么会如此做,因为宁氏生了儿子!

虽然凤德文只说了几句话便走了,不过唐氏已经完全绝望,并不抱任何一丝说服凤德文的希望:根本说服不了的,他的心中连那一丝血脉之情都丢掉了,还有什么能打动那个无能而冷血的男人?

就是因为凤德文只说了几句话就走,表明他已经下定决定,绝不肯回头的了:他根本不怕在本城的名声如何了,唐氏没有什么能胁迫他低头。

唐氏的手里紧紧攥着那一纸还没有任何效力的休书,身子抖得如同是一片风中的落叶:她的去留她根本不放在心上,她放不下的是她的那一双儿女啊。

宁氏现在如此对付她,日后能容得下自己的一双儿女?凤德文如此做当然会名声败坏,在这种情形下,宁氏更容不得自己的儿女了。

要怎么办?宁氏所图就是为了嫡出二字,所以凤德文不要和离只要休妻,置她的一双儿女于不顾:他们日后在凤家,连庶出子女都不如,能不能保得住性命都难说。

唐氏一直坐在椅子上,脑子里会是儿女的将来;清冷的佛堂中只有微风穿过,日影把唐氏的身影越拉越长,到影子已经拉长到极致时,她才轻轻一叹站了起来。

她想清楚了,也只有一法才能保她那一双可爱的儿女的将来。

她环视了一眼佛堂,很平静的唤了小丫头进来磨墨、铺纸,然后打发小丫头去叫人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抱过来。

唐氏坐在桌子后面,伸手拿起笔来,她的手没有抖一下,稳稳的蘸了蘸墨汁;墨汁蘸得不多也不少刚刚好,她抬笔写下“父亲大人台鉴”几个字。

她的字娟秀中流露出刚强,每一个字都没有潦草,每一笔都写得很认真;她写着写着,眼圈红了、泪水流了出来;她想起了那慈爱的父母,心中的酸楚再也忍不住了。

她眼下真得想扑倒在父母怀中大哭一场,诉说自己心中的酸、苦、痛,可是她却再也不可能看到父母了;想到父母的养育之恩,她更是泣不成声,泪水打湿了纸张。

虽然极为伤心,但是她却没有中断写信,依然一笔一画的写着信;写完给父亲的信之后,她换过纸张又给自己的兄长们写了一封信。

写完她把信收好放在桌上,然后起身去洗脸;这时她的儿女们到了。

那是她心尖上的宝贝,一对双生龙凤胎:女儿红锦、儿子浩宇长得粉装玉琢,极为聪明伶俐。

红锦姐弟看到母亲时都张着小手喊道:“母亲,母亲。”

唐氏听到儿女们的声音眼圈忍不住就是一红,张开双臂死死抱住了自己的两个孩子;这个时候她的心中有痛、有悔,十分的复杂:她能想像到儿女们日后的生活有多少险恶,能想像的到儿女们没有她之后,是如何的清苦;所以她后悔把这么可爱的儿女带到了这个世上,而自己却又无法保护她们长大。

想到日后无母亲扶持的两个孩子,想到日后再也不可能抚到儿女的头发、脸庞……,想到日后再也不可能听到儿女们唤她一声“母亲”,唐氏的心已经碎成粉,痛不可当。

红锦和浩宇被母亲吓到了,一齐哭了起来:“母亲,母亲,你怎么了?母亲,不要哭,不要哭。”

儿女的哭声更让唐氏心如刀绞,紧紧的抱了抱儿女之后,她把孩子们放开;手轻轻抚了抚红锦的发:“锦儿,你是姐姐,日后要好好的照看弟弟。”

红锦看着母亲脸上的泪痕重重的点头,伸出小手去擦唐氏脸上的泪水:她只有五岁的年纪懂得还不算多,但是却已经知道母亲的不易,不想看到母亲伤心。

唐氏被女儿的小手抚上时,再一下忍不住泪如雨下,一把把女儿拥进了怀中;一边的浩宇再次放声扑过去:“母亲,母亲。”

她知道不能总是痛哭,不然时间长了一定会惊动宁氏和凤德文;她强忍悲痛推开红锦,再次拉起浩宇的手来:“宇儿,你是男人,记住一定要好好的保护你的姐姐。”

浩宇似懂非懂的点头,他现在只想让母亲开颜一笑,不管母亲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

唐氏看一眼懂事的儿女,再次把他们拥起怀中亲吻,心中有着千万个不舍。

最后,她再次放开儿女,对红锦道:“锦儿,你身为女儿身要记住一件事情,万事都不要委屈自己,更不要为了迎合男人而委屈了自己——你委屈了自己,那男人也就会委屈你!”

红锦听不懂,但在唐氏泪眼的注目下郑重的点了头。

看着一双儿女被奶娘抱了出去,唐氏的泪水再一次滴落;她很快把泪水拭去,又着人唤来了几个小丫头:是红锦姐弟身边的小丫头,是她亲自挑逃的人。

她对着几个小丫头好好的叮嘱了一番,并且让她们发下誓言:可以走,但是绝不能害她们的主子!

小丫头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这几个小丫头大半都是受过唐氏大恩的,所以发下的誓言大多是:宁可自己死,也不会害自己的主子,并且会好好的保护、伺候自己的小主子。

唐氏很欣慰的打发她们走了,又请来了府中的二管家娘子,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给了她一个小匣子,便让她离开了。

她没有吃晚饭,打发二管家娘子离开之后,便一直跪坐在佛像前诵经。

她身边并无半个人伺候,失了势的大夫人在凤家下人们的眼中,根本算不得正经主子了。

半夜时分,唐氏独自一人用冰凉的水洗澡、梳洗:她感觉不到水的凉意,因为凤德文的冰冷比这水冷上千万倍,让她已经无惧于这世上的任何一种寒冷:包括另外一个世界的寒冷。

她洗得很仔细,不想身上留着任何一点凤家的气息;一下又一下,她洗得并不快,因为她的时间很充足,凤德文给了她三天呢,她有什么可急的?

最后她穿上素白的衣裙,接着抽出一匹白绢踩到了凳子上,把白绢抛上了房梁,很轻柔,打了一个死结:她每一件事情都做得不快,都做得很仔细。

因为她亏待了自己这么多年,什么事情都以凤德文为先,现在她要好好的待自己,虽然已经是最后一件事情,她也不想再委屈自己半分。

终于,一切都准备好了,而天色也亮了。

唐氏又整理了一番那白绢,看到阳光撒满了院落时,才转身出了卧房;唤小丫头进来,她把两封书信交给小丫头,叮嘱她送到唐府去;然后吩咐小丫头自己要诵经,不用早饭也不用午饭,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打扰自己。

看着小丫头走了之后,唐氏看了一眼远处儿女的院落,然后又对着唐府的方向跪下郑重的叩了九个头:她很不孝,非常的不孝。

这种负罪感让她再一次落泪:为了儿女,她如此抛下年事已高的父母,是何其的不孝?!但凡有一丝希望,她也不想走上这条路——她多想还能承欢父母膝下,侍奉汤羹于父母床前啊。

儿女与父母,她都放不下:父母还有兄长们照顾,但是她的儿女只有她。

唐氏重重的叩了头,她没有在心中求父母对自己的谅解:她的确是不孝啊。

她起身整理了衣衫,然后又对镜整理了妆容,直到她自己对一切都满意了,这才稳稳的踏上了凳子,把头伸进了那早已经备好的柔软的白绢里。

她轻轻的合上了眼睛,并没有再睁开眼睛看一眼这个世界,双脚一用力蹬翻了椅子;椅子倒也并没有发生很大的响声儿,因为椅子四周都有棉被。

唐氏自始至终没有想起凤德文,也没有给他留下一个字:这个男人,已经同她无关。在他说出休妻时,便已经和她无关了。

无论是恨是怨是悲是痛,都是唐氏的,和这个无耻的、冷血的男人无半丝关系;当然也就不会给他留下半个字:就算是自己的恨,凤德文也不配有。

就算临死前的痛苦,也没有让她睁开眼睛,也不曾让她强烈的挣扎:她决心已定,去得很安静——除了那椅子倒地的闷响。

外面,起风了。

唐氏用她的生命,为她的儿女保住了嫡出的身份;用她的生命,为她的儿女们找到了一点倚仗:唐家的人不会再眼睁睁看着她的儿女受苦而不理会,这是她用生命为代价的求恳。

她用生命,为保护她的儿女做出了最后、最大的努力:她只有死在了凤家,死在了凤德文休妻文书生效前,她便是凤家的正房妻室,她的儿女便是凤家嫡出的长子长女!

谁也无能再改变一丝一毫。

唐氏在凤家早已经失势,丫头婆子们并不把她放在心上,得了她的吩咐正乐得轻松;其它凤家的主子们,当然不会把唐氏放在眼中,无一人过来给唐氏请安;一直过了中午也没有人发现唐氏已经不在人世了。

凤家的人,凉薄至斯。

当下午奶娘们抱着红锦和浩宇再次来到佛堂时:上午,小丫头拦下了她们;红锦和浩宇看着房梁上高悬的唐氏,当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绢的尾端随着吹进来的风飘动着,唐氏身上的白绫衣裙也在随着风飘动,映得整间房里都是素白的;素白的没有一丝尘土、没有一点声音。

素净的世界里,只有唐氏嘴角一缕干枯的血,有些发暗的红色刺痛了红锦和浩宇幼小的心灵。

唐氏挂在房梁上的这一幕,一直深深的印在了红锦的脑中,也把唐氏最后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深印到了脑中,终生难忘。

全部目录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话说一半

热门

  • 花月颂

    最新章节:第006章 侯府门前的女医
    赵素自打穿进书里,就受再次穿越女主陆太后的欺辱霸凌,整日顾着忍辱偷生,压力山大。这将来腰上终于等到被逼出颗毒疮,位置还有些无法启口,岂料竟被医馆里的登徒子不由分说按撂倒来施了刀!赵素在京城也算最有名有姓,突然发生这种事,毕竟仅有杀人灭口这一条路可走……掏匕首的当口,擦医刀的家伙一双凤眼正好乜回来:不想截肢手术的话,十将来,回诊。这声音慵散清洌,抚在刀刃上的手指也修长柔白!赵素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好~作为一只饱受刻薄上司无情压迫的苦逼社畜,半小时后她即将出现在市中心的大酒店,与一帮事业有成或者高嫁豪门的大学同学尬聚一堂。。

    青铜穗08-20 连载

  • 女配修仙中

    最新章节:第3章引气入体
    天巫族神女寂璃穿成了修真世界里角布村普普通通的三岁小娃娃,但是个女配。本我以为要过上简单朴素的种田生活,谁知修真界来收徒弟,真灵根的五岁小寂璃惊讶四座。寂璃进而迈入修真界,在女主的光环下努力修真。修真飘缈,数年后,她是道门万道宗天才弟子,亦是修真神王。费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血红,不断有粘稠液体从头顶流下,想要抬起手臂,却发现浑身无力,四肢发软,还疼痛万分。。

    岁月炼心08-25 连载

  •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最新章节:暂无
    宁静被主神系统以及控制做了无数世的女配和炮灰,有一天,她终于等到摆脱了主神的以及控制,自此之后,宁静踏往了帮许许多多的炮灰女配逆袭、狠狠的打脸之路。

    凤栖桐08-25 连载

  •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最新章节:暂无
    灵琼为了赚点外快,入了游戏体验师的坑,累个累活没几个钱,准备活后最后一票就脱坑。结果坑没退成,反倒入了更大的坑……灵琼:想当初我也每日在几百平的大床上醒过来,我的100个执事正等着给我穿衣服……系统:醒醒!你一平米都也没。灵琼:呵!凡人是妒忌我的美貌,没办法,谁让我这么有钱的人。系统:醒醒!看一看你的余额!!你穷得馒头都吃不上。灵琼:曾我也打遍天下无人能敌手,领略到世间无人能敌的寂寞孤独……系统:醒醒!你先从地上出来!灵琼: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系统:醒醒!!你的美男要挂了!灵琼:扶我出来,我还能肝!

    墨泠08-25 连载

  • 末日乐园

    最新章节:暂无
    由身边人亲自动手拉大帷幕的末日地狱,正向林三酒呼啸声而来。

    须尾俱全08-25 连载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最新章节:暂无
    【双强苏爽,甜宠无虐!】整个云州都明白,叶家多了个拖油瓶,宁璃。出身贫寒低弱,不学无术。复活回去的宁璃望着镜子里十八岁的自己,轻轻一笑。过去的一年,她的容貌还也没被继弟催毁,她的荣光还也没被继妹盗取,都属于她的一切还也没被夺去。重新来过一次,有仇报仇雪恨报怨,有仇报仇雪恨,相必是极有意思的。......宁璃被赶出叶家后。娱乐圈顶流极美solo:姐姐,这舞台和我,都都属于你。国际顶尖赛车手:谁被欺负我们队长?顶奢集团承继人:亲爱的,我又给你挑了些小礼物,你看要切记再买套别墅放着?钱多到脑仁疼的老爷子:快回去承继家产!陆二少捏了捏她的脸,

    战西野08-25 连载

  • 锦衣玉令

    最新章节:第7章 阿拾的第三个秘密
    【双强互宠 锦衣探案 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殒命诏狱,这才明白了再次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复活到阿拾身上,她最终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可自此以后,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锦衣卫大太监叫她姑姑。太子爷是她望着慢慢长大的。一桩桩诡案疑案逼她一次出手。这混蛋的人设,究竟是玛丽苏,但是魔神场?————【埋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的美艳活阎王】【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谈恋爱边解谜游戏,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强强对决、强强联手合作。】————【小剧场】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阿拾快点!锦衣卫来要人办差,沈头叫你去。”。

    姒锦08-25 连载

  •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最新章节:第六章烟花三月下扬州!!!
    温柔如水戾气杀男主×理智冷谈女作者(?)#你想的综艺游戏,这里都有#慕秋被拉进了根据自己小说改拍的综艺里,自此过上了美男坏绕的幸福和快乐日子。温柔如水绅士太子爷,阳光蠢萌炸子鸡,大长腿反差萌t台大佬,清新自然茶味女艺人,搞笑有趣沙雕喜剧派,除了每一期的飞行嘉宾,日子切记太美好的。泳池趴,扮装趴,高空游戏趴,团建趴,谈恋爱趴……素材太多,清水文作者渐渐超级变态,高速跑车能力大大地提高。报名参加综艺后。提问:你来报名参加你的综艺唯一的收获是什么?慕秋:让我笔下没办法当男二的温柔如水男人当了我的男二号。亲自动手拉下神坛的人,就得永远是对他主要负责。让他身陷爱欲堕落,嚯,预热时间这么短就算了,还是直播形式,直播完才有更丰富的剪辑版,这情况不是胆大就是知道………好吧简直就是胆大。。

    九方yu08-26 连载

  • 娘子且留步

    最新章节:第五章 肚子
    颜雪怀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她看见有人在为她拼命地,她很欣喜,这一世终于等到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但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群架再带我!某少年:我也......李绮娘:复婚了就别去烦我,闺女归我!某大叔:我也……高宗膝下七子,仅存三子。。

    姚颖怡08-26 连载

  • 重生年代俏田妻

    最新章节:暂无
    名满高校的叶教授一觉刚睡醒成了憋屈农家媳。面对自己公婆偏心眼,妯娌谋算,小叔小姑非常好吃懒做……叶夏嘴唇微弯:已不再缄默中突然爆发,就在缄默中覆亡!从变化形象干起。能自立自尊自强,培养出来娃儿。教极品做人做事,让小日子火出来!至于想撬咱墙角的白莲花,绿茶婊,狐狸精什么的,通通用狗粮砸死!陆向东眼神宠溺:媳妇,别忘了那些男妖精,咱们也得拿狗粮好好的打招呼!

    暖心月08-26 连载

  • 丹宫之主

    最新章节:暂无
    她是唐婧也是云婧,她真的复活回去了,回了小辰界碎裂前夕,回了仙魔俩族终末之战的开端,回了这个风云汹涌澎湃的混乱不堪大时代的转折点……复活这一世,她要好好的保全自己的一对小包子!

    秦日蓝08-26 连载

  •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最新章节:暂无
    一曰:乡下回京的姜家四姑娘,开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人生怕是要完。谁料画风变为这样:姜奈:“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你昨天辰时前出门时,九成九会遭雷劈。”摄政王:……有何能化解之法?姜奈:来我阴阳斋购一神器,可避大祸。暗卫:……这不一锅盖么?属下会觉得您好像又被坑了。本王翩然风采岂是一锅盖可压?让你们看一看,何为头顶锅盖风轻云淡。二曰:四姑娘大字不识一个,半点文墨皆无,写的文章怕是狗屁不通。京师书院院长:四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特别对古姜国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为学术上做出非常大贡献。群众:怕说的也不是同一个人叭?这个院长

    梓云溪08-26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