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璧人

二、陆氏花痴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上品寒士小说简介

《上品寒士》是作者贼道三痴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暮色时分,斜阳慢慢的向九曜山西面的明圣湖坠下,天边晚霞如火,将张家坞照映得红彤彤,禽鸟鸣叫声归林,倚山而建的坞堡炊烟袅袅直上。陈操之跳下牛车,意外的惊喜地望着眼前的坞堡,这与后世福建永定的土楼极其十分相似,但是倒不如永定土楼规模恢弘,但土石夯筑、上下三层的陈操之跳下牛车,惊喜地看着眼前的坞堡,这与后世福建永定的土楼极为相似,虽然不如永定土楼规模宏大,但土石夯筑、上下三层的环形圆楼明显就是后来永定土楼的原始风格,真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到这种城堡式的坞壁土楼。。...

上品寒士小说-三、璧人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上品寒士》在线阅读

黄昏时分,斜阳慢慢向九曜山西面的明圣湖坠下,天边晚霞如火,将刘家坞映照得红彤彤,禽鸟鸣叫归林,倚山而建的坞堡炊烟袅袅直上。

陈操之跳下牛车,惊喜地看着眼前的坞堡,这与后世福建永定的土楼极为相似,虽然不如永定土楼规模宏大,但土石夯筑、上下三层的环形圆楼明显就是后来永定土楼的原始风格,真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到这种城堡式的坞壁土楼。

“祖母——祖母——”

“丑叔——丑叔——”

坞堡大门里跑出两个幼童,都是前发齐眉、后发披肩,眉如墨画,眼似点漆,两张雪白粉嫩的小脸极其可爱。

这是陈操之三年前去世的兄长陈庆之留下的一对儿女,男孩陈宗之,八岁,女孩陈润儿,六岁,宗之和润儿的母亲是钱唐大族丁氏的女郎,闺名丁幼微,陈庆之去世后,丁幼微就被丁氏族人强行带回钱唐,逼令丁幼微改嫁——

“丑叔骗润儿,早晨出去说很快就回来的,害得润儿等了一天,哼,润儿不喜欢丑叔了!”

六岁的润儿眉黑眼亮,皮肤雪白,好似瓷娃娃一般,左颊有个小酒窝,粉嘟嘟的脸蛋笑起来很有点小迷人。

八岁的陈宗之小大人似的帮腔道:“对,丑叔骗人,丑叔言而无信。”

陈母李氏看着这一双小璧人,笑呵呵道:“你丑叔没骗你们,他给你们买饼去了。”说着从包袱里取出两个甜饼,宗之和润儿一人一个,这是灵隐寺的佛诞饼。

就算陈操之没有前世今生灵魂融合的记忆,看到这样可爱的小孩都会心生欢喜,蹲下身子去捏侄儿、侄女的脸蛋,这是他的习惯,看到婴儿肥的可爱小孩就想去捏脸蛋,说道:“宗之、润儿,看我腰间小鱼袋里有什么?”

宗之和润儿就一齐伸手到陈操之腰间小鱼袋里掏,各掏出一只木叶蚱蜢,这是陈操之在路上摘取细长树叶编就的,栩栩如生,陈操之前世背着行囊在路上,旅途寂寞,学会了制作、编织一些小玩艺,现在用来哄小孩正合适。

两个孩子都欢叫起来,陈母李氏笑道:“丑儿什么时候会编这个了,娘倒不知道。”

陈操之道:“孩儿还有很多本事,娘慢慢就会知道了。”

陈母李氏慈和地笑了笑,虽然觉得儿子言行与往日有些不同,但这种不同,每个做母亲的都喜欢,只会认为儿子长大了,心智活泛了,哪里会疑心到别的。

坞堡内走出一个身形瘦削的老者,向陈母李氏施礼道:“弟妇回来了,愚兄有事要与弟妇商议,另两位族中长辈已在‘有序堂’等候。”

这老者是陈操之的堂伯父陈咸,目前陈家坞最年长的男子,也可以说是钱唐陈氏的族长,早些年做过钱唐县主簿,但自从陈操之的父亲陈肃和兄长陈庆之先后去世,陈咸随即被排挤回乡,目前钱唐陈氏连九品小吏都没有一个,家族衰微之势明显。

陈母李氏虽感疲惫,但也知族中肯定有大事,应道:“劳大伯稍候,老妇即来。”

陈操之牵着宗之和润儿的手走进坞堡大门,仔细打量坞堡的一切,建这种坞堡就是为了在乱世中求生存,土石夯筑的外墙具有相当强的防御能力,看那门板,足有半尺厚,材质是坚硬的青冈木,整座坞堡直径大约四十五米,高约九米,上下三层,有一百多个房间,最下面一层是厨房和婢仆、佃户的住处,二层是仓库,三层是陈氏族人的居室,而坞堡正中则是陈氏的祖堂,祭祖、议事、婚丧喜庆,都在祖堂举行。

陈母李氏到祖堂的议事厅“有序堂”商议族中事务去了,陈操之在坞堡西侧三楼自己的卧室发了一会怔,又到隔壁他的书房去看了看,笔墨纸砚都有,但书很少,而且不是那种一本一本的书,当然也不是竹简,却是书轴,有帛书、有纸书,象后世的画轴一般堆在书架上,约有百余卷。

陈操之随便抽出一卷,展开约有晋尺五尺长、两尺宽,看上面手抄的汉隶体墨书,每个字都有拇指盖那么大,却是《诗经·国风·硕人篇》——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陈操之又展看了好几卷,发现这近百卷书轴看上去一大堆,其实只有两部书,一部是东汉大儒郑玄注释的《毛诗笺》,也就是《诗经》,另一部是郑玄的老师马融注释的《论语》。

《诗经》和《论语》陈操之并不陌生,上大学时便精读过,但没有达到能够背诵的程度,而此时脑海里略一回想,竟发觉自己对这两部书几乎能倒背如流,这应该是记忆融合的结果,看来这少年虽然不够聪慧颖悟,但很用功,记忆力也强。

忽听楼下的润儿大哭起来,边哭边喊:“丑叔,丑叔,快来,祖母哭了——”

陈操之一惊,放下书轴快步下楼,心道:“娘怎么哭了?娘不是在祖堂议事吗,莫非是族人欺我孤儿寡母?”

陈操之俊美的容颜含着一丝冰霜冷峭,来到坞堡中心的陈氏祖堂前,见一个蓝衫老头正不耐烦地吩咐来福的妻子曾玉环:“赶快把这女娃带走,祖堂议事,带孩童来干什么,妇道人家就是啰嗦!”

润儿哭道:“你欺负润儿的祖母,你是恶人!”见到陈操之,大哭着跑来。

陈操之牵着润儿的小手,正视蓝衫老头的那双三角眼,说道:“六伯父好大的威风,只会冲着小孩子发吗?”

这老头也是陈操之的堂伯父,名叫陈满,没想到这么个尚未成年、一向温顺的堂侄敢这么对他说话,正待发作,见陈操之已经牵着润儿走进“有序堂”,便随后跟进,怒气冲冲道:“四兄,你看看陈肃的这个儿子,目无长辈,竟敢当面顶撞我!”

四兄就是族长陈咸,这时正与陈操之的母亲李氏在小声商议着什么。

陈操之走近去向堂伯陈咸施了一礼,便跪坐到母亲身边,润儿也乖巧地跪坐着,宗之这时也跑了进来,祖孙三代四口人到齐了。

陈咸见陈满发怒不肯干休的样子,便问:“操之,你何故顶撞你六伯父?”

陈操之慢条斯理道:“侄儿并未顶撞六伯父,侄儿是佩服六伯父很有长辈的威严,吓得六岁的幼童哇哇大哭。”

“你——”

陈满须发抖动,有点张牙舞爪的样子,却又张口结舌,被陈操之这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陈母李氏道:“丑儿,你怎么来了?快带宗之和润儿回去。”

陈操之见母亲颊边有泪痕,说道:“娘,孩儿今年十五岁了,按《晋律》明年就将是成年人,家里的事孩儿可以为娘分忧了。”

陈满总算缓过劲来了,大声道:“很好,陈操之你也知道明年你就要成人是吧,成人就要服役,你还以为能整日呆在楼上背诵什么‘轶轶斯干,幽幽南山’吗?你要明白,你不是士族子弟——”

陈操之没理睬这个莫名其妙的六伯父,问陈咸道:“四伯父,族中有何大事?我娘为何落泪?”

陈咸微现尴尬之色,咳嗽一声道:“操之你知道这事也好,你是西楼即将成年的男丁,这事你可以与你娘商议决定——”

聚居在坞堡的陈氏后人分四大支系,陈操之的父亲是其中一支,因为一直住在坞堡西侧,族人就以西楼相称呼,其他的还有东楼、南楼和北楼三支,都是五服之内的血缘宗族,陈咸是南楼的、陈满是北楼的,至于东楼,因为这一代没有男丁,可以说是断嗣了,陈咸便过继了一个儿子给东楼为嗣,让东楼这一支延续下去。

钱唐陈氏人丁不旺,男子夭寿的多,从颖川迁居此地已近一百五十年,但至今东、南、西、北四楼把未成年的全部算上都只有二十一名男子,西楼就只有陈操之、陈宗之叔侄二人,陈咸的南楼祖孙三代共六名男子,北楼陈满子孙最多,有四子五孙。

只听族长陈咸说道:“操之,县上一年一度的检籍和评定户品将于七月间开始,我现在已不是县上的主簿,而且自汝兄庆之去世后,我钱唐陈氏已经没有在任的官员,《晋律》规定,第九品官员可占田十顷,你父兄共留下二十顷薄田,二十顷就是两千亩,你与宗之何须这么多田地?而且庆之已去世,你与宗之都不能再享有免除杂役和荫户之权,也就是说,明年你满十六岁就要编入里党丁籍,每年至少要为官府服役二十日,遇官府有其他事,还要另加杂役,你身子骨瘦弱,如何禁得起那种沉重的劳役,所以我与你娘商量,以后轮到你服役就让你六伯父之子代你承担,而你可以继续读书,当然,服役是很辛苦的事,必有相应的回报才行,你西楼拨出十顷田给北楼,这样你与宗之衣食照样无忧,又有族兄代为执役,岂不是好?”

陈操之心道:“好狠,一年帮我家做二十天的事就要分我一半的家产,这明显是欺负我西楼没有成年男人嘛,用服役吓我,我穿越千年而来难道是为了给官府服苦役的?”淡淡道:“操之体弱,若六伯父怜惜,肯让族兄代我服役,那操之感激不尽,这也是同宗共祖相扶相帮应有之义,至于拨一半田产给北楼,这却万万不可——”

陈满一听,急了,脱口道:“你说得好笑,没有好处谁愿意代你服役,当我是呆子啊!”

陈操之含笑问:“我不拨田产,六伯父就真不肯帮我?”

陈满怒道:“你做梦!”

陈操之问陈咸:“四伯父也不肯帮我?”

陈咸道:“操之,你既要开门立户,那总得自己承担赋税和杂役,伯父可以帮你一年、两年,不能帮你一辈子。”

陈操之点点头,从容道:“四伯父说得对,人总要靠自己,操之还有一年半满十六岁,到时西楼一应差事,自有操之承担。”

陈满在一边冷笑道:“说得轻松,到时吃不得苦莫要哭爹喊娘!”

陈母李氏含泪道:“丑儿,你自幼多病,如何能吃苦受累?就拨十顷地给你六伯父,到时也有个照应。”

陈母李氏自感年老体衰,最担心的是自己一旦撒手而去,留下弱子稚孙受人欺负,所以尽量想与族人搞好关系。

陈操之道:“娘,父兄留下的田产如何能在我手里散去,娘不用担心,儿应承得过来,儿已经长大了。”

陈满一脸的悻悻然,冷言冷语道:“莫要嘴硬,到时求到我面前莫怪我不理不睬。”

陈操之扶着母亲出“有序堂”,听到陈满这句话,回头道:“我父是八品郡丞、我兄是八品县长,我为什么不能克绍箕裘、做一个有免除赋役特权的品官?”

陈满又一次张口结舌,愣在当场。

族长陈咸则暗暗称奇,心道:“此子一向腼腆木讷,今日忽然言谈侃侃,如有神助,又且姿容俊雅、风度不俗——莫非苍天不弃,兴我钱唐陈氏者,其在陈操之乎?”

——————————

新书上传,渴求推荐票,请您支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花月颂

    最新章节:第006章 侯府门前的女医
    赵素自打穿进书里,就受再次穿越女主陆太后的欺辱霸凌,整日顾着忍辱偷生,压力山大。这将来腰上终于等到被逼出颗毒疮,位置还有些无法启口,岂料竟被医馆里的登徒子不由分说按撂倒来施了刀!赵素在京城也算最有名有姓,突然发生这种事,毕竟仅有杀人灭口这一条路可走……掏匕首的当口,擦医刀的家伙一双凤眼正好乜回来:不想截肢手术的话,十将来,回诊。这声音慵散清洌,抚在刀刃上的手指也修长柔白!赵素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好~作为一只饱受刻薄上司无情压迫的苦逼社畜,半小时后她即将出现在市中心的大酒店,与一帮事业有成或者高嫁豪门的大学同学尬聚一堂。。

    青铜穗08-20 连载

  • 女配修仙中

    最新章节:第3章引气入体
    天巫族神女寂璃穿成了修真世界里角布村普普通通的三岁小娃娃,但是个女配。本我以为要过上简单朴素的种田生活,谁知修真界来收徒弟,真灵根的五岁小寂璃惊讶四座。寂璃进而迈入修真界,在女主的光环下努力修真。修真飘缈,数年后,她是道门万道宗天才弟子,亦是修真神王。费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血红,不断有粘稠液体从头顶流下,想要抬起手臂,却发现浑身无力,四肢发软,还疼痛万分。。

    岁月炼心08-25 连载

  •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最新章节:暂无
    宁静被主神系统以及控制做了无数世的女配和炮灰,有一天,她终于等到摆脱了主神的以及控制,自此之后,宁静踏往了帮许许多多的炮灰女配逆袭、狠狠的打脸之路。

    凤栖桐08-25 连载

  •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最新章节:暂无
    灵琼为了赚点外快,入了游戏体验师的坑,累个累活没几个钱,准备活后最后一票就脱坑。结果坑没退成,反倒入了更大的坑……灵琼:想当初我也每日在几百平的大床上醒过来,我的100个执事正等着给我穿衣服……系统:醒醒!你一平米都也没。灵琼:呵!凡人是妒忌我的美貌,没办法,谁让我这么有钱的人。系统:醒醒!看一看你的余额!!你穷得馒头都吃不上。灵琼:曾我也打遍天下无人能敌手,领略到世间无人能敌的寂寞孤独……系统:醒醒!你先从地上出来!灵琼: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系统:醒醒!!你的美男要挂了!灵琼:扶我出来,我还能肝!

    墨泠08-25 连载

  • 末日乐园

    最新章节:暂无
    由身边人亲自动手拉大帷幕的末日地狱,正向林三酒呼啸声而来。

    须尾俱全08-25 连载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最新章节:暂无
    【双强苏爽,甜宠无虐!】整个云州都明白,叶家多了个拖油瓶,宁璃。出身贫寒低弱,不学无术。复活回去的宁璃望着镜子里十八岁的自己,轻轻一笑。过去的一年,她的容貌还也没被继弟催毁,她的荣光还也没被继妹盗取,都属于她的一切还也没被夺去。重新来过一次,有仇报仇雪恨报怨,有仇报仇雪恨,相必是极有意思的。......宁璃被赶出叶家后。娱乐圈顶流极美solo:姐姐,这舞台和我,都都属于你。国际顶尖赛车手:谁被欺负我们队长?顶奢集团承继人:亲爱的,我又给你挑了些小礼物,你看要切记再买套别墅放着?钱多到脑仁疼的老爷子:快回去承继家产!陆二少捏了捏她的脸,

    战西野08-25 连载

  • 锦衣玉令

    最新章节:第7章 阿拾的第三个秘密
    【双强互宠 锦衣探案 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殒命诏狱,这才明白了再次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复活到阿拾身上,她最终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可自此以后,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锦衣卫大太监叫她姑姑。太子爷是她望着慢慢长大的。一桩桩诡案疑案逼她一次出手。这混蛋的人设,究竟是玛丽苏,但是魔神场?————【埋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的美艳活阎王】【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谈恋爱边解谜游戏,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强强对决、强强联手合作。】————【小剧场】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阿拾快点!锦衣卫来要人办差,沈头叫你去。”。

    姒锦08-25 连载

  •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最新章节:第六章烟花三月下扬州!!!
    温柔如水戾气杀男主×理智冷谈女作者(?)#你想的综艺游戏,这里都有#慕秋被拉进了根据自己小说改拍的综艺里,自此过上了美男坏绕的幸福和快乐日子。温柔如水绅士太子爷,阳光蠢萌炸子鸡,大长腿反差萌t台大佬,清新自然茶味女艺人,搞笑有趣沙雕喜剧派,除了每一期的飞行嘉宾,日子切记太美好的。泳池趴,扮装趴,高空游戏趴,团建趴,谈恋爱趴……素材太多,清水文作者渐渐超级变态,高速跑车能力大大地提高。报名参加综艺后。提问:你来报名参加你的综艺唯一的收获是什么?慕秋:让我笔下没办法当男二的温柔如水男人当了我的男二号。亲自动手拉下神坛的人,就得永远是对他主要负责。让他身陷爱欲堕落,嚯,预热时间这么短就算了,还是直播形式,直播完才有更丰富的剪辑版,这情况不是胆大就是知道………好吧简直就是胆大。。

    九方yu08-26 连载

  • 娘子且留步

    最新章节:第五章 肚子
    颜雪怀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她看见有人在为她拼命地,她很欣喜,这一世终于等到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但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群架再带我!某少年:我也......李绮娘:复婚了就别去烦我,闺女归我!某大叔:我也……高宗膝下七子,仅存三子。。

    姚颖怡08-26 连载

  • 重生年代俏田妻

    最新章节:暂无
    名满高校的叶教授一觉刚睡醒成了憋屈农家媳。面对自己公婆偏心眼,妯娌谋算,小叔小姑非常好吃懒做……叶夏嘴唇微弯:已不再缄默中突然爆发,就在缄默中覆亡!从变化形象干起。能自立自尊自强,培养出来娃儿。教极品做人做事,让小日子火出来!至于想撬咱墙角的白莲花,绿茶婊,狐狸精什么的,通通用狗粮砸死!陆向东眼神宠溺:媳妇,别忘了那些男妖精,咱们也得拿狗粮好好的打招呼!

    暖心月08-26 连载

  • 丹宫之主

    最新章节:暂无
    她是唐婧也是云婧,她真的复活回去了,回了小辰界碎裂前夕,回了仙魔俩族终末之战的开端,回了这个风云汹涌澎湃的混乱不堪大时代的转折点……复活这一世,她要好好的保全自己的一对小包子!

    秦日蓝08-26 连载

  •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最新章节:暂无
    一曰:乡下回京的姜家四姑娘,开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人生怕是要完。谁料画风变为这样:姜奈:“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你昨天辰时前出门时,九成九会遭雷劈。”摄政王:……有何能化解之法?姜奈:来我阴阳斋购一神器,可避大祸。暗卫:……这不一锅盖么?属下会觉得您好像又被坑了。本王翩然风采岂是一锅盖可压?让你们看一看,何为头顶锅盖风轻云淡。二曰:四姑娘大字不识一个,半点文墨皆无,写的文章怕是狗屁不通。京师书院院长:四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特别对古姜国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为学术上做出非常大贡献。群众:怕说的也不是同一个人叭?这个院长

    梓云溪08-26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