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奔放的时代(上)

全部目录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奔放的年代(下)

家和小说简介

《家和》是作者雕栏玉砌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三娘!三娘!快快醒醒!”“三娘!你快醒醒呀!”三娘?!!!也不是吧?迷迷糊糊的掐了自己一把的岑子吟不敢睁开眼睛双眼,她确实因为自己是个胖子,就许下了要再次穿越的愿望,希望能再次穿越到在唐朝,但是,她从来不没考虑过要再次穿越成别人的娘啊!听一听那两个稚气少年的声音……她竟装死不是办法,岑子吟在片刻间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眨巴着睁开双眼,就看见两个粉雕玉琢唇红齿白的少年蹲在自己身边,都是十二三岁的模样,一个稍微高些,两人眉目间很像,一瞧便知道是亲兄弟。。...

家和小说-第一章 奔放的时代(上)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家和》在线阅读

“三娘!三娘!快醒醒!”

“三娘!你醒醒呀!”

三娘?!!!不是吧?

迷迷糊糊的掐了自己一把的岑子吟不敢睁开双眼,她的确因为自己是个胖子,就许下了要穿越的愿望,希望穿越到唐朝,可是,她从来没想过要穿越成别人的娘啊!

听听那两个稚嫩少年的声音……她竟然穿成别人的娘了,还是三娘……是谁说过上帝给你打开一扇窗时候一定会关上一扇门?她在许愿的时候就忘记说要当未婚的大闺女了而已嘛……

“三娘,别装了!装睡还眨眼,快起来呀,再不回家城门就要关了。”一个少年拉了岑子吟一把,另一个少年则是叫道,“别拉三娘,她从马上跌下来,要瞧瞧是不是伤了哪儿,昏了这么久,一时迷糊也是正常。你让她再歇会儿。”

装死不是办法,岑子吟在片刻间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眨巴着睁开双眼,就看见两个粉雕玉琢唇红齿白的少年蹲在自己身边,都是十二三岁的模样,一个稍微高些,两人眉目间很像,一瞧便知道是亲兄弟。

岑子吟刚睁开眼睛就被矮一些的那个男孩子给拽了起来,一阵头晕目眩。

“二郎,你小心些,刚才三娘的头被碰了一个很大的包……”

“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没事么,赶紧回家啦,再不回去娘又得出来找我们了。”

岑子吟处于半糊涂状态,就这么被两个少年拖上了马背,然后,直到回到传说中的那个家的时候,岑子吟才反应过来。

高大巍峨的城门与路上的万家灯火,让岑子吟以为自己在看一部庞大制作的电影,低矮的平房里燃烧着点点的蜡烛,门口悬挂着风灯五颜六色的招摇在风中,映照着窗格上有些年头的白纸,木质的房子似乎还散发着木头特有的香味儿,胡琴声遥遥的传来,歌姬咏唱,伴随着丝竹轻响。

天上那轮新出的弯月皎洁到刺目,夜空中的星子妄图争辉,撒在深蓝色的天幕上,像是伸手便能摘到。

夜风轻轻的吹过来,吹拂着马背上人儿的衣衫,那薄薄的细纱服帖的磨擦过皮肤,只觉清爽却是不冷,深吸一口气入腹,那空气清新还隐约带着些许幽幽不知何物的味道,马儿滴答滴答的在青石板上跑动着,马背上适应了颠簸的人一阵惬意。

突然,空气中传来一股怪异的味道,岑子吟吸了吸鼻子,发现马渐渐的慢了下来,身后的人翻身下马,伸手将她小心翼翼的从马背上接下来。

岑子吟抬头望去,这是一条小巷子,只有一户人家,眼前一道并不算宽阔的门,门口挂着一盏气死风灯,照耀着这一片不算宽阔的地方,朱红色的漆退去,灯光下隐隐可见那门上斑驳的色彩。

这家人明显不是属于那种很富有的家庭,在挺富饶的大城市内有一个独立的小院子,也该算得上小康之家,远远的就能闻到的那股刺鼻味道,此刻想来该是酒糟味儿了。

岑子吟这才仿佛从梦中惊醒了一般,意识到,她穿越了,的确是穿越了,而下面即将面对的是一个未知的家庭,想到这里岑子吟不由得一阵怯懦。

目前只知道穿越成了两个挺糊涂的兄弟的妹妹,没错,是妹妹,据岑子吟所知有些朝代是有习惯叫女子都是排行加个娘字,有名的公孙大娘就是这么来的,她是家里的老三,所以就叫三娘么。

至于其他的,岑子吟一无所知,穿越之后的茫然让她来不及细想周遭的一切,只能傻乎乎的随着大郎和二郎一道走,就像是个失去知觉的人,只能任人摆布。

而这一刻,即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家庭,这儿的人会不会和大郎二郎一样糊涂却是不得而知了,岑子吟下意识的想要退开,门吱呀一声开了,想是门后一直有人候着,听见马蹄声便来开门。

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伯走了出来,皱皱眉略微不悦的道,“怎么这会儿才回来?夫人一直候着你们吃饭呢。”

二郎惊呼一声,一把将岑子吟拽了进去,拖着岑子吟向里间走去,岑子吟来不及看清楚周遭的环境,便被拖进了一个小厅,小厅并不宽敞,摆了花瓶屏风之类的物件,地上还铺着像是波斯来的地毯,风格极为古意,岑子吟此刻却没多余的心思注意这些。厅中一位三十多岁,身着红色纱衣酥胸半露的胖妇人坐在席上正目不转睛的望着他们三人。

那妇人眉心点了朱砂,梳的头像是云髻,头上的首饰不多,那发型却是极为承托脸型的,配着身上的衣服,瞧着让人觉得无比的舒服,就是那眉毛有些奇怪,像是被剃掉了以后在眉头上做了两点。

妇人面前是一张黑色的大圆桌,上面摆了些饭菜,看那样子似已有些凉了,饭菜的香味儿即便有些凉了依旧飘了过来,肚子发出咕噜的一声,岑子吟抿抿嘴,桌上的妇人皱眉道,“怎的这么晚才回来?庆云,拿水来与他们洗手。”

一个十七八岁穿着布衣的清丽丫头端着一盆水走过来,大郎和二郎洗过了,推了一把还在发愣的岑子吟,岑子吟瞥了一眼众人,抿着嘴将手放入盆中。

洗了手后那妇人唠叨了几句不要贪玩之类的话,便让三人坐下吃饭,岑子吟的心崩的紧紧的,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摆,见大郎和二郎坐下了,还剩下一张凳子前摆了一碗饭,便在那儿坐了下来。

妇人念叨了几句之后,便先动了箸,大郎和二郎这才敢拿起筷子埋头闷吃,岑子吟也是饿的狠了,心道,不管怎么样,做个饱死鬼也是好的,端起饭碗便狼吞虎咽起来,惹的旁边几个人频频瞩目。

那妇人突然问道,“三娘,你不是不爱吃竹笋的么?”

岑子吟一愣,发现面前正是摆了一盘竹笋,她本不挑食,饿了顺手就夹了,心中打定了主意,也就不那么胆怯,随口答道,“我饿了。”

好在那妇人对岑子吟突然爱吃竹笋这事儿并不太关注,问完也就继续埋头吃饭,一顿饭吃的还算平静,让岑子吟的心放下了一半。

吃了晚饭,岑子吟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妇人道,“三娘回房早些休息吧,喜儿,你瞧着她,莫要让她又贪玩误了睡觉的时辰。”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从门外走进来应了声是,笑眯眯的对岑子吟道,“三娘,我与你去打水洗脸呀。”

岑子吟支吾了一声随着喜儿走了出去,刚出门就听见那妇人问道,“大郎二郎,你们的功课如何了?”

那小丫头领着岑子吟到了一个小房间,房间分里外,外面陈设很简单,只放了一张卧榻和一些零碎的物件,挂了张帘子将里间隔了出来,挽起帘子走进去,就瞧见房间里的小几上摆了一张有些陈旧的胡琴,墙上挂着一张小弓,相较于如今这个身体来说大的有些离谱的一张大床,床上的纱帐有些褪色,像是用了有些年头了,还有两个补丁。

床前有一张古色古香的梳妆台,镶嵌了一张黄色的铜镜,用的时间久了,已经有些模糊了,另一侧挂着一张帘子,岑子吟走过去掀开看了看,后面摆放了只恭桶。靠着窗户的地方有一张像是书桌的桌子,上面笔墨纸砚齐全。

岑子吟突然一阵头晕,穿越了!穿越了!

天啦!这到底是什么世界?她竟然后知后觉的到现在还迷迷糊糊的。

难道要用失忆的大杀器?

或者,到目前为止她是在做梦?

偷偷的在腿上拧了一把,疼的岑子吟眼泪水都掉了下来,还好喜儿点燃了蜡烛就去厨房与她打水洗脸了,未曾瞧见她这模样。冲到梳妆台前对着那黄铜的镜子瞧过去,虽然瞧不真切,到底能瞧得出镜子里的人不过是个十来岁的黄毛丫头,身上的衣衫有些陈旧,脸蛋圆乎乎的,显得十分的可爱。

这模样,哪儿会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该有的?

任由喜儿来去,岑子吟梳洗了以后就钻上chuang,鼻头充溢着一股酸涩的味道,闻着被子上不属于自己的味道,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不在了,她的母亲该怎么办?一丝泪痕从眼角滑落下来,滴在放在脸颊下方的手背上,冰凉冰凉的。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响动,一个妇人叫道,“三娘,你睡了吗?”

岑子吟啊了一声,就听见那妇人推门进来,手上拿了一只蜡烛,岑子吟只得胡乱的擦掉眼角的泪水,那妇人走到床边,发现岑子吟脸上还有些湿润,将烛台放在一旁,岑子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一阵心虚,只觉得手脚冰凉。

全部目录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奔放的年代(下)

热门

  • 花月颂

    最新章节:第006章 侯府门前的女医
    赵素自打穿进书里,就受再次穿越女主陆太后的欺辱霸凌,整日顾着忍辱偷生,压力山大。这将来腰上终于等到被逼出颗毒疮,位置还有些无法启口,岂料竟被医馆里的登徒子不由分说按撂倒来施了刀!赵素在京城也算最有名有姓,突然发生这种事,毕竟仅有杀人灭口这一条路可走……掏匕首的当口,擦医刀的家伙一双凤眼正好乜回来:不想截肢手术的话,十将来,回诊。这声音慵散清洌,抚在刀刃上的手指也修长柔白!赵素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好~作为一只饱受刻薄上司无情压迫的苦逼社畜,半小时后她即将出现在市中心的大酒店,与一帮事业有成或者高嫁豪门的大学同学尬聚一堂。。

    青铜穗08-20 连载

  • 女配修仙中

    最新章节:第3章引气入体
    天巫族神女寂璃穿成了修真世界里角布村普普通通的三岁小娃娃,但是个女配。本我以为要过上简单朴素的种田生活,谁知修真界来收徒弟,真灵根的五岁小寂璃惊讶四座。寂璃进而迈入修真界,在女主的光环下努力修真。修真飘缈,数年后,她是道门万道宗天才弟子,亦是修真神王。费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血红,不断有粘稠液体从头顶流下,想要抬起手臂,却发现浑身无力,四肢发软,还疼痛万分。。

    岁月炼心08-25 连载

  •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最新章节:暂无
    宁静被主神系统以及控制做了无数世的女配和炮灰,有一天,她终于等到摆脱了主神的以及控制,自此之后,宁静踏往了帮许许多多的炮灰女配逆袭、狠狠的打脸之路。

    凤栖桐08-25 连载

  •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最新章节:暂无
    灵琼为了赚点外快,入了游戏体验师的坑,累个累活没几个钱,准备活后最后一票就脱坑。结果坑没退成,反倒入了更大的坑……灵琼:想当初我也每日在几百平的大床上醒过来,我的100个执事正等着给我穿衣服……系统:醒醒!你一平米都也没。灵琼:呵!凡人是妒忌我的美貌,没办法,谁让我这么有钱的人。系统:醒醒!看一看你的余额!!你穷得馒头都吃不上。灵琼:曾我也打遍天下无人能敌手,领略到世间无人能敌的寂寞孤独……系统:醒醒!你先从地上出来!灵琼: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系统:醒醒!!你的美男要挂了!灵琼:扶我出来,我还能肝!

    墨泠08-25 连载

  • 末日乐园

    最新章节:暂无
    由身边人亲自动手拉大帷幕的末日地狱,正向林三酒呼啸声而来。

    须尾俱全08-25 连载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最新章节:暂无
    【双强苏爽,甜宠无虐!】整个云州都明白,叶家多了个拖油瓶,宁璃。出身贫寒低弱,不学无术。复活回去的宁璃望着镜子里十八岁的自己,轻轻一笑。过去的一年,她的容貌还也没被继弟催毁,她的荣光还也没被继妹盗取,都属于她的一切还也没被夺去。重新来过一次,有仇报仇雪恨报怨,有仇报仇雪恨,相必是极有意思的。......宁璃被赶出叶家后。娱乐圈顶流极美solo:姐姐,这舞台和我,都都属于你。国际顶尖赛车手:谁被欺负我们队长?顶奢集团承继人:亲爱的,我又给你挑了些小礼物,你看要切记再买套别墅放着?钱多到脑仁疼的老爷子:快回去承继家产!陆二少捏了捏她的脸,

    战西野08-25 连载

  • 锦衣玉令

    最新章节:第7章 阿拾的第三个秘密
    【双强互宠 锦衣探案 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殒命诏狱,这才明白了再次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复活到阿拾身上,她最终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可自此以后,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锦衣卫大太监叫她姑姑。太子爷是她望着慢慢长大的。一桩桩诡案疑案逼她一次出手。这混蛋的人设,究竟是玛丽苏,但是魔神场?————【埋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的美艳活阎王】【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谈恋爱边解谜游戏,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强强对决、强强联手合作。】————【小剧场】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阿拾快点!锦衣卫来要人办差,沈头叫你去。”。

    姒锦08-25 连载

  •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最新章节:第六章烟花三月下扬州!!!
    温柔如水戾气杀男主×理智冷谈女作者(?)#你想的综艺游戏,这里都有#慕秋被拉进了根据自己小说改拍的综艺里,自此过上了美男坏绕的幸福和快乐日子。温柔如水绅士太子爷,阳光蠢萌炸子鸡,大长腿反差萌t台大佬,清新自然茶味女艺人,搞笑有趣沙雕喜剧派,除了每一期的飞行嘉宾,日子切记太美好的。泳池趴,扮装趴,高空游戏趴,团建趴,谈恋爱趴……素材太多,清水文作者渐渐超级变态,高速跑车能力大大地提高。报名参加综艺后。提问:你来报名参加你的综艺唯一的收获是什么?慕秋:让我笔下没办法当男二的温柔如水男人当了我的男二号。亲自动手拉下神坛的人,就得永远是对他主要负责。让他身陷爱欲堕落,嚯,预热时间这么短就算了,还是直播形式,直播完才有更丰富的剪辑版,这情况不是胆大就是知道………好吧简直就是胆大。。

    九方yu08-26 连载

  • 娘子且留步

    最新章节:第五章 肚子
    颜雪怀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她看见有人在为她拼命地,她很欣喜,这一世终于等到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但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群架再带我!某少年:我也......李绮娘:复婚了就别去烦我,闺女归我!某大叔:我也……高宗膝下七子,仅存三子。。

    姚颖怡08-26 连载

  • 重生年代俏田妻

    最新章节:暂无
    名满高校的叶教授一觉刚睡醒成了憋屈农家媳。面对自己公婆偏心眼,妯娌谋算,小叔小姑非常好吃懒做……叶夏嘴唇微弯:已不再缄默中突然爆发,就在缄默中覆亡!从变化形象干起。能自立自尊自强,培养出来娃儿。教极品做人做事,让小日子火出来!至于想撬咱墙角的白莲花,绿茶婊,狐狸精什么的,通通用狗粮砸死!陆向东眼神宠溺:媳妇,别忘了那些男妖精,咱们也得拿狗粮好好的打招呼!

    暖心月08-26 连载

  • 丹宫之主

    最新章节:暂无
    她是唐婧也是云婧,她真的复活回去了,回了小辰界碎裂前夕,回了仙魔俩族终末之战的开端,回了这个风云汹涌澎湃的混乱不堪大时代的转折点……复活这一世,她要好好的保全自己的一对小包子!

    秦日蓝08-26 连载

  •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最新章节:暂无
    一曰:乡下回京的姜家四姑娘,开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人生怕是要完。谁料画风变为这样:姜奈:“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你昨天辰时前出门时,九成九会遭雷劈。”摄政王:……有何能化解之法?姜奈:来我阴阳斋购一神器,可避大祸。暗卫:……这不一锅盖么?属下会觉得您好像又被坑了。本王翩然风采岂是一锅盖可压?让你们看一看,何为头顶锅盖风轻云淡。二曰:四姑娘大字不识一个,半点文墨皆无,写的文章怕是狗屁不通。京师书院院长:四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特别对古姜国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为学术上做出非常大贡献。群众:怕说的也不是同一个人叭?这个院长

    梓云溪08-26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