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1 / 2)

“看见我与于府的侍女在一起?”雷倾天立刻厘出了头绪,原来……当年发生过这样的误会吗?

冉蕙兰点头,要自己别再因为那回忆而伤心。“后来我辗转去了轩毓城,不得已在云仙楼工作时,我把头发染得灰白,用炭把脸涂黑,假装是佟佟的奶奶,就是想保住清白……可佟佟刚满周岁时被诊出了怪病,为了昂贵的医药费,我才不得已把伪装卸了,当起了卖艺的清倌。倾天,你相信我,除了你之外我没有别的男人,佟佟真是你的孩子。”

雷道明不能让雷倾天心软,冉蕙兰绝不能留!“你的谎言编得漏洞百出,即使是现在的你,我为了佟佟也只能接受你,于夫人又怎可能怀疑你有了允昊的孩子,还要逼你喝滑胎药?”

“我知道滴血验亲让我百口莫辩,但一定出了什么错,佟佟真的是倾天的孩子!”

“好了!别再说了!”

雷倾天的脸色无比悲痛,看得冉蕙兰心惊,那是对她死心了吗?

“倾天,你怎么了……你怎么变了……”

“蕙兰,你太让我失望了。”雷倾天无情的挥开她的手,下了命令,“把他们母子带回房,替他们打包行李,赶出天庄。”

“不!倾天,不要这样对我!听我解释。”

他没有回应,只是背过身子,任由奴人架开冉蕙兰及雷少佟,把他们分别带回房里打包行李。

冉蕙兰这才发现,原来她的幸福从来都是脆弱得不堪一击。

冉蕙兰几乎是被奴人给赶出大门的,不一会儿,雷少佟也被赶了出来,眼见天庄大门无情地阖上,她知道此事已成定局了。

冉蕙兰被赶得莫名其妙又十分委屈,当初她跟着雷倾天回来,在他认知里,她就是一个青楼女,她也对他说伶侈不是他的孩子,如今他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冉蕙兰委屈地几乎要落下眼泪,直到她看见雷少佟的异常。

他就这样站在天庄大门前看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冉蕙兰知道她得振作,四年前她以为被抛弃都可以活得下来,如今她有了雷少佟,更没有伤心的时间。

或许她天生就是得不到幸福,飘浮无根的浮萍吧,可她实在不忍心雷少佟也遭此羞辱,而且,他服药的半年期还未到,怎么办?

“佟佟,别恨你爹爹还有爷爷,他们是被坏人骗了,娘会想办法跟爹爹解释清楚的。”

没想到,雷少佟居然异常的乖巧,不哭也不闹,摇了摇头。“娘,不用了,佟佟有娘就好了,娘不要再来天庄,娘来这里被欺负的话,我会很伤心难过。”

“没有爹爹也行吗?”

雷少佟低下头,没有回答这句话,冉蕙兰心想,这是因为他太过伤心了吧。

“好,娘不会来找你爹爹,不会让你伤心,我们走吧。”

雷少佟抬头看了看天色,拉住冉蕙兰的手往外走,没再看天庄一眼。“娘,我饿了,我们找间客栈住,吃饭好不好?”

冉蕙兰觉得无助、前途茫茫,她这么临时被赶了出来,身上没有半分钱财,只余身上的饰物,这些饰物都是雷倾天送她的,应该能卖不少钱,孩子饿不得,她得先找个当铺把饰物卖了。

“好,娘马上带你去找客栈。”

雷少佟点了点头,然后由怀中掏出一个钱囊,里头装着不少碎银还有一张折得小小的五百两银票,他全交给了冉蕙兰。

冉蕙兰诧异,不明白他身上怎么会有钱。“佟佟,这些银子是哪里来的?”

“爹爹教会我跟小贩大叔买东西后,就放在我身上,说以后他带我出门,喜欢什么就自己买,我有好几次都会自己买包子了喔!”

冉蕙兰突然发现,这个孩子让她养了三年,就只是个与一般三岁孩童无异的孩子,可交给了他爹才一个月,竟然变得这么乖巧、懂事、聪慧。

只可惜……他们父子还有机会相处吗?

冉蕙兰怕自己没忍住眼泪,所以要自己别再回想,她只是收好银票及银子,牵起了他的手离开了。

“你爹真不该让你这么小的孩子身上带那么多钱,多危险啊!”她低声说着,也不知是说给雷少佟听的还是自己。

雷少佟抬起头看着母亲失神的走着,缓缓回头望了望,及时把走错方向的冉蕙兰扯了回来,冉蕙兰这才发现自己的失神,低头看着他,发现他正往后瞧,她跟着回头却什么都没看到。

“怎么了?”

“没有,我怕娘走错路了。”

她方才的确险些走错路了,冉蕙兰振作起精神,带着雷少佟走上街。“我们得找间简朴一些的小客栈入住,我们母子不知得在外流浪多久,钱得省着用。”

“娘,我们带这么多钱不能住那种客栈,很危险的,我知道有一间客栈,爹爹带我去过,我们去那里住。”

“可是……”

“娘!佟佟想住那里。”

冉蕙兰一叹,只好依了他,“好吧。”

不久之后,两人就入住了雷少佟说的客栈,直到被店小二带进房里,点了几样简单的饭菜让小二送来后,雷少佟神秘兮兮的探头往外看了一下,确定房外没人后才关上了房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