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1 / 2)

直到洛琌玥回到轩毓城,并且诊视了雷少佟后,冉蕙兰才知道为什么雷少佟的医药费会这么贵。

洛琌玥果然名不虚传,他只看了雷少佟正在服用的药材一眼就知道问题所在,雷少佟服的药除了药材名贵之外,药引更是难求。这样的偏门药学已许久未见,过去他只在医书上看过,洛琌玥很意外竟还有人知道。

他想,开药单的人医术应该与跟着雷老太爷云游去了的翳无仇不相上下。

洛琌玥看着雷倾天与诊完脉的雷少佟在一旁玩着,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孩子。当然,并不是没人对这孩子的生父提出疑问,雷倾天虽承认是他的孩子,可是雷朔夜不相信,要求滴血认亲,但被雷倾天拒绝了,他断然的说孩子是他的就是他的,无须怀疑。

洛琌玥一叹,是不是亲生的又何妨,只要雷倾天将雷少佟视如己出就好,但如今看了雷少佟的病后,他真的希望他是雷倾天的孩子了。

否则救了雷少佟,冉蕙兰却不一定活得了。

冉蕙兰不明白洛琌玥为何欲言又止,她担忧的紧蹙双眉,害怕地问:“佟佟的病……很严重吗?”

看她担忧的模样,洛琌玥只能实话实说,“为了救佟佟,即使……”他压低声音,怕雷倾天及雷少佟听见,“你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即使是你的性命吗?”

“当然!”冉蕙兰毫不犹豫的回答,她满怀希望的反问:“所以佟佟会痊愈吧?”

“可以,我有自信。”

冉蕙兰这才松了口气,只要佟佟能痊愈,没有什么不能牺牲的。

“冉姑娘你放心,我刚刚那么问你是做最坏的打算,或许事情没那么严重也不一定。”他已想到了一味替代的药引,比原来的药引更好,但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

“洛御医请说。”

“原先大夫开的药的确可以保住佟佟的命,但也只是拖着一口气活着。”

冉蕙兰知道,当初大夫医治佟佟时已告知过她。“洛御医这么说,那就表示药引的问题可以改善?”

“过去的药引只有野生,而且稀少难寻,但有了紫微院,什么样的花都可以培育出来。”

冉蕙兰想起上回与雷朔夜不甚愉快的“交谈”,面露犹豫之色。

“新药引培育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另外,名贵的药材不一定有效,换了药引后药方多少会有变动,你别看药方不是名贵药材就质疑我的药方,一定要让佟佟服用。”

“我不会质疑的,我一定相信洛御医。”

“培育药引的这段时间,佟佟还是必须吃原来的药,他也吃这么多年了,继续吃的危害绝不会比突然停药的危害大。”

“我明白了,我手上的钱还可以供佟佟一个月的药费没问题。”

她还得自己付医药费吗?看不出来雷倾天是这么小气的人,洛琌玥的眼神飘向雷倾天,只见他无奈的双手一摊,洛琌玥明白了不是他不帮忙,而是冉蕙兰不让他帮。

“那我回去马上着手培育的事。”

“可是……”冉蕙兰十分为难,“轩毓侯不可能帮我这个忙……”

洛琌玥意有所指的望向雷倾天,只要他出马,让紫微院培育药草不是问题,但冉蕙兰拒绝了。

“雷家主请来洛御医已是天大的恩情,不知得付出多大的代价,若再在轩敏侯那里欠下人情,这样的恩我还不起,也不能欠。”

想不到堂堂天庄家主,生得高大英挺、英俊不凡,都这样大献殷勤了,冉蕙兰还是不动心?洛琌玥心想,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取笑雷倾天一番。

“当然,紫微院培育各种奇珍异草,却不是谁都可以让轩毓侯帮这个忙,但以我与轩毓侯的交情,他应该会帮我的忙,即使不经过雷家主……”知道她不想欠雷倾天人情,他故意这么跟她说。

看着洛琌玥了然的表情,她十分感谢他的帮忙。

雷倾天倒是气得七窍生烟,洛琌玥这是在帮蕙兰与他划清界线吗?

“我需要一点佟佟的血试验。”洛琌玥说完就由诊箱里拿出一把匕首。

雷少佟倒也坚强,虽然惧怕地看着匕首,但至少是乖乖的让雷倾天给抱到桌边坐下。

“请抓好佟佟别让他乱动,冉姑娘,这瓶金创药给你,我一取到血你就帮佟侈上药。”

冉蕙兰接过金创药后,还是不忍看地别过脸,洛琌玥在雷少佟手臂上划下一刀,将血滴入原先备好的器皿里,正要收回匕首时,却不意划伤了雷倾天。

雷倾天吃痛,怒视洛琌玥一眼,“你这双手这么拙,九皇子还真敢让你看病?”

“医术好不好跟手拙不拙有什关系?”洛琌玥只白了雷倾天一眼,就换了温和的口气对冉蕙兰说:“好了,冉姑娘可以帮佟佟上药了,这个大男人皮厚,就劳你帮佟佟上完药,再帮他上药。”

冉蕙兰看着雷倾天手上也冒着鲜血,有一瞬间的迟疑。

而这一瞬间的迟疑对雷倾天来说就够了,他揉了揉她的发顶,催促她,“快啊,佟佟等着你上药呢。”

雷少佟含着眼泪,紧抿着唇,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冉蕙兰急忙地为他上药,几乎要陪他一块哭出来了。

洛琌明暗暗吁了一口气,在他们目光都在雷少侈身上时,偷偷将匕首上沾着的雷倾天的血,滴入已有雷少佟的血的器皿里。

虽然试验的方法很快,但洛琌玥却觉得有一辈子那么长,直到看着两滴血缓缓的融合,他才放了心。

雷倾天察觉洛释玥的异状,“洛御医……你在做什么,不是要试验看看吗?”

他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由洛琌玥的手中抢下匕首及器皿,看器皿中只有一滴血,他才把器皿还给洛塔玥,但匕首是擦过后才还他的。“洛琌玥,你想知道惹怒我会有什么下场吗?”

看着雷倾天一脸狂怒,好像真会吞了他一样,洛琌玥很识时务,反正他已经得到结果了,绝对不会承认他曾经怀疑雷倾天的话,而且还硬要做试验。“别生气嘛,我只是不小心伤了你,还陷在惊惧之中。”说完还装模作样的倒了些药粉进器皿里,好像很认真的看着。

“喔?那看出端倪没有?”

“有,而且是很好的结果,那个药引真不是问题了。”

听到药引不是问题,又看着洛琌玥的笑脸,冉蕙兰想那就是指事情没到最坏的结果吧,这才放了心。“多谢洛御医,这个恩情我会想办法偿还的。”

“我是怪医,能解这种怪病就是我最大的兴趣,对我来说,佟佟痊愈就是最大的回报。”

更何况,从冉蕙兰身上得到的不算什么,能从雷倾天身上得到这个人情才是无价的。

洛琌玥得意的看了雷倾天一眼,雷倾天自然知道洛琌玥这家伙不会这么简单放过他。

雷倾天与洛琌钥一同离开城西小宅后,两人徒步走在回紫微院的路上,轩毓城依旧繁华,但偶尔还是看得到街角瑟缩着乞丐。

洛琌玥知道有富有贵无法改变,但还是感叹,“轩毓城还好,京城的乞儿更多,朝廷衰败至此,希望九皇子未来真有可能继任皇位,那么崇德皇朝还有救。”

“说这种话不担心引来杀身之祸?”雷倾天笑着回应,态度轻佻,完全不像嘴上说的那么害怕。

“伴君如伴虎,我早看开了。”

雷倾天逸出一抹笑,他知道洛琌玥暂时还不用担心自个儿的项上人头,“你刚刚是打算滴血认亲吧。”

洛琌玥一僵,尴尬一笑,“什么都瞒不过雷家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