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1 / 2)

接连好几天,孙丽霞想找陈钰琦好好谈谈,都被已有防备的许承瀚避开了。不管是早上还是晚上,他都不让孙丽霞有机会和陈钰琦独处,即使孙丽霞说想带她去逛街,也被许承瀚拒绝,说要等她脸上的伤都不见了再说。

一直找不到机会,本来就没什么耐心的孙丽霞不禁火气上来,这天他们一回家,她便直接对陈钰琦发飙。

「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蛊惑了我的儿子,我不会同意你进门的,反正你一定是为了钱赖上我儿子!」

「不准这样说她!小琦不是你说的那种女人!」许承瀚无法允许有人污辱她,就算是母亲。

「不是?那也只是你以为,谁知道真正的她是怎么想的!」孙丽霞高分贝地说,认为自己没错,「现在你会觉得她美好,只是因为新鲜,因为还在恋爱,所以是盲目的!等你清醒后,你就会发现,门当户对这句话是有意义的!不管是价值观还是生活态度,都是站在同一个高度,这才合得来!」

「是吗?但我不觉得。」他冷冷地说。父母的婚姻,虽然是门当户对,感情却十分疏冷,各过各的生活,母亲的话根本无法说服他。

「你怎么讲不听?她一定是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孙丽霞指着陈钰琦,口气非常笃定。「像你这种妄想飞上枝头的女人,我绝对不允许你嫁进来!」

「伯母,我真的不……」她想解释,却被孙丽霞打断。

「别说了,我知道你不会承认的!我听多了这种例子,像你这种出生自贫困家庭的女人,通常会想尽方法说谎,为的是要摆脱穷人的身分,挤进豪门,真的很不要脸!也不照照镜子,看自己够格吗?!」孙丽霞高傲地说。「我警告你,你要是再不离开我儿子,我绝对会去查你,把你的事情诉诸媒体,看你还有没有脸继续巴着我儿子!」

许承瀚发怒了。「母亲,你要是真的敢这么做,我不会放过你的!」母亲不愿

意理解小琦,把各种标签往她身上贴,还威胁她,这简直超过他的忍受范围!听到儿子对她撂狠话,孙丽霞气得更口不择言,「我是为你好!你和这女人在一起只会后悔而已!」

「为我好?」他冷嗤,「我感觉不出来。」她纯粹是不喜欢小琦,而且一心想要跟袁家结为亲家,所以气急败坏吧。

「你这什么态度,是打定主意要这个女人,不要这个家了吗?」

「家?」许承瀚忍不住嘲讽地说,「对我来说这里从来不是家,只是暂时住的地方而已!」

「你……」孙丽霞气疯了,「很好!那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永远不要回来了!我也当作没生过你这种不听话的逆子!」

「没问题。」他冷笑。不听话就不要他了,母亲把他当什么?他是人不是傀儡。纵然早已对母亲没有期望,但她也太令人失望。

他想要的,其实一直很简单啊……

假如母亲有流露出任何一丝非私欲,单纯为他想的态度,他不会这么反感,但是他的母亲只想着自己,为自己而活,从来都是如此。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句话对他来说,根本是讽刺。

夹在对峙的两人中间,陈钰埼轻扯他的衣袖,「承瀚,别这样……」

这时,有道浑厚的声音从楼梯传来——

「吵死了,谁要赶谁出去,这个家什么时候换人作主了?」

陈钰琦望过去,许为昌正从楼梯上走下来。

「老爷。」老管家恭敬地喊,心底松口气。

许为昌看了他们几眼,很快就判断出大致的状况,「我不准任何人赶他们出门,包括夫人。」

这个家最有权力作主的人毕竟还是许为昌,他这么说,代表他们可以安然留下来。

「老公,你又要和我作对吗?!」孙丽霞咬牙切齿地说。

「如果你是这样想,那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许为昌淡淡地说。把儿子赶出家门,也不想想后果会如何,她以为地球是绕着她旋转的吗?

「我受够你了,我明天会准备好离婚协议书,你等着后悔!」孙丽霞歇斯底里地尖声说。这父子俩,没一个顺她意的,她决定不再忍受他们了!

许为昌没说话,只是冷眼看着孙丽霞往大门的方向走。如今的公司已不需要仰赖她,她能拿什么令他后悔?

「夫人,您要去哪?」老管家赶紧跟在后头问。

「别管我,滚开!」

大门被打开又被关上,客厅陷入死寂。

许承瀚面无表情地瞪着父亲,一旁的老管家和仆人则不动声色。

「你在打什么主意?」对于父亲第二次替他说话,许承瀚只觉得防备。

许为昌望了儿子一眼,「你有闲情管我打什么主意吗,不管对方是好意还是坏意,有利益就接受,再找时机踢掉对方,我是这样教你的吧?保护不了自己要保护的人,只计较这种无意义的东西,我看你管理公司八成也是半吊子吧,你的觉悟根本不够,你要赢过我,还早得很。」

许承瀚的脸先是微白,接着冷笑,「很好,话是你在说的,那我就利用你吧!到时你后悔也来不及。」

他牵起陈钰琦的手,往楼上走,在和许为昌擦肩而过时,陈钰琦不禁多看了一眼许为昌冷酷的表情。明明是出自好意,却因为知道即使说真话也不会被相信,太多的误会和不谅解隔在他们中间,所以宁愿用这种方法,让儿子接受自己帮忙。就算许先生过去的确待许承瀚不好,但这样的互动方式让人看了心酸。

进房后,许承瀚脸色不怎么好看地说,「我想……我最近还是带你搬出去吧,我家乌烟瘴气的。」三番两次让她陷入争吵中,他觉得愧疚。

她轻轻摇头,「你不用这么介意,我没有觉得困扰。」

「那就好。」他虽然这么说,但没有松口气的样子,「你有要喝什么吗?我叫佣人送上来。」

「不用了。」她主动上前抱住他,「承瀚,我想……有件事情或许该告诉你。」

「什么?」他问。

「主任她曾告诉我一件事情,你父亲后悔在你成长过程中对你过分严厉。」他的表情微微一顿。

「这是真的,他希望主任帮你找回人与人之间的互助信任,主任认为我可以做到,主任以协会缺经费办下半年活动为由,要我说服你捐款,其实是要我改变你冷漠的心。」她说,「后来主任跟我坦承这件事情时,我虽然很惊讶,但是,我没有怪主任。假如主任老实跟我说,我不会接下这份任务,因为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会怕我失败。」

「嗯。」他轻轻应声。

「我很感谢前总裁和主任,如果不是他们,我们又怎么会在一起。」她微笑。他的神情有些软化。「嗯。」

「管家跟我说的话,我相信是真的。」她诚挚说,「前总裁把公司交给你,不是为难你,只是考验你,他其实以你为荣。」

他垂眸没说话。

「承瀚,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父子以前发生过多少不愉快的事情,但我想……这次,你要不要试着用跟以前不同的观点,去看待他的言行?试着想想我说的话,不用全信也没关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