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2)(1 / 2)

「小琦,抱歉,我母亲对你说的那些话,你别往心上搁。」许承瀚进房的第一句话,就是道歉。

「没关系。」望着他愧疚非常的脸,她努力撑出微笑,「你一直维护我,我已经很开心了,只是让你和你母亲吵架,我过意不去。」

她的微笑,反而让他更自责,将她搂进怀里,「没什么,我母亲只是希望她高贵的身分可以一直维持下去,希望我和她相中的对象联姻,并不是为我好,我跟她只是血缘上有关系而已,从我出生开始,我就是她生来稳固夫人身分的东西罢了,她向来只顾着自己玩乐,不怎么在乎我,现在突然管起我来,我怎么可能如她所愿,当她的棋子。」

从他母亲的态度,她可以感觉到,他说的是真的。

天啊……他竟然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难怪他会变得冷面无情。

她不舍的回抱着他。「你有我,我很在乎你的。」

她的话让他的眼神柔和起来,下巴搁在她的头顶,轻声说:「我知道。」他深深地觉得,拥有她,是他人生最大的幸运。

两人相拥一会儿后,她想起上楼前,回头看见了他父亲那有些苍凉的背影,忍不住还是说:「你父亲……我觉得,他刚才好像是在帮你。」

许承瀚微微一愣。

没错,父亲的态度的确令他困惑,父亲说「随便他」……以往他不会这么说的,那种态度,像是放他自由一样,不再以父亲身分拘束他。

在这个宛如牢笼的家,完全的自由与独立,确实是他所追求的,而计划中就包括将父亲百分之三十的持股都吃掉,彻底让公司成为自己的。

难道,已经没这个必要了吗?

不,那只是错觉而已,要是他被这样的假象骗了,以后还是会继续受制于父亲,无法得到真正的自由!

他沉声说:「别再说了。」

看他充满挣扎的眼眸,她也不忍继续逼他,只是默默地应声,「……嗯。」

孙丽霞没有放弃。

儿子本来也是利益至上的人,她一直都认为,儿子迟早会跟袁家联姻,去比利

时玩之前,她有口头上跟他提,他那时为了接班没空,说先不提这件事,但也没有排斥,所以她很安心,以为和袁家联姻是迟早的事情,因为儿子知道那是最好的选择。

怎么料到突然杀出个程咬金,家庭背景不仅无法登大雅之堂,身分地位更是低落,让她颜面无光。

儿子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肯定是那个女人对他下了什么蛊。

她如是想,于是打算好好跟陈钰琦聊聊。

然而,儿子看到她隔日没赖床,准时出现在饭桌前,就露出警戒的表情,出门上班的时候,居然就顺手把陈钰琦一起带走了,她只好饮恨。

陈钰琦被拖走前,还困惑地问许承瀚,「去你办公室,为什么?」

「帮我盯着特助和秘书长有没有打混。」许承瀚随口说了个理由。他没忽略母亲眼底算计的目光,居然还没死心,真烦。

「欸?」去盯着特助和秘书长工作,她怎么敢啊?

结果,陈枉琦在办公室,特助常常嘘寒问暖需不需要喝茶吃点心,秘书长三不五时找她聊天还眨眼放电,故意营造两男伺候一女的美好画面,让许承瀚大吃飞醋,紧急将她抓回总裁办公室,杜绝那两个想从中破坏的损友缠上她。

她看他像小孩子赌气的脸,不禁笑出声,「他们两个只是在闹你啦,别跟他们认真。」谁叫他总是没什么表情,朋友们想闹他是正常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