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1 / 2)

他思考了一会儿后说:「我相信你说的。」实际上他也没听到有人在传言父亲外遇的事情,没意外的话……是精神上的出轨吧。

他的那句相信,让她总算放下心来,「主任她对我很好,如果可以,希望你不要讨厌她。」

「我尽量。」

他的这句「尽量」,她听得出来,他会认真地做到。

「对了……你,今天下班陪我去一个地方,好吗?」

「可以,去哪里?」

「我想跟育幼院的院长道谢,她有打电话提醒我要提防生父。」

「那你怎么还跟你生父走?」他眉头紧锁。

「他拿我母亲为饵钓我,我以为他知道母亲的事情,是我太天真。」她的语气不禁透露一丝苦涩。「其实就算知道又怎样呢?我母亲她离开了我,她不会希望我再出现在她面前吧,不过我还是希望她在某个地方过得很好。」

「如果很勉强,你不必选择谅解她,你不是圣人。」

「是啊,我不是圣人。」她叹气,「但我忘不了她曾义无反顾保护我,如果离开我,她能有比较好的生活……我祝福她。」当社工后,她能够理解贫穷的单亲妈妈抚养小孩的辛苦,她不想怪她。

「小琦……」他心疼不已。

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轻快一点,「所以你会带我去育幼院吗?」

「我会,你在家等我,下班后我会带你去。」

陈钰琦在家等待,许承瀚依约准时下班,回家接她。

晚上六点,他开车载她到育幼院,和院门口的警卫打过招呼后,她进入久违的院区。

因为脸上的伤还没好,她还是带着帽子和太阳眼镜,有一些认识她的孩子和她打招呼,不乏有调皮捣蛋,想把太阳眼镜拿下来的男孩子,不过都被许承瀚的冷瞪给吓跑了。

她第一次觉得他的棺材脸很好用。

「陈姐姐,你好久没回来了。」有一位少女边浇花,边朝她挥手。「你身边的人是谁啊,没见过呢。」

「小芝,这是我男朋友啦。」陈钰琦不好意思地介绍。

「不知道是谁说过不会交男朋友的。」小芝调侃她。

「没办法,谁叫我遇上他了。」

「叫你男朋友表情再和蔼可亲一点啦,他看起来好凶喔,会疼你吗?」

「承瀚,说你呢。」她伸手轻捏他的脸,她有私下叫他面对育幼院的人们要多微笑,对她来说这里像家一样,偏偏他还是那张脸。

「别闹了。」他无奈地说。不知是谁说他勉强笑的话更可怕。

看他们打情骂俏,小芝用祝福的口气说:「呵呵,院长知道你有对象,一定会很高兴的。」

「对了,院长在哪里?刚刚经过院长室没看到她。」

「喔,她正在和来当志工的赵先生聊天。」小芝指向另一边,「赵先生正在帮忙修整菜圃的围墙呢。」

「赵先生?有这个志工吗,我怎么没印象。」

「是陈姐姐你离开后才来的志工,姐姐你一阵子没回来了,所以没遇到啦,赵先生每个礼拜都会来一次喔。」

「是喔。」她点头,「待会再来找你聊天,我先去找院长了。」

「掰。」

当她和许承瀚走进了菜圃,就看到院长在和一名他们很眼熟的人聊天。

「咦,赵叔,你怎么会在这?」陈钰琦先惊讶地出声。小芝口中的赵先生居然就是赵叔?

先前就对赵叔有很多疑惑,一直想等适当的时机去公园找他问个清楚,没想到居然就在这里撞见了!

直觉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巧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