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2)(1 / 2)

在她的公寓楼下,已经有他家的佣人等着,佣人接过许承瀚手中的行李箱,便坐上车离开了。

她傻眼的看着自己的行李被带走,不知前往何方,下一秒,他牵起她的手,坐上另一台车。

「少爷,随我决定地点?」前座的司机半回首问。

「对,反正是散心的地方就好了。」

「没问题,交给我。」司机控制方向盘,将车子开上了路。

她回神第一件事就是问:「等等,我的行李会到哪里去?」

他很淡然地回,「我家。」

「什么?!」她的声音忍不住拔高。这是另类诱拐吗?

「我想来想去,饭店虽然有保全,但是没人能随时照顾你,确保你的生活起居舒适和安全,我家不只有完善的保全系统,还有仆人跟厨师,我觉得可以安心。」家里都是他的人,不怕有意外发生。他一本正经地跟她分析,完全没有在跟她开玩笑。

「那是你安心不是我安心。」她眯眼瞪他。他们什么关系都不是,住到他家,她反而很不自在,他脑袋在想什么啊?

「为什么你不安心呢?」他不能理解地问。「我家的仆人们做事严谨,服务水准可比一流大饭店,我也交代了,要他们注意你的安全,你出入一定要有人陪……」

「停!」她抬掌制止他继续说下去,有点哭笑不得。「不是这个问题。」

「那是什么呢?」

「我跟你充其量也只是朋友的关系,这很奇怪。」

「朋友也会到对方家里住,不是吗?」他觉得逻辑不通。「虽然我希望我们不只是朋友。」

她有点脸红,怎么又扯到感情上面了?

「反正我觉得不行。」

他沉下脸,摆出了商场上谈判的姿态。「如果没有能说服我的理由,基于我对你安全的考量,维持原案,听清楚了吗?」

面对这样的他,感受到他给的压迫感,她虽然知道他是出于担心,但是心里还是不太服气。她别过脸生闷气,车内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

她有注意到他数次瞄向她,欲言又止,想化解尴尬,但又不想在住所的事情上退让,终究还是不言不语。

笨蛋!她心里骂他,内心却悄悄心软。

到目的地前,她还听见他和特助通电话,休假一天不进公司,以及打给认识的律师,讨论如何处理她生父的事情。

一个小时过后,他们到了河滨公园。

他陪她绕着公园散步,还买了帽子跟太阳眼镜遮她脸上的伤,让她看起来不那么醒目。

蓝天绿地,以及一条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河岸,确实令人心旷神怡。

走着走着,她注意到他走在她身侧的位置,是阳光照下来的方向,他默默地替她挡住一部分的阳光。

她不想再跟他闹脾气了,想开口时,他先说话了,「我可以叫你小琦吗?」

「怎么突然想叫我小名?」她微愣。

「我以前不用小名叫你,是因为不想忘记那个小女孩,既然你是她,就没关系了。」他对她微笑。

第一次看到他发自心里的笑,她几乎为这个笑容融化。

在他心里,小时候的她很重要呢……

她的心发烫着,无法直视他,「可以。」

知道她说的是称呼,他乐于用新称呼唤她,「小埼,这个公园还可以吗,如果不喜欢就换个地方。」

「这里景色已经很好,不用再换。」不过就是散步的地方,问她满不满意也太夸张,是有什么用意吗?

「嗯,好。」他点头,「只要你能开心就好。」

这句开心就好,让陈钰琦忽然想通了,她记得他出发前有说了一句要找回她的笑容,这就是他放下工作陪她散步的原因啊……这个男人其实很想惹她哭吧。

「……为什么说想找回我的笑容?」

「因为以前你总是笑脸迎人,感觉随时随地看到你,都是在笑着的,但是昨天,我可以明显感觉到你情绪很低落,郁郁寡欢,嘴角含着苦涩。」他没说出口的是,她满是伤痛的眼神,令他感觉像是看到她维持许久的坚强崩塌了,露出她不欲人知的一面。他心底很舍不得,想将她拉出阴霾,只是他终究不是专业的心理医师,只能做自己能做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