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1 / 2)

警察到场,不只逮捕了陈荣达,也叫了救护车将他们三人送医,处理伤势。许承瀚扶着陈钰琦要起身,她不小心手一松,徽章掉在地上。

他连忙帮她捡起。「你掉了东西。」他将东西交给她的时候,看清楚徽章的图样不禁愣住。

「啊,谢谢……」她的声音还有哭过的沙哑,将徽章接过,放回裤子口袋。

许承瀚的内心是震惊的。

他不会认错的,那就是当年救过她的小琦拥有的另一个徽章。

难道他寻寻觅觅多年的小琦,就是她?!

警察在医院替他们做了笔录,而他们也分别让护士处理伤势。

陈钰琦是最后一个出诊间的,在她出来想找赵志伟说话时,赵志伟却已经不见踪影,问护士,护士说他伤势处理完后就去柜台付了诊疗费走了,她不禁觉得失望。

脸上和手上贴了好几张纱布的许承瀚走了过来。「钰琦,我陪你回去吧。」

「好,谢谢你。」她感激的道谢。没想到他会顾虑到她心情惊惶未定,需要人陪。

在医院外,他打了电话,叫佣人将停在赵志伟家门前的车开回家,也叫私人司机来载他们。

在等司机来的空档,他们俩坐在医院外的长椅上,一阵沉默后,先开口的是许承瀚。

「你是小琦?」他知道他不应该一开口就问这个,但看过她随身携带的徽章后,他内心波涛汹涌,忍不住这份冲动。

「呃……我不太懂你的意思。」她早就有跟他说她的小名是小埼啊,怎么会突然这样问。

他双目炯炯地看着她,从自己的西装内侧口袋拿出浣熊徽章,递给她看。「你还记得这个吗?」

望着他手上的徽章,竟然恰巧是浣熊兄弟的另一只角色达西,她有点不敢相信。「你怎么……也有这个?」

「我小时候被叔父绑架的时候,有个小女孩帮了我,将我藏在回收车里,带去派出所。」他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我听警察叫她小琦,那个女孩是你吗?」

她闻言诧异地看着他,当年那个小男孩……是他?当时她只知道他被坏人追,没想到,竟然是叔父……

缘分是多么奇妙,她从没想过,有天能和他再见面。

「你……记得我这么久?」对她来说,当年她不过是帮个忙而已,不是很费力,不足以让他惦记。

「真的是你!」她的话证明了她就是当年的小女孩,他内心喜悦不已,「我找你找很久了!」

「找我?」她更惊讶了,「为什么?」

「我一直想对你说谢谢。」他握住她的双手,「我那时很害怕,心灵很脆弱,你给了我一个很温暖的拥抱,我永远不会忘记。」他总算明白为何她的怀抱这么熟悉!莫怪他第一次和她见面就深深被她吸引,或许他的潜意识认得她是那个小女孩。

「所以,你一直将徽章带在身上?」

「因为以前你保护了我,给了我勇气对抗恐惧,我想让你一直守护着我。」他说。「我一直后悔,以前为什么没早一点回去找你,救你离开那个家庭,幸好,这次,我没有来不及。」

她动容地听着他的告白。「你有回去找我?」

「有,我当时真不该视而不见,满脑子只有自己的事。」他懊恼地说。

「别这样说,就算你有来找我,我也不一定会感谢你揭穿我的秘密。」她很清楚,那时的她,很害怕被人发现她的秘密,爸爸有警告过她要是被发现,会被社工带走,那时的她还想待在妈妈身边,不想离开。若不是因为上小学时,被老师怀疑她有语言迟缓,进而发现她天热也要穿外套很诡异,否则,不会有人知道她受到家暴的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