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弟弟失踪(1 / 1)

回到破庙已是半夜,我有点后悔自己的谨慎。

破庙变得比原来更破,像是被人打劫了一番。不会是和亲王府这么快就追查到我了吧。敲了对街包子铺的门与那老妇打听了一下,不是朝廷,而是山贼。

“大婶您可知道这山贼是哪里的?”

“可不就是都城二十里外的万夫山里的山贼么。他们胆大通天,仗着万夫山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为非作歹好多年了。我们这城边上的百姓深受其害,刚才也亏了我看情况不对及时关了铺子门才算躲过这一劫。”老妇心有余悸的说道。

“大婶,您可看到这庙里的几个孩子去哪里了?”我心存侥幸,也许弟弟也和老妇一样看情况不对就跑了。

“庙里的啊,听说全被抓走了。除了几个出去乞讨还没回来的老乞丐,全都被山贼抓走了。”老妇说。

我心里轰的一声。稳住心神,打听到山贼窝子的大概方位便告辞而去。

弟弟是我最后的亲人了,不是像师父那样的亲人,是真正的亲人。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尽管师父说我们不是亲姐弟,但是我一直知道弟弟是我的亲弟弟。我一直有个印象就是弟弟在一张小床上,我去捏他的手,那么小那么软,然后有个温柔的声音告诉我,以后一定要对弟弟好。

所以我才会对弟弟这么好。师父一直想把我养成没有感情的复仇机器,我也越来越冷血,唯独对弟弟不一样。

初时武功练不好经常会挨罚,那时弟弟还小,可是已经懂得偷藏半碗饭给我了。《飞天秘笈》练到第七层时,脱胎换骨。所谓的脱胎换骨就是易经洗髓,浑身肿胀到快要爆裂,彼时师父去孙药王那求药,只有弟弟一边拿毛巾沾了冷水给我敷额头,一边哭着说“哥哥,我以后定不要再让你受这苦”这类的话。师父说他祖辈有不少人都是死在第七层的,因为太痛苦又没办法终止最终忍受不住而自尽。那苦我足足受了七天,当时若是没有弟弟在,想是我早已经化作一捧尘土了吧。

希望弟弟平安无事,只要弟弟没死,我就一定能把他救出来。

抱着这样的信念,我一路狂奔至万夫山。万夫山确实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山势险峻,最狭窄地方甚至只能容一人通过。朝廷也真的是笨,攻不进去难道不就会守在出口不让他们出么,围他们两个月还不饿死他们。

我略略嫌弃了一下直奔山上而去。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