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叫灭和(1 / 1)

我叫灭和,今年十八岁。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

师父说他是从流放的罪人中逃出来的,而我和弟弟是从他顺道救出来的。那一年我四岁,弟弟也只是刚刚会走路。师父领着我们住在大新国边境的一个叫留人所的小村子里。

师父说我们都是因为当今圣上的亲弟弟和亲王的陷害而被流放的,所以给我取名叫灭和,取灭掉和亲王之意。而弟弟叫灭新,取灭大新国之意。

是的,师父恨和亲王,恨大新国。他老人家亲自教我和弟弟武功,还请边境最繁华的宁古城里的师傅教我二人习琴棋书画,我和弟弟都像个复仇机器一样,每天不是在练功,就是在写字。不同的是,我善武,弟弟善文。

弟弟总是对我说:“哥哥,你武功好,你来保护我就好了。我从文,将来考个状元,定要在朝堂上参那和亲王一本。”

具体参哪一本,我猜弟弟也没想好。因为师父总是对我们说和亲王是我们的仇人,说和亲王诬陷我们的家人导致该杀头的杀头,该流放的流放,可是十几年过去,他也没有对我们说和亲王到底是怎么诬陷的。

对了,忘了说,我是女的,可是弟弟一直叫我哥哥。

弟弟三岁的时候与村里的狗蛋打架,狗蛋的哥哥来给撑腰,弟弟跑回来搬我当救兵,最后的结果是我和弟弟被对方痛打一顿,弟弟边流鼻血边哭着说要是有个哥哥就好了,于是刚刚能把马步扎稳的我就变成了哥哥,从那以后再不穿女装,弟弟便真以为我是个哥哥,直到长大,弟弟都不记得,我其实是个姐姐。

弟弟文采飞扬,师父却一直不许他参加科举。

我武功进步神速,在十五岁时已经能打败师父。

我所练的武功是师父家传的《飞天秘笈》。据师父说他在三十四岁时就练到了第四层,已经是他们顾家三代以来进境最快的了。可是我十三岁就练到了第四层,师父惊为天人,总是说等我功夫大成便是天下无敌,可报仇矣。然而其实我对报仇并不是很热衷,这样苦练功夫只是因为那年被狗蛋哥哥打的实在是太疼了,好好练功夫以防以后我和弟弟再挨打。弟弟说狗蛋哥哥是我的阴影,也是我的动力,尽管在他暴打我的一年后我就去把他打的找不着妈。

到了十七岁,我练到第九层,距离师父所说的天下无敌只差最后一步。《飞天秘笈》上第十层是空着的,并没有告诉我该怎么练。

师父知道我练到第九层后,先是欣喜快慰,而后却像受了打击一样恍惚不定。

然后,师父死了。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